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第27章 欺负 我的人,别人休想欺负

第27章 欺负 我的人,别人休想欺负

        号称娱乐圈王牌经纪人的岚姐,此刻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,降压药直接干咽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着她要被噎着,陆珂感觉嗓子也像是被药片划了一样,忍不住轻咳:“姐,别急,别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脑与此同时飞速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和时简说话时许言臣也在场,狗仔怎么可能只拍到自己和时简说话的场面,没拍到许言臣?

        明晃晃一个未出道男神,身高这么大只,狗仔的眼是选择性失明了么?

        这段显然是被恶意剪辑了,调监控应该能查出来。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正棘手的是后面拍到她一进一出时简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心里有数,她最多只待了两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进去的是她,换了衣服披头散发出来的那位却不是。这点许言臣心知肚明。但眼下这局面,他肯定会觉得她是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揪不出那只六耳猕猴,她该怎么证明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得想个别的辙,把许言臣摘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岚姐:“我怎么能不急?啊?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向吃瓜吃到表情麻木的立秋递了个眼神,立秋茫然地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呵,猪队友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通话中的手机被直接而粗暴地塞进立秋怀里,陆珂把她调转个方向,往门口推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岚姐还在发飙,余音绕梁:“让你老老实实背剧本、学尼语,你都干了啥?人在国外,三天两头上国内热搜!不搞事情就不是你?你让文导怎么看你?!”

        被点名的文导正襟危坐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,倒没显出对此事多大的关注。只是那身姿俊朗,清风徐引,引得陆珂不由自主地总是往他在的方向瞄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回她一眼。眼中有淡淡的警告,让她老实点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眼睛快速眨了眨,刚要说话,许言臣却先她一步:“陆珂刚才还发了健身的自拍照。这就是她在自己的房间的证据。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点?绝对有人故意构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”明明是在分析,铁证也不够铁,怎么就成绝对了?逻辑大佬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话音刚落,原本低沉的气压降到冰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后的人究竟有什么意图?

        国内,微博评论区一团乱麻,但粉丝好像不像想象中那般抵触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感觉冲击比较大,仔细想想,时简和陆珂,也没有什么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可以!哥哥清心寡欲这么多年,拍起戏来像不要命一样,终于有人能照顾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他和可可在一起那气氛!!!满屏的粉色泡泡!!!妈妈粉的心啊!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《明着追》真的意难平,他俩现实中能在一起我太开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啊,会不会是狗仔认错了?陆珂微博刚发过健身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楼上的一看就没谈过恋爱。不是所有的健身都像你理解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有个站姐在网上po出了国际机场偶遇影后春华的视频。

        粉丝:“春哥,春爷,你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长腿不停,走路带风,涂了正宫色口红的两瓣薄唇轻启:“秘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粉丝一路小跑着跟拍:“继续去游学?还是去拍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。”春华对着手机摄像头,嘴角噙了一抹危险的笑,似有若无,“揍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墨镜架上鼻梁,被经纪人和助理护着,粉丝再想问点什么,人已经走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影后行程保密不算什么,但站姐后来扒出这机场最近的航班是飞尼格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尼格尔有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有影帝时简啊!还有时简和陆珂的绯闻啊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时简和春华认识这么多年,没人听说他们在一起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真要说般配的话,影帝和影后cp似乎比影帝和小花cp机会更大一点?

        cp粉、唯粉、路人粉、事业粉吵成一锅粥,最后通通茫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尼格尔酒店房间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吗?”文导问时简。

        时简刚来剧组,就出了这种事情,文导脸上也挂不住。娱乐圈待久了,什么肮脏事没见过,但他平时最痛恨歪风邪气,这事儿撞到他眼皮子底下,那就势必要查个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记得。”时简双手撑在膝盖上,大马金刀地坐着,手中夹着支燃到一半的烟,低着头,手掌用力压住了太阳穴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他,被人阴了之后,分明坐姿毫无形象,还是有股说不出的颓丧美的气韵。那是青年影帝独有的意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寻常人模仿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失去意识之前,最后见到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他蹙眉不语,又补充:“舆论的传播速度可比你现在思考的速度快。澄清晚了,有些事就再也说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时简头像是要炸了一样。周围这么多人七嘴八舌,落入他耳中,像蜜蜂在鼓膜里嗡嗡直飞。此刻能回话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文导:“你再好好想想。今天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他神色冷淡,又补充一句:“刚才小华给我打了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简通身的烦躁刹那消失,不动声色地坐直了身子:“她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在提刀赶来的路上了。”文导冷嗤。这对冤家,他一手□□的演技,别人看不出来,他怎么可能不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去洗把脸。”时简回来后情绪稳定了很多,只有眼神中似乎还掺杂着微小的惊喜和雀跃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线拉回一小时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去时简房间内拿完特产,离开后不久,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。”时简刚洗完澡,擦着头发,随口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酒店保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门被拉开,接下来的事情,他印象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“酒店保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“保洁绝对有问题。好像用了迷药,当时我手臂疼了一下,以为是被小虫子咬的,没当回事,后来什么都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知道了。我派人去查。你一会得去医院抽个血,排除那人给你注射的东西有其他的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才刚想起来,他是大使馆派过来处理剧组事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官方出面,有些难题就不再是难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似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,气氛不像之前那般剑拔弩张,文导甚至有心情开了个小玩笑:“之前没注意,今天一看,还是许秘书和陆珂更般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心花怒放:“过奖过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就差没在脑门上贴五个大字——“许言臣专属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其他事的话,我先去查一下监控。”许言臣淡淡瞥了眼陆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跟在许言臣身后出了房间,迷妹本质不再掩饰:“哥哥你真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你走这么快干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你不安慰我一下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突然停下转身,她一个没刹住车,踉跄一步,差点栽倒在他怀里,左胳膊被扶了一把,才站住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撩人也得分个轻重缓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秒钟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你吃醋了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陆珂。”连名带姓警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不叫人家呦呦了呀。你这个负心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且作着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不得不带着身后喋喋不休的尾巴,去保安室调监控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两人路过的一间房间,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瑶面色不太好,见实在躲不过去,只得接通:“季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怒气值爆棚,即将飚出屏幕:“让你整许言臣,你现在是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季总您听我解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解释个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珂不是和许言臣不清不楚么?把她和时简在舆论上捆绑在一起,许言臣再怎么喜欢她,也是个男人,势必不会再容忍她待在自己身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季总冷笑:“时简若是承认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的,他是影帝,多年零绯闻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蠢货!”季总大发雷霆,“你要是再自作主张,学不会按我的意思办事,之前许言臣让人爆出来的桃色视频,我这有高清原版。到时候可别怪我心狠,让全国人民都欣赏到你的床上的表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瑶慌了,憋出了另一种说辞:“许言臣的警惕性比时简还要高。陆珂整天在他身边转,我找不到机会下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再想办法让许言臣对她动心,凭她调查到的信息,且不说许言臣家里财力雄厚,许母是国内最大的造星公司的董事长。就光许言臣现在的职业,若是她以后做了外交官夫人,就再也不用担心之前被那些老总和导演们拍的乱七八糟的视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职业光环一摆,瞬间能给她洗白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瑶打的是一箭双雕的主意,季总在生意场混了这么多年,又怎会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白瑶这点智商,也敢出来丢人现眼。许言臣看上她?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看看陆珂现在风头正盛,人家做到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季总现在倒觉得白瑶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傻子破坏力反倒强呢?

        思忖再三,他摞下一句:“这事处理干净。别连累我丢人现眼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瑶在那头信誓旦旦,不知道许言臣这边的战斗力和行动力比她的预想强悍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监控坏了?”陆珂蹙眉问酒店人事经理,她的英语有些蹩脚,但好歹比尼格尔语说得流畅一些,“这是本地最大的酒店,没错吧?剧组为了安全得到保障,才订的这里,结果偏偏是我们要查的那一段监控坏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经理后背冷汗涔涔。收了人的礼,早把那段关键视频删了,现在让他拿,他也无计可施,只能深深鞠躬,“抱歉客人,酒店会继续改进服务,争取让您满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又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客套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身形高大的男人从进来一直未发一言,直到听到经理的那些托辞。

        呵。狗屁不通。

        欺负陆珂不太懂尼语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