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第28章 护短 你要相信我的情意并不假

第28章 护短 你要相信我的情意并不假

        剧组平常比较令人省心,除了尼格尔风俗礼仪指导,没什么需要许言臣过多关注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因此,只有酒店高层在剧组和许言臣来的第一天接待过他们,其余人只知道这波人是c国来的贵客,对具体情况却不太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堂经理依然在满嘴跑火车,说酒店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服务客人上了,厨房最近刚从c国请来名厨,来做小龙虾,最近还要办个c国美食节,就为了让尊贵的旅客感觉到尼格尔人民的热情。总之绝口不提监控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听那位陪陆珂一起来的男人终于出声,嗓音冽然,如同淬火的利剑破空而来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能让你们说实话。这个够不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不用破费,咱这监控确实坏了,实在查不出——”他们出再多钱,应该都没有那个拿钱找他们办事的美女给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经理看到他手中的工作证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c国驻尼格尔大使馆。

        刚看了个抬头名经理就慌了神,还想狡辩,工作证已经被许言臣收回:“这事关系匪浅,你处理不了。叫你们总经理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身后进来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。那人宽头大耳,五官皆厚,头上发茬极短,脖子上戴着块白玉牌,左手手腕缠绕着一串乌木沉香佛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系做咩嘅。”那人一出口就是标准的c国方言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眼睛亮了:“g市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昂。老乡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昂。您贵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免贵姓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堂经理毕恭毕敬地叫了声陈董。原来中年男子是这家酒店的董事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董,我朋友被贵酒店的保洁下药了,事情非常之严重,我们来查一下监控。”陆珂明人不说暗话,“但是经理说正话今晚监控坏了。唔好帮我们查。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董:“我唔系好清楚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死胖子,攀关系亲近,一说到关键处就推三阻四,一问三不知,打官腔比谁都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心下冷笑,暴脾气刚要发作,右胳膊却被许言臣拍了拍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些安抚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一块冰投入沸水,陆珂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将工作证递给陈董,也说了几句,同样是g市方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剧组在拍的剧是国庆献礼剧,这个节骨眼上出事牵扯到c国和尼格尔的两国关系。许言臣态度强硬,又有驻外使馆的一层关系在,酒店方不该怠慢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惊讶地看了他好几眼。此前她从不知道许言臣还懂自己的家乡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陈董对这件事终于重视起来,原本吊儿郎当的气质消失了。他和身后的助手叽里呱啦地说了几句,助手点头领命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多谢。”陆珂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边系边系。”陈董道,“唔敢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,助手拿来酒店人员花名册,上面有所有在岗工作人员的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接过:“陈董,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董连连挥手:“无客气。唔紧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跟陈董告别,往时简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经理说,他们要办美食节?还有小龙虾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脚步微顿:“你不是听不懂尼语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软件啊,你看,cni,实时翻译,多省心。”陆珂举着手机给他看,屏幕差点戳到他眼皮下面,大摇大摆的,晃得人眼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垂眸。刚刚还怕她语言不通被人欺负,看来是他多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你走这么快干嘛,等等我。”陆珂追上,“你什么时候学会的g市方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难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该不是为了我学的吧?”陆珂露出怀疑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是自信,不如说是揶揄多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。”大学时选修课程,想起陆呦呦来自g市,鬼使神差地就选了门g国方言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想承认,是因为陆珂也是g市人,他才修的这门课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者说,不是因为她,他来剧组干嘛?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破事儿杂事儿棘手事儿有的是人做。他吃饱了撑的才会揽事上身。

        锃亮的皮鞋踩在酒店厚实的地毯上,声音极其轻微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因为对语言学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不是就不是呗。解释就是掩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终于让他吃瘪一次,陆珂嘻嘻哈哈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绯闻的事你一点都不介意。”许言臣敛了神色,把手中的材料信手扔给她,“那就继续和时简一起待在热搜上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手忙脚乱地接住:“不!我介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孩子怎么突然不高兴了呢。都说女人心海底针,男人的心难道是针眼里趴着的草履虫吗?!

        她清了清嗓子:“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才发现许言臣已经扔下她大步走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要干嘛去。”陆珂似真似假地抱怨,“老让我跟在后面追,不怕我追累了就放弃了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那人毫无反应,她在原地用脚蹭了蹭地毯,又嘟囔着跟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我呀,我就是歇歇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没说什么,脚步却再次悄悄放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剧组的医生过来给时简抽了血,把血样带走进一步化验。

        文导也回去了,房间内只剩下时简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门铃响起时,本来靠在床上闭目养神的人在那一瞬间睁开眼睛,眼神清明警惕,哪有半点倦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刚一开门就被来势汹汹的女人往里推了个踉跄,那人摘下墨镜随手往沙发上一扔,舌头抵了抵后槽牙,两手活动着指骨,捏得咯嘣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不想管这么多,只打算先揍他一顿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女人下手狠辣,好在还顾忌着他要拍戏,都是往脸之外的地方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时简也不想真的伤了她,一开始只是防守,中途不知想到了什么,干脆直接放弃了跟她过招,任由其痛殴发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作孽。”终于,那人小声说着什么,停了手。发丝微乱,她随手取下手腕的皮筋扎了个马尾,“解气了,拜拜了您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正要出去,手腕却被牢牢握住,另一只手迅速击打回去,却被身后的人牢牢抓住,眼下的姿势却像是被困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华。”时简在她耳畔轻声说,“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所周知,让春华集齐影后大满贯奖杯的那部电影,是讲南拳女宗师的,为此春华还专门学了几个月的南拳,影片中全是本人上阵,没用替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心知时简这一顿挨得不轻,话到嘴边却变成:“该!你放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明知道他和陆珂没什么,但这么多年时简洁身自好,这还是第一次被锤了的绯闻。

        传得有鼻子有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放。”他呼吸粗重,满头是汗,和平时清和矜贵的形象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干净了。”她盯着他。言谈举止又哪里像平常那般温婉淡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被人设计了。”时简举起胳膊,让她看清楚上面的针眼,“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和可可根本不可能。而且后面出去的根本不是可可,现在大家怀疑是一个保洁员女扮男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放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简放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春华沉默不语。时简又说:“我这里有个解决方案,你要不要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爱怎么解决怎么解决。”春华表情冷漠,甚至有些后悔一冲动就让助理买票来了尼格尔。她这个前女友,过来凑前男友的绯闻热闹,这算什么事?

        时简往她的方向走了几步,把人逼得节节后退,直到后背触到酒店墙壁。他语气温柔缱绻,说出来的话却一语中的:“不是担心我,你过来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呵呵……”春华干笑,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现在心跳多快,灵光一闪,“文导邀我来客串个角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简没说话。他早在看剧本的时候就知道了演员表,所有角色都有名有姓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一个是叫春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口是心非的模样跟从前别无二致。时简低头想要吻她,却想到了什么,避开,“抽血化验结果还没出来,没法亲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语调委屈,神情落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辈子欠你的。”春华暗骂了一句,抬手直接勾住他的脖子将人往下带,唇舌交缠,亲密难舍,似乎从未分开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时简得偿所愿,打蛇随棍上,揶揄道:“明天片场见,期待跟你对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小腿就跟高跟鞋的鞋尖来了个近距离接触:“你出息了是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跟鞋踹人最疼,但远没有这些年的彻夜思念疼得尖锐。

        时简用尽毕生的绅士风度,回了她一个笑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巧立秋在走廊焦急等陆珂回来,见两人一起回来,松了口气,“查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把资料给她,没说有也没说没有:“去让时简辨认一下。看看里面有没有那个服务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跟着许言臣,疑惑道:“你这是打算去找谁?白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觉得她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是有动机,但是咱们没有证据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过会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瑶从猫眼看到许言臣站在门外,心下微喜,忙开了门让人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后面还跟着个陆珂,喜悦的表情凝固,换成为了陆珂好的口气:“可可,你现在不是该找记者把消息压下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假的,有什么好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我们刚从酒店方拿到监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瑶脸色不变:“什么监控。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更进一步:“大堂经理被你买通了,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瑶:“你们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说你派人假装成保洁,迷昏时简,栽赃陷害。你说,把录像交给文导,这部献礼剧你还拍不拍得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瑶一副听不懂的样子。陆珂嘴上说着,收到立秋的微信消息,“可可,问过时影帝了。他说那人不在这里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微微蹙眉,突然灵光一现,想起来之前在国内和白瑶上过同一个综艺,那次白瑶的助理身形不高,长得男女莫辨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网上找到照片,发给立秋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秒后,立秋回复:“时影帝说,就是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夸张地笑了两声,当机立断把这事儿告诉许言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更实锤的证据拿到手了,不用跟她废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瞥了眼她的手机界面,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边走边说:“去找文导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瑶见两人竟也看也不看她,径直往门口走去,急声阻止:“等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。”陆珂瞥了一眼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查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白瑶张了张嘴,却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堂经理打点过了,助理和狗仔他们应该不会查到才对。但是陆珂他们怎么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?

        白瑶连忙拿出手机,给助理打了个电话,确认他办完事已经连夜回国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廊里,陆珂打了个哈欠:“这事儿剩下的就交给岚姐和导演处理吧。折腾一晚上,澡白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没接话。幸好她不是真的和时简折腾了一晚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走了一段,陆珂强撑困意闲聊,“许巨巨,啊不,傻白甜有儿子了。两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许言臣对一只狗兴趣不大,更何况那狗顶着他的名字顶了那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他是不婚主义,对繁衍后代一事更加漠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嗨呀。傻白甜都恋爱结婚生子了。”陆珂语带羡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相信自己,你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这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回去休息吧。文导那边我去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陆珂心情松快下来,“明天一起去爬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等下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剧组刚出了这么大的事,她还是安分待着比较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陆珂点点头,不是很在意。有下回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把证据交给文导,微信上收到陆珂发来的语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今天分明已经累了,唱歌时声线却依然清澈,“只有你才是我梦想,只有你才是我牵挂,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,你要相信我的情意并不假。我的眼睛为了你看,我的眉毛为了你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没有所谓的土味情歌,只看由谁来唱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击着桌面。一时竟不知回什么是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感情热烈奔放,一往无前,任他是铁石心肠也会被撬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撬动之后呢?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发完语音就没管回复,头发都没擦干,用干毛巾包着就瘫在床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在太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起来时她才发现许言臣回了句,“明天下午收工爬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