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第29章 锁情 早日成为许太太

第29章 锁情 早日成为许太太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起床气重,醒来之后都要磨蹭一段时间,躺在床上放空,直到脑子彻底清醒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她拿起手机,本是打算看一下热搜有没有被公司公关部设法降下来,却在第一时间看到了许言臣给她的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:凌晨0点19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到凌晨12点必须睡觉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突然改主意要和她一起爬山了?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倏地弹起来,把行李箱里的衣服都扔到床上,风格千奇百怪,纯情的性感的的火辣的禁欲的,一时间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的那句回复让她雀跃不已,选衣服都是区区小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哼着歌想,不然就先冲个澡,敷会儿面膜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~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~爱祖国~爱人民~”

        淋浴被拧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刚从莲蓬头里冲出来的水还是冷的,水柱刺得她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    地上的水汪面积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怕困难~不怕敌人~顽强学习~坚决斗争~向着胜利~勇敢前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往后撤退,不料拖鞋踩在那片水的边缘,噗通!

        她扶着尾椎骨,吸着凉气爬起来:“进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跟这个酒店八字不合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如此,她还是坚强地扶着墙爬起来,忍痛洗完了澡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掐着点儿来叫陆珂起床,做好了按三遍门铃的准备,结果第一下刚按下去,门悄无声息地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妈呀,吓死我了。”立秋拍着胸口,念了声佛,“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你起这么早!你不会一夜没睡吧?!”

        昨儿发生这么大的事,即使后来有了转机,被岚姐上了半天思政课的立秋还是失眠了半宿,刷着微博和粉丝群,披着小号的皮同黑子奋战到凌晨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边走边调整面膜边边角角,语气轻松淡然:“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倒想晚点睡呢,晚睡就能第一时间看到许言臣的回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逼啊。”带的艺人有定力、不为绯闻所困扰,说明有成为巨星的潜质,作为助理她应该感到庆幸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看到这孩子容光焕发的,走路还一步三扭,妖娆得紧,她只想掀开陆珂的天灵盖,看看里面都是啥玩意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脑子里没别的,单纯是觉得要约会了,得让许言臣对第一次终身难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帮我选套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什么风格?最美的吗?”立秋说,“你这细胳膊长腿的,御姐风格肯定最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。要选那种看起来很柔弱,很好欺负,能激发人的保护欲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以为她是昨天被人设计了,打算装得楚楚可怜一点,一会儿在剧组露面时好博取舆论同情,也没多想,扫视四周,随手从床上拎了条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色长裙,柔纱材质,料子软得能勾勒出陆珂前凸后翘的曼妙身材。裙子看起来挺长,但穿在她身上可以露出一半小腿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有些犹疑,“这个太单调了吧,不可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姐姐,你对自己的风格有什么误解。一米七几的身高,还想要多可爱?立秋翻了个白眼,“白裙子是女神专属,初恋的代名词,撩汉利器,谁穿谁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被哪个词戳中了心思,陆珂耳朵悄悄地染了红,“我先去化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走初恋女神风,妆容就不适合化得太重。她简单涂了层打底,看今天预报有雷阵雨,用上了眉毛雨衣防止脱妆。最后纠结半天,选了个奶茶色口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平常护理得好,防晒到位,现在皮肤很白,涂什么颜色都搭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上下打量她一眼:“描眉画眼的,心理素质不错啊。昨晚的事儿到底能不能圆满解决啊?你不担心吗?我都愁得掉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掉一个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剧组气氛凝重,陆珂到场时才听说,文导让昨天牵扯进去的人都到会议室开个小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出所料,在会议室里见到了白瑶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起来神色萎靡,像是一夜间枯萎了似的,浓重的妆容也没遮住那快与法令纹齐平的眼袋。

        竟然也穿了条白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陆珂进门,白瑶眼皮子颤了颤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预想陆珂会打扮得嚣张霸气,过来质问她。结果她整得柔柔弱弱,像风一吹就会倒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穿得比白莲花还要白莲花,害得白瑶原本想好的绿茶招数都不知该怎么使。

        文导和许言臣已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理清了。只有白瑶还心怀侥幸,热情地跟陆珂打招呼,问陆珂是否需要自己帮忙转移媒体的火力和大众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怎么能叫转移视线呢。”陆珂笑了,只是笑意有些冷,“本来就该是你的热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瑶心思一转,哭诉道:“昨晚我喝了点酒,不小心进错了房间。后来的事我也记不清了。中间醒过来我发现房间不对,时影帝就谁在我旁边,我怕解释不清,才赶紧走了的。谁知道会拖累可可和时影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说着,她抽噎起来:“都是我的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忍住了当众翻白眼的冲动。见过脸皮厚的,没见过这么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就仗着没有监控证据,红口白牙的,还不是她想怎么圆谎就怎么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以为监控被经理销毁了,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皆望向他。许言臣不紧不慢地说:“可惜,经理是把事儿布置了,但是管监控视频的老员工留了一手,把监控备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备份了就能说明和我有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白瑶脸色越来越苍白,却还在嘴硬,陆珂看热闹不怕事儿大,补了句:“我这有段有意思的音频,你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音频一放,白瑶身子晃得几乎站不稳,但谁也没有去扶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居然偷偷录音,卑鄙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收回手机:“这不是跟你学的吗。不光偷拍还找人栽赃陷害,往别人身上泼脏水,我这只是班门弄斧,轮卑鄙谁比得过您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错了……可是剧已经开拍了,再临时找演员,还要补拍镜头,剧组损失更大。”白瑶哭着努力挽回,“我和陆珂搭档才能带出话题度,您一时间上哪去找比我更合适的演员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文导沉默不语,似乎真把她的话听进去了,白瑶眼里带着志在必得的喜色,“我可以不要片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《牡丹盛放时》作为献礼剧必定会在国家台播出,这是绝佳的露脸机会,多少人挤破头都进不来。拍这部剧的人都必须是有咖位的演技派,能有幸参演这部剧,隐性红利都不够吃的。片酬算什么?白瑶还想再说两句表衷心,结果门口传来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声音不大,却天然带着上位者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比你更合适的演员?你看我够不够格。”门口那人逆光而来,直到从光亮处走到屋内,让众人看到那张国色天香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来者不是别人,恰是国内最小的影后获奖记录保持者,唯一拿过影后大满贯的人,春华。

        春华:“带不带得出话题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——”白瑶失声问,“你,你不是只拍电影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电影玩腻了,过来拍电视剧尝尝鲜。”春华向在场的众人点头致意,最后看向白瑶时眼神凌厉,“这部剧是文导的心血,筹备这么久,不是等着被你败坏的。人品比戏品更重要,你不够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瑶咬了咬唇,见在场没人愿意帮她说话,只能丧着一张脸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文导突然出声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瑶站住脚,以为文导改了主意,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呢?当即满眼期待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文导:“走之前把剧本交上来。还有,签一份对已拍摄内容的保密协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瑶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神色七变八变地,终于哭着跑开了。这群人欺负人!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费了好大劲儿才忍住,没笑出声来。她眼睛亮晶晶的,完全是小迷妹见到偶像的样子:“春华姐,你什么时候来的?刚才推门进来那一幕可太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揉了揉她的脑袋瓜:“刚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噢噢!”陆珂说,“我说岚姐怎么急得吃降压药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话到一半,打住,抿着唇看着春华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好好的人,到了偶像面前就变成了傻大个。啧,没眼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时简过来给他们解了围:“长点心吧,你想想春华要演什么。说不定马上要吃降压药的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对吼!虞晓苗!四舍五入就是我亲姐了!”陆珂似乎才反应过来,对立秋说,“快,快,速效救心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刚白瑶带来的烦闷气氛被她这么一搅合,消散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在旁边咳了声:“叙旧的话可以慢慢说,先把昨晚的情况给澄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u盘递给文导,“这里面是监控视频、大堂经理后来的证词,还有白瑶助理的音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算是知道他为什么睡那么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,她登了微博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捕风捉影的氛围实在恐怖,证据已打包发给公关部,再继续造谣等我起诉。(强行三押)

        发完才注意到,一分钟前,几乎和她同一时间,时简也发了条微博。

        时简:老婆,来日方长,请多关照。@春华

        微博再次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粉丝们刚从一个坑爬出来,就掉进了另一个坑,而且那坑还是豪华上档次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春华哎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多少小鲜肉想碰瓷她,靠和她传绯闻获得流量,最后都被打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时简的粉丝这下转移了火力,跟被骂了一晚上的陆珂道了歉之后,又跑到春华微博下面留言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女神跟我哥有合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《春山》入坑的,这么多年,终于让我等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情况啊,我就是睡了个觉,娱乐圈怎么就不是我认识的娱乐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影后和影帝那必须般配啊,就是哥哥这个举动太突兀了,我已然懵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扰了女神。对哥哥手下留情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有春华的粉丝不满:“抱走女神,我们不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春花快出来怼他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突然对我花的回应充满期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基本上很少发微博,这次却罕见地转发了时简的这条,“沈明礼,来日方长,看你表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她,整个娱乐圈没人用这种口气对时简说过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偏偏又让大家觉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当即在春华那条下面紧跟着评论:“我爱我姐[爱心][爱心]。娘家人是你永远的后盾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方粉丝都懵了,更别提路人粉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明华娱乐公关部和文导这边都做出回应,所有的证据都被公开,彻底引爆热搜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春华时简来日方长

        ——白瑶心机婊

        ——陆珂娘家人

        ——牡丹盛放时剧组换角

        ——虞晓苗虞晓禾姐妹

        ——虞晓苗和沈明礼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一晚上的功夫,演员换人,绯闻澄清,白瑶回国,春华进组。

        拍摄进度像是坐了穿云箭,非但没有拖延,速度反倒蹭蹭地往上涨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的镜头,涉及到两姐妹共同亮相的,都要重拍,所幸只有两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很早就期待着和春华合作,但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。拍完一场,陆珂竖起大拇指:“春华姐,果然是影后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。不服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演戏时表现得很自然,镜头感也不错。”对于晚辈,春华总是不吝鼓励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原本是想摸鱼混到下午,然后和许言臣去爬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道白瑶走后,接替她的角色的人竟然是春华。也由此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精神,空闲下来就背台词,好不容易熬到收工。

        预想中的心怀忐忑和期待的一天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文导喊了卡,陆珂趁着剧组收工没人注意,溜到许言臣身边:“走不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看了眼她的穿着。皱眉:“你就这样去爬山?”

        山上气候不比山下,零下的气温,她要是真穿这条清凉的裙子,怕是要冻成冰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带了暖宝宝。”陆珂从包里摸出几张暖宝宝贴,给他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换一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噘起了嘴,又听到他说:“不然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艾尔皮斯山以气候变化多端而闻名。陆珂换了件白色宽松的面包服,下面是短裙和针织袜,脚上踏着登山鞋。

        裙子太短,那双腿白得晃眼。也不怕膝盖给冻掉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原本还有些不满,刚要说“再换”,瞥见陆珂委委屈屈的神色,她拽了拽膝盖处,原来不是光着腿,已经穿上了肉色丝袜。

        算了,她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坐了电梯,许言臣按了负一楼。陆珂诧异:“你有车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早带我去逛逛,天天待在剧组好无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近外面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的车是林恳冒险家。陆珂上了副驾驶,点评了句:“审美不错啊。这车静谧性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静谧性,又不要车震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余光看到她把安全带从身子后面直接插到卡槽里,出言阻止:“安全带扣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扣好了呀。”插好了车子就不会一直提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驾照怎么拿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见他面色沉了,知道触了这人的逆鳞,只得乖乖把带子从后面抽出来,头稍微一低,把自己套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一路专心开车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不知道他生气没有,手指搅着安全带,小声嘀咕了一句“老顽固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右手食指在方向盘上敲了下,压下了敲她脑门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艾尔皮斯山上有个历史悠久的许愿台,据说只要在上面买把锁,写上自己的愿望,锁在桥旁的锁链上,许下的愿望总有一天会实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买吧买吧?买一把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不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太不通人情了,带女孩子出来玩,哪有这么小气的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她嘴巴又快要噘上天,许言臣冷笑:“我本来就是老顽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果然还是听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拥护者,坚持唯物主义和无神论,压根不信这个邪,但目光触及一脸渴望的小姑娘,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,轻叹口气,过去把钱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他拿着两把锁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给陆珂的那把是粉色的,他自己的是铜灰色,最普通的那种颜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大?”锁链上挂的几乎都是小号和中号锁,许言臣买的这两个大小是它们的2倍,还没挂上去都显得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怕你的愿望太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凉风吹动陆珂的裙摆,她在锁上一笔一划地写:“祝我早日成为许太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也在写着什么,她没看到,想凑过去用余光偷偷瞄,却被他发现,转了个方向,把锁的另一面对着她,举在空中几笔写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噫,小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这最大的锁一把五百,回去转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他胖,他还喘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问:“你不想知道我写的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那你告诉我你写的什么?我好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说。”说出来就不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