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第35章 试探 肉不香吗?

第35章 试探 肉不香吗?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显然被长期的忌嘴生涯憋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前面那句,她用汤勺捞了下火锅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没有菜了?店都快打烊了,盛远川还来吗?他要是来,再点个脑花涮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话题转得太快,黄时雨瞠目结舌:“……脑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是脑子动手术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脑花补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万物皆可涮,食物而已,就不能迷信一下?你问问他出发没,让他给我捎一盒h大食堂的卤鸭脖来。”陆珂满嘴跑火车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时雨发自灵魂地:“你还记得自己是女明星吗?不怕明早起来爆痘?导演和经纪人都不管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和你哥一个样?我馋这口——”陆珂竖起三根葱白手指,“三个月了!三个月没沾荤腥!我大姨妈都推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在许言臣病房里吃过一次东坡肉,被他说胖了不上镜,她忌口到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时雨:“肉不香吗?想什么男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肉香啊。”陆珂扫码又加了一盘脑花、一盘毛肚,补充,“但男人更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哥那样的人注孤生。”黄时雨无奈,“你能想象出他坠入爱河的样子吗?不是我说话难听,蚌壳腹中一泡尿,皮球肚里全是气,他压根就不是谈恋爱的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我造作!火锅要吃辣的,对象要找爱的。”陆珂捞了两颗鹌鹑蛋放在油碟里,“我也说句难听话,懒驴就得抽着走,调教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脸呢?你要是能把我哥调教好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陆珂嫌头发太长挡脸,随手向上捋,从头顶把所有头发往后那么一撩。

        媒体时常夸她仙女颅顶建模脸,随随便便捯饬都有种凌乱美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前已经足够明媚嚣张,几个月不见,她竟然越长越出挑,美艳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简单地撩了下头发,就让对面的颜狗女漫画家失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论脸你是真的优越。说不定真能创造奇迹。”黄时雨喃喃,“新漫画想拿你当女主原型,给不给授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随意,给点辛苦费就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??”长一张脸很辛苦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着,要不你找我爸谈?他宰人更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稿酬给你百分之二十,姐妹价,够不够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给我。直接替我捐给孤儿公益基金会。”陆珂对尼瓦害怕得眼睛大睁的模样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哥的人,觉悟就是高。”黄时雨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    服务员过来送菜,说店里没有脑花了,为表歉意,可以另送一份黄牛肉。

        牛肉一份68,脑花只要48。两人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盛远川还没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快到了。”黄时雨看了下手机,“他经常忙得忘了时间,一不留神就错过饭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肉上得很快,黄时雨把牛肉片在清汤锅烫熟,又加了几片小青菜,放了一把手擀面,煮熟了捞进碗里。青菜沿着牛肉码放整齐,比私房菜馆的摆盘还讲究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面容清俊的青年步履匆匆而来,肩上还有几点湿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司有点急事要处理,久等了。”盛远川在未婚妻身旁落座,向对面的陆珂致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外面下雨了?”陆珂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时雨给他递筷子,看着他开始吃,自己才重新动筷。

        盛远川却注意到她的发丝几次差点沾到碟子里的酱料。不知从哪变出个黑色皮筋给她扎了个马尾,动作极其熟练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时雨后知后觉:“嗯?哪来的皮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上次去盛世,落在我办公桌上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少事大……引人遐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啧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火锅沸腾,雾气遮住了视线。陆珂突然有点动摇,像他们这样安稳平淡也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她喜欢的人梦想天高海阔,还没开始就要习惯分离。

        作孽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想越羡慕:“噫!要结婚的人就是不一样,居家过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肯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气氛温热,那小两口虐完狗还不自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敲敲桌面:“收敛点儿行不行?行不行?我今儿就不该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时雨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回过味:“你说许言臣承认喜欢我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心里的小火苗一点即着,她气愤了,捏起大拇指和小指比给他们看:“我在尼格尔出生入死,差一丢丢就成功了,你俩倒好,可劲儿拖后腿!”

        盛远川吃完了面,开口:“不然呢,告诉你你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能怎么办,但是我高兴啊!”省得这几个月茶饭不思,平白又瘦了三斤。她心疼她的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样会把刚开窍的直男吓跑。”盛远川说,“我给你支个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晾他半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黄花菜都凉了。”陆珂说,“我性子急。现在剧组就有小鲜肉追我呢,我怕我把持不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好让他有点危机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时雨听得心惊肉跳,她以前凭空消失,晾盛远川不止半年。可偷眼看过去那人面容温和清霁,好像也不是记仇的模样。忙打岔:“又不是让你不跟他联络,可以探讨剧本啊,有公事还是可以找他的,就是尽量减少一下频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确定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夫妻俩一齐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做就做,正好陆鸣出差路过h市,过来看她。拍戏和陪亲爹花去了所有时间,忙起来就没空去跟许言臣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许言臣也从微信上消失了,陆珂只能从陆鸣随手打开的新闻频道里看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西装革履,沉着冷静地做着总结陈词:“……我方坚持公理道义,努力促进局势缓和。接下来也将和尼格尔及其他有关地区保持密切沟通,积极推动和平进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爸,遥控器呢?我换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鸣不给:“你不是演女外交官?多看看国际新闻,跟这个叫许言臣的小伙子学学,虽然年轻,风格稳得很,谈吐可以的。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背剧本去。”陆珂转头就走,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孩子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针一格一格往后走,陆珂采用初中时背文言文的笨方法,使劲重复,使劲读,却完全静不下心来,整个人又累又困。

        思前想后,她干脆定了闹钟,打算先睡一觉,凌晨再爬起来背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鸣起夜,路过时发现陆珂的门缝里透出微弱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初秋的夜晚,陆珂身上披着薄薄的外套,在窗台前站着,打着小手电默默背剧本,丸子头绑得高高紧紧,小身板站得端端正正,背影单薄又倔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鸣的心脏揪疼了几下,一种既欣慰又心疼的复杂感觉油然而生,悄悄给自家姑娘热了杯牛奶端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拍戏固然重要,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妈呀。”陆珂被陆鸣的突然发声吓了一跳。见陆鸣一脸困意还在这强撑,过意不去,“老陆同志,我吵到你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没有。”陆鸣连声否认,“我睡眠不好,晚上总会醒几回。看你在阳台上抽风,以为你失眠。牛奶热好了,喝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两手捧着牛奶杯喝着,跟小时候喝奶的姿势一模一样,陆鸣心更软了,再开口就充满老父亲的怜爱之情:“你看看你这瘦得。细胳膊细腿的。瞅瞅这颧骨都快突出来了。你最近是发的什么癫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一脸郑重认真:“我有我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呦,你打小一直脾气大耐心差,什么时候有这种觉悟了?”陆鸣被她逗笑了,“看上哪个小伙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”知女莫若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需要氪金吗?氪多少都行。”陆鸣出主意,“爸爸虽然不懂怎么追男孩,但是可以把你捧到云端,有更多优质男青年由着你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快去睡吧,杯子我自己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行行。女大不由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两天,陆珂想了又想,忍了又忍,心里被猫爪子挠了很多遍,觉得还是得现找个公事来讨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跳下床,拿来剧本,选了一段拍给许言臣:“求助!我国成立三十年时的女外交官气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?我不会。[图片]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发过去,顶部就显示——对方正在输入。

        回这么快。难道就非得她主动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心情微妙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态度端正大方,沉着坦然。反应灵活敏捷,随机应变。回答简明扼要,有理有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以那时候的国力,言辞不需要委婉一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他是不是正在忙,发来一段语音:“国人的脊梁始终是挺直的。底线不放弃,骨气不能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剧本再无废话,的确是公事公办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着对话即将结束。她问:“你嗓子有点沙哑,感冒了?注意身体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快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多喝热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本仙女去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字数急剧减少。只谈公事不谈感情?陆珂把手机摔到床尾。黄时雨两口子说的什么玩意,冷了他三天一点用都没有,好像只有自己被冷到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很气!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间,一个可能在脑海里像闪电般划过,陆珂打了个激灵,扑过去打开手机,问黄时雨:“那个聊天记录,是p的还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暴躁了一会儿,练完一套瑜伽,出了一身汗,才看到手机上的信号灯不知何时变成了绿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刚才有点急事。你洗好澡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