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第36章 红晕 像被雨打湿的水蜜桃

第36章 红晕 像被雨打湿的水蜜桃

        几天前,许言臣收到表妹的小报告,说剧组里有人在追陆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常。”他当时如是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貌美的女孩子,有大把的追求者才符合常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值得一个个跟他汇报,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补充:“少八卦,不要提前大妈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晨时分,却被喉间的烈燥燎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忆起刚才做过的梦,在虚无缥缈中找到了一点影子。开了床头灯,拿来手机看时间,凌晨1:50。阿昏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跟他的最后一次联系,停留在三天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梦里她和别人结婚生子,幸福圆满,他前去道声恭喜,醒来时却只余寂静空虚,仿佛丢失了最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是这段时间格外忙碌导致的热症,喝点板蓝根就好,第二天嗓子却低沉嘶哑,差点连记者会都没能参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忙就忙了几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抽出点时间回复陆珂的问题,办公室又拿来稿子请他把关,说参赞第二天要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核对完讲话稿去茶水间接水时,听到同事小陈在和国内的未婚妻打视频电话,心肝儿宝贝你侬我侬的,一张脸上褶子全都挤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陈见到许言臣,把视频界面转过来:“妮妮你不是看了新闻一直好奇吗?这就是我们大使馆的许秘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听到那边女孩子的一声惊呼,一声你好,随后通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没来得及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太帅了,她有点害羞。”小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每天都聊什么话题?”许言臣不明白,情侣之间为什么整天有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该说的、必须说的,其实不过寥寥几句,剩下的交流岂不都在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都聊!”小陈说,“你上次英雄救美,跟人家没有动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陈为他扼腕:“不是吧你?多好的脱单机会!现在都放开二胎了,不要整天光知道加班,谈恋爱也是为国家做贡献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消灭单身狗人人有责。”小陈拍胸脯,“老哥我有咱部里人手必备的秘笈,等会就发给你。学着点!早晚有一天能用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回到办公室,拿了片阿莫西林分散片用白水送服,顺手打开小陈发来的文档。

        <异地恋相处五条秘诀>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条,不要冷战,保持一定的联系频率,回复最好不低于六个字,尽量杜绝令人尴尬的语气词,比如“哦”“嗯”和“好的”。善用疑问句制造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冷战。频率过关。但语气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目光投向之前回陆珂的两个“好的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当机立断,给陆珂发了条超过六个字的疑问句。

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的第一反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点开许言臣头像看朋友圈,确认是否被他人盗号。

        界面显示“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”,风格仍旧简洁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封面从原来的夜空换成了一座雪山,山间一排锁,看起来格外眼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……他们一起爬的山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挂了把锁,许愿早日成为许太太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眨了两下眼睛,确信自己没花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不是两三年后她嫁给别人生了小孩,他再发来问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奇迹就这样发生在她最意想不到的时候,令人觉得不真实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打定主意。她不能白等那么久,要矜持,要淡然,要有见过世面的娇矜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分钟后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发完,她对自己的言简意赅很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,许言臣直接发来了语音通话邀请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心跳漏了一拍。事出反常必有妖,他不会出事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h市大雨滂沱,相隔千万里的尼格尔也阴雨连绵。许言臣伤口刚愈合,又碰上感冒,以尼格尔的医疗条件实在让人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顾不得多想,迅速接起来:“你肾疼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窒住,有些无奈:“没有。问问你剧本还有没有哪里不懂,这两天外事活动多,一直在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还是担心:“你感冒真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等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异地相处秘诀第二条,报备日常,最好开视频聊天,能够第一时间看到对方的微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挂断语音,直接拨了视频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??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!!!”

        外国的感冒病毒,会影响人的脑子?

        行动却比思维还快,脱兔一般奔到镜子面前梳头发,又从卫生间飞奔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路上脚趾还踢到了床尾的木柱上,脚趾连心,心脏又开始在胸腔嘭嗵作响,她骂了声:“狗登西,不争气!别跳了!憋住!”

        点接通的时候感觉手都不是自己的,有点抖,有点冷,有点脱离掌控。

        仿若帕金森提前五十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嗨老铁。”少女刘海有些湿,脸上的汗珠被灯光照得发出微光,肌肤白里透红,像被雨打湿的水蜜桃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眉心微蹙:“你洗完澡不擦干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方才想起她之前的随口一说:“啊,刚才没洗,做瑜伽了。出了一身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去洗澡。”许言臣这几天患了重感冒,知道生病的不便之处,“不要着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春捂秋冻!现在就是要冻。”陆珂说,“我身体好着呢,放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次发烧还不愿意打针的是不是你?”许言臣眉头皱得更紧,“你们女孩子是不是都想一出来一出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坦然胡扯:“山溪涨退,人心反复,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害,就是玩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许言臣不说话,她有些得意:“怎么?是不是觉得我现在很有文化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最近真的有在好好读书。除了背剧本,文中提到、没提到的女外交官看过的书,她全都找来看了一遍,为的就是能更了解人物性格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笑了声,声线低醇。在她炫耀的小表情里开口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《增广贤文》是古代儿童启蒙读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言下之意,学渣你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哼,我的心很厚,你一刀扎不透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眼中带笑,手指成拳凑在嘴边,略微偏过头去,轻咳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却更加焦急了:“你咳嗽的时候没别的地方不舒服吧?不行还是回国吧?等身体彻底好了再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。”许言臣说,“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向有自己的主见,陆珂不加以勉强:“那你早点休息。多喝热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老怀疑我的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,窗外正是满月。整个城市被洗刷一新,隐约有伏凉的鸣叫声从远处的大树上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把玻璃窗推开了些,隔着纱窗看月亮。

        丝绸般的纯白柔光悄悄覆上她的墨色长发,将整个人都笼在一团朦胧的雾气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特么冷啊……”她搓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,“文艺路线不适合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说自话间,莫名其妙傻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凉风穿堂而过,面上的红晕许久未曾消减。

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兴奋过度,引发失眠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毫无睡意,第二天上午的戏没有她的场,干脆起来继续背剧本,一直背到凌晨两点才睡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到底记住了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睡得昏昏沉沉,门铃却在这时响了,一遍又一遍,尖锐直击耳膜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往被子里钻了钻,挡不住吵闹的声音,烦躁得揉乱了头发,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猫眼里出现立秋急切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。”陆珂双眼无神印堂发黑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愣怔两秒,觉得这场景有点似曾相识,探头探脑小心翼翼:“里面有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被她气笑:“有个鬼。没睡好。有事说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岚姐说,明董要来剧组探班。现在已经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探谁的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岚姐说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陆珂脸色不变,甚至打了个呵欠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董事长亲自探班哎!许秘书的妈妈!!你未来的婆婆!!!”立秋提醒她,“你不梳妆打扮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迷瞪着眼,被她啰嗦得有些烦,挥手,“丑媳妇总得见公婆。我再睡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梦游一样飘回大床,扑倒在上面,连被子都没盖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在沙发上坐了会,终究是坐立难安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小时后,陆珂清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顶着一头爆炸毛,和坐在床尾的立秋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明董什么时候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无言,指指沙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里坐着个美人,模样跟许言臣有几分相像,但气质更温和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母子俩即使容貌出色,不笑的时候,总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。”陆珂闭上眼睛躺了回去,顺手捞过来被子把自己捂上,“这梦做得好逼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被自己闷醒的陆珂草草扎了个丸子头,素面朝天,吃着王岚给她买来的早餐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早已出去,只剩了她和明华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这小笼包挺好吃的,肉馅儿的,里面还有白芝麻,您要不要尝一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吃过了。”明华说,“许言臣最近可跟你联系了?昨晚我给他打电话,总显示对方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昨晚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点头:“他最近感冒咳嗽,让他回国也不愿意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惊觉刚刚的语气好像儿媳在跟婆婆告自己老公的状,突然被包子噎得呛咳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觉得这孩子傻得可爱:“吃慢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没有说什么时候回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非要服从安排去那么艰苦的地方,受伤了总该回国了吧?天经地义吧?我只是跟他爸提了提,人家说要公事公办。许言臣就更问不得了。”明华揉着眉心,“老的老的不听话,小的小的管不住,你说说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想了想:“您跟我爸的状态倒是很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看,我们家吧,我呢不听话,我妈常年不回家,我爸有钱不知往哪儿花,睡眠质量超级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被逗笑:“你妈妈干什么工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脑科医生。g市脑科南闻雅,不知道您听说过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有点印象:“是给小九她男朋友做脑部手术那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呀。我们家就是这样,我妈妈负责治病救人,我爸爸负责挣钱养家。您和许叔叔只是颠倒过来而已。”陆珂喝完最后一口小米南瓜粥,抽了张纸巾擦嘴角,“人生不就这样吗,互相迁就一下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迁就不下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拍两散嘛。”年轻人总是比较果决,“凭啥老让咱们女同志迁就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笑起来:“你说的有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,她习惯于迁就许致安,两人总是分散了又重聚,相见后再别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要提到一拍两散,她愿意,那人却怎么也不愿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又多了个离婚冷静期,连法律都在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时间劝劝他早点回来。”明华说,“我也不怎么想管他,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,但前提是得有命在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未必听我的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挑眉:“我等着看你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送走明华,陆珂收到黄时雨的微信:“聊天记录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十点半了姐姐!早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时雨:“我是盛远川,她还在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!!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拉黑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时雨:“别多想,昨晚她关机赶稿,后来我催她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单身好,熬夜熬到猝死,都没人管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去拍戏的路上,绵延数日的阴天突然放晴。

        报亭老板正把今天的报纸摆出来,陆珂多看了两眼,目光便停留在国家日报上。头条版面右下角有尼格尔局势的社评,署名……许言臣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扫码付了钱,买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