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第38章 凡夫 许长老今儿开窍了?

第38章 凡夫 许长老今儿开窍了?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对着玻璃门外吐舌憨笑的许巨巨拍了张照片,发给许言臣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冲动的惩罚。[图片]”

        发完觉得肚子有点饿,又补了一条:“今天吃饱没?要不要加餐?我打算弄点夜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婚宴流程繁琐,不光新娘新郎吃不饱,伴娘伴郎也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墙之隔,许言臣拿出之前留下的存货。那些保质期短的东西,他走之前都寄给明华了,只留了一把面条、一瓶油和一袋盐。

        为的就是万一突然回国,能有东西果腹应急。

        餐厅吧台椅上的手机总是震,他拿过来扫了眼,回复:“你会做饭?”

        夜宵?像之前在这边时发给他看的那一坨紫绿色面条?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回得很快:“要不你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做饭不重要,重点是见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看了下桌上那点东西:“我这没什么食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有,我拿过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给她开门,见她只拎了一个小袋子,问:“就这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够吃够吃!绝对够!”陆珂自来熟地换上一次性拖鞋,从袋子里掏出两包螺蛳粉,两根火腿肠,递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以为她会带点青菜和蛋之类的过来,见是螺蛳粉,握着她双肩,把人转了个方向:“太臭。自己回去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哎哎哎乱叫,到了门那里,死死拉住门把手:“好吃!你尝尝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许言臣伸手去掰陆珂的手,“想来聊天可以。你自己在那边吃完,洗好澡刷好牙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眼见着门快被他打开,当机立断,松手抱住了他的胳膊:“你这样说,我会想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许言臣被她胸前的绵软蹭得思绪停摆,一时间没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长老今儿开窍了?想让我洗白白刷香香再过来?嗯~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一向是什么虎|狼之词都能说出口的,那个暧昧非常的“嗯~”刚说完,她满意地看到许长老的表情有了轻微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姑娘家……”许言臣抽了下胳膊,没抽出来,“你先松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就不是讲道理的时候,陆珂无赖地抱得更紧了:“你陪我吃粉我就松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叹了口气,哑声:“你不松手我怎么刷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眉眼弯弯,跟着他一路来到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厨房窗明几净,料理台空无一物,冷锅冷灶,显出几分冷清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有条不紊地做着准备工作,陆珂拿了个围裙过来,戳了戳他劲瘦的腰:“低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被戳过的地方像被毒蚂蚁叮了一口,酥痒在血液里弥漫。许言臣闭了闭眼,忍住了把她打包扔出去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点呀。”陆珂催促,“你这白衣服,一会崩到油不好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依言低头,由着她把围裙套在他身上。陆珂又绕到他身后,双手从他腰侧捞过围裙系带,在身后打了个蝴蝶结。

        煮螺蛳粉是个很简单的事儿,按照说明操作,熟了便可,不需要任何厨艺。

        放笋包和汤包时,许言臣把油烟机的档次选到最大,仍嫌不够,把厨房的窗也打开,又从置物柜里拿了两只口罩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长这么大,头一次见有人戴口罩煮螺蛳粉。她在油烟机大功率的轰鸣声中笑了一阵:“你这就是格局浅了。良药苦口,逐臭寻香,懂不懂?人生的滋味又不是只有酸甜苦辣。你参悟参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只露出眼睛,被熏得没心思跟她贫嘴:“辣椒油放多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不太能吃辣?放一小半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说着,餐厅传来视频通话邀请铃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正忙着,腾不开手,指挥陆珂:“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密码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5853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输入密码,辨认了一下左上角的名字:“蜡笔小新头像的——尼*小陈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尼格尔大使馆的同事。你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泄露你们的工作机|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。”许言臣大概知道小陈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陈跟未婚妻例行请安之后,想到了同样回国的许言臣,出于同事之谊,打个视频过来提醒他快趁着回国的时间找找女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视频接通的那一瞬间,小陈的心脏差点停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不是许言臣那张冷淡的脸,反而是一个笑靥甜甜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容貌昳丽的……女明星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陈闭上眼睛再睁开,闭上眼睛又睁开:“我的妈呀!我打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你妈。”对面朱唇轻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!!活的!!!”小陈神智回笼,“弟妹好,我弟在干嘛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对这个称呼很满意,镜头转向许言臣:“他在煮夜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陈看到戴着口罩的许言臣,艰难开口:“不知道还以为是煮屎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陈:“我弟手艺不错的,之前部门聚餐,大家都迷上了他的烤肉——你们到底在做什么生化武器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螺蛳粉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陈:“沃特??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陈:“弟妹你方便换个房间吗?我跟你讲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一只手关火,腾出手来拿手机:“没事就挂了,别听他胡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抢先一步,如离弦之箭冲到书房,顺手把门带上:“快说快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兴奋至极,感觉即将听到什么秘辛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陈轻咳一声,打算将前尘娓娓道来,陆珂听到门把手拧动的声音,催促:“快点他快进来了你三句话说完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陈:“在使馆宿舍有同事煮螺蛳粉整层楼都带着碗过去蹭饭!只有许言臣被那味儿熏得受不了连夜去酒店开房住了两天才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气呵成,陆珂还没来得及反应,许言臣开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陈:“两句话说完了,我挂了啊哈哈,你们晚上多吃点哈,吃饱了好为国家做贡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挂断之后,问许言臣:“他说的什么,什么贡献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避而不答,转身出门:“面快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紧跟:“什么为国家做贡献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停下来看着她,目光灼灼,在她好奇求知的眼神中开口:“光盘行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尼格尔大使馆。

        同事路过,见小陈魂不守舍,一拍他的肩:“去个茶水间回来失恋了?被退货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陈猛得弹起来:“瞎说什么!我是震惊!咱异地恋阵营再添一员猛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?谁?”周围竖起几双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的高岭之花许秘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嘁——不可能。”众人一脸上当,瞬间该忙啥忙啥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!鳖走啊!我说真的!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挑了一筷子粉,吸溜,打了个抖:“啊!嗦粉就是快乐~”

        螺蛳粉袋子上写着【可可家】,许言臣突然想到陆珂的粉丝群名——可可家的螺蛳粉很好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螺蛳粉是你家开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是啊。我超爱吃,我爸就开了家店。配方照着我的口味改良了。后来火起来了,就开了厂,现在线上线下都有——你刚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,你能不能摘掉口罩?”陆珂说,“你这样我吃着都没食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喜欢吃吗?锅里还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会吐的。”陆珂放下筷子,跑到厨房给他盛了一碗,顺便把他的口罩往上捋了捋,只露出嘴巴,她夹了一条粉放在勺子上,“真的,你尝一口,新世界的大门就此打开,乖,张嘴,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就一口,然后别再烦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说好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低头吃了那勺粉。陆珂满眼期待地看着他,见他没什么异状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帮我拿双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有吗?”陆珂定睛一看,刚才喂他用的筷子是自己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默默放下:“啊哈,晕头了,我去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却突然伸手:“算了,这个给我用吧。你再拿双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静默吃粉,陆珂面上像敷了层腮红,额头微微沁出汗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吃得比她快,没多时就解决了一整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辣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摇头,往嘴里机械塞粉,像个无情的干饭机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为什么能面无表情地用她的筷子吃饭?洁癖此刻退隐了?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打断了她的神游天外:“吃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刷碗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??”陆珂满脑袋问号,“你的绅士风度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不是淑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刚吃完饭,总得休息一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的手搭在桌面上,干净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抬眼看了看对面墙壁上的挂钟:“聊聊,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抱臂闲散地向后靠在椅子上:“呦,您还按时计费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显然是个高效党,不会让一秒钟的光阴虚掷,开口就直击重点:“你之前说打算参加国考,刷题刷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迷茫:“……我说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你要进外交部新闻司。”或许他们可以成为同事,驻外也能去同一个国家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在他的黑眸中看到了坐姿不端、态度随意的自己,抿抿唇,坐正了:“我下载过刷题软件,但是你知道的,写申论作文真是要了我的老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仿佛在跟导师汇报项目进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从明天开始练习申论。”许言臣说,“不用太长时间,每天抽半小时,就社会热点话题写出自己的感想,能写多少写多少,然后发给我。我帮你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行测也需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没问题。”陆珂逃也似地起身,“我去刷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看着她的背影,无声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刷完碗,时间已经十二点:“我回去啦,明天还有通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尼格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周六早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,要多久再回国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见她极力装作轻松自然满不在乎的样子,揉了下她的脑袋:“又不是不回来了。快回去休息吧,不然明天给台本你都记不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陆珂说,“我最近通告满,到时可能没时间去送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洗了个澡,靠在床边看《了凡四训》时心想,螺蛳粉的味儿倒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人走屋静,满室都是她喜欢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突然想起那双有些失落的眸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刚看完的书页恰好停留在那句:“我待汝是豪杰,原来只是凡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回房后,刚才的那份失落劲儿早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拿出一张纸,写上5853。

        咬着笔头想,许言臣的密码,和什么有关呢?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他的生日,也不是自己的,上网搜了一下明华的百科资料,同样不是明华的生日。

        困意慢慢染上眉梢,她握着笔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所说的第二天的通告,是一档国民综艺,《快乐对对碰》。

        献礼剧《牡丹盛放时》一经播出,收视不俗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一刷二刷还不够,还有带动朋友、家人n刷的。官媒、微博、颤音、朋友圈随处可见截图和短视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献礼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头一次知道年代剧其实也可以这么吸引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影帝影后顶流小花都有了,剧组是良心剧组,文老爷子的收官之作,能不支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生晚了,欠文导的收视率,现在补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以正剧身份,力压古偶现偶和国外引进剧,成为年度精品爆款。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,但《牡丹》做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剧组趁热打铁,精挑细选地接了几个综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、时简和骆相闻都上过《快乐对对碰》,只不过当时陆珂和时简一个剧组,骆相闻与白瑶是另一个剧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还打擂台,现在却成了队友。而白瑶,从文导的剧组里被开除之后,只能接一些小广告,再也没有了上热门节目的资格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氛炒得很热,进入快问快答环节,主持人光哥问题也都很犀利,问陆珂现在对当时“起码拿几个影后”这句话怎么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不想拿影后的新人不是好新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光哥看手中的提词卡:“那沟通失败那次,最后文导怎么原谅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脸皮厚呗,负荆请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光哥:“之前在尼格尔,大使馆秘书救了你一命?听说你们还是学长学妹?今后会不会有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台本上没有的题……虚虚实实,假假真真,节目组通常用这种方法增强节目的真实性,希望这样能和嘉宾擦出火花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国家认证的英雄,我单方面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观众席炸锅了,起哄声和欢呼声盈满耳畔,时简向陆珂投来个“你行你真行”的眼神。倒是骆相闻若有所思地盯着地板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坦坦荡荡,面容皎洁,衬得身上的白裙几乎失却颜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节目最后,主题曲唱到尾声,有歌迷抱着一束白玫瑰上台给骆相闻献花,骆相闻突然举着玫瑰单膝跪地,看向陆珂:“国家的英雄离我们很远,但我可以做你的英雄。考虑一下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示爱让现场炸开了锅。饶是老话筒光哥也有点控不住场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退后一步,着实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反应一向快,笑着说:“这花挺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却没伸手去接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手里的玫瑰一直举着,固执得有点天真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背过身:“周绍钧,跟你说过多少次了。我心里只有国家、只有外交事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用了剧中的台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摄像机拍不到的角度,她看了时简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时简接收到求救讯号过来圆场,扶住他的手臂,暗中用力:“绍钧,天下女孩千千万,哥再给你介绍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叹了口气,借力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真过头了,不审时度势,就是不知好歹。他不想在陆珂那里彻底变成个令人讨厌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节目尚未播出,一些小物料已经在粉丝群里悄悄流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期节目太有东西了,看完我又刷了一遍小牡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虐恋情深,相生相克yyds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骆好坏我好爱!可惜小骆心有所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骆对可可是单相思,可可对许秘书也是单相思。苍天饶过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!扛起相生相克大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期节目真的能播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?宣传牡丹而已。应该都是有台本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着不像。可可有点慌了,给时影帝使了个眼色。yysy,时影帝反应真的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节目过后,陆珂跟王岚提了这事,希望由公司出面让节目组把骆相闻表白这段删除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进娱乐圈只想干干净净地拿个影后,再把奖杯漂漂亮亮地放在许言臣手里,告诉他“是时候了”,不想有任何不必要的绯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岚问节目组要了样片,看完之后:“这段没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毁我清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岚:“稍等,我请示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知晓明华对陆珂莫名的偏爱,王岚带着样片去了董事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听完来龙去脉,让秘书把样片投影到大屏幕,当看到那句“国家认证的英雄,我单方面可以”时,唇角微勾。看到最后,骆相闻向陆珂表白,明华笑出声:“现在的年轻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要跟电视台那边沟通,把最后部分删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必要。不是圆回来了嘛。”明华说,“正好对剧也是个宣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岚:“许理事要是看到了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“那不更好吗,就该让他有点危机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