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第39章 考察 怎么一言不合就要亲亲呢!

第39章 考察 怎么一言不合就要亲亲呢!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本来以为,就算她没能成功让节目组删掉,骆相闻那边肯定会想办法,毕竟骆相闻多少是个顶流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放心地继续看王岚给她的几个剧本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悬疑片《幻境之镜》,一个文艺片《刺梨》,还有个商业喜剧片《惊喜约会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花了一整天,把三个本子都看完了,对选哪个仍拿不定主意,喊了许言臣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选一还不容易?”许言臣拿了其中一本翻看,“高考选择题选项都比这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盲选我会,但是想选个好的很难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看剧本的空档,陆珂从网上买的蔬菜肉蛋也都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能做的先做上,淘米放在电饭锅里蒸,把菜洗好,肉简单冲了下,喊许言臣过去做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吃人嘴软,你吃完饭就得帮我选。”活脱脱一个女霸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只出食材?”许言臣把肉切成肉片,动作熟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怕亲自做饭会把你毒死。”陆珂说,“看得怎么样?你觉得我适合接哪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几个本子质量都不错。”许言臣示意她将黄酒递过来,“看你想要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懂。你帮我分析分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般来说,想从电视剧向电影转型,都会先从接商业喜剧片入手。对演技的考验不大,但同样,对提升演技的帮助也就没那么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悬疑片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悬疑片吸引眼球,但是非常考验演技。不是很适合新人。好消息是,导演是严明,或许有救。”基本上在严明那里待过的演员,演技都有质的飞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严明比我师父还严格吗?”这名字听起来都像教导主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。”许言臣之前在明华娱乐恰好见过严明试镜的现场,好几个女演员红着眼睛出来。在他手底下演戏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个文艺片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肉片下锅,激起油花,和青椒一起爆出香味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颠锅的姿势像个大厨:“文艺片票房一般比不上商业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知道这后面肯定还跟着“但是”,不等他说完:“文艺片容易拿奖!还能磨练演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自己有想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接《刺梨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菜一汤。清炒油麦菜,老味肉片,荷塘小炒,西红柿蛋汤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做的米饭放的水多了,有点像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毒不死人就行。”许言臣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对那道有点酸的老味肉片情有独钟,被许言臣提醒了好几次:“也吃点青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油麦菜味道也不错,但是是用蒜爆的,她怕吃过了嘴巴有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好吃。要不你包点饺子放在冷冻里,你不在的时候我还能下。”说着突然想起来树叶书签的事,“你还说回国给我叠树叶呢,哪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秋天了,树叶都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来你有没有听说尼瓦的消息?他怎么样?”陆珂说完就感觉自己问了句废话,“傻了傻了,大使馆工作那么忙,当我没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自言自语:“等有时间,尼格尔局势好起来,我得去看看他。这孩子别被我吓出心理阴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低头吃米粥,隐没了曾复杂过一瞬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尼瓦全家死于一次轰炸。因为尼瓦的外祖母是c国人,大使馆也接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房屋都被炸断半截,血、断肢和脑浆混在断壁残垣里,入目皆是残破。尼瓦被父母护在身下,可惜一家五口没躲过炸弹的威力,那具瘦小的身体也已经凉透,大眼睛仍睁开着,只是没了焦距。

        尼格尔警官把这户的证照递给许言臣,证实死者身份。有片树叶在房证的塑料夹层里安静地躺着,岁月静好,与世无争。与现实照衬,是个极大的讽刺。

        尼瓦的父母去世前紧拉着手,替他们收殓尸骨的人费了很大劲都没能他们分开,最后只能用一个裹尸袋装了送去火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小裹尸袋被运上车的那一刻,陆珂发消息过来,说被文导教训了,白嫩的手心一道红痕,牵动了他在灾难面前格外敏感的神经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国见她的想法,无比强烈。

        饭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翻看着《刺梨》的剧本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刷过碗,在客厅铺了张瑜伽垫,打开电视边做有氧运动边看综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打开就是《快乐对对碰》,她看了会儿,待到许言臣从书房出来,节目已经放到了快问快答环节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一个鱼跃弹起来,四处找遥控器:“别看!要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看来里面有什么不适合他听的。许言臣原本没打算看,见她反应这么大,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光恰好看到沙发扶手上的遥控器,不动声色地侧身挡住了陆珂四处梭巡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视里,光哥问到两人有没有可能,陆珂那句“单方面可以”被节目组简化成【我可以】并做出了巨大的爱心特效,时间轴被拉长,配乐“因为爱情”恰到好处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长腿一迈,坐在沙发上。陆珂终于想起做瑜伽之前把遥控放在了哪里,结果左看右看没有一点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遥控器在许言臣口袋里安安分分地躺着,暂时不打算重见天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费劲了。”许言臣叫停她打算去关电源的动作,“已经播出了,我想看在哪不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想想也是,反正该删的都删了,最羞耻的地方也已经被他看完。转身去冰箱:“要不给你开瓶啤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冰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把两杯冰水兑啤酒端过来时,许言臣仍坐在原地,气场却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的闲适自在变成低沉无言,他一动不动,像尼格尔那座终年积雪的艾尔皮斯山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视上,骆相闻正单膝跪地,玫瑰洁白耀眼,少年神采飞扬,字幕加大:国家的英雄离我们很远,但我可以做你的英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笑着接话:“这花挺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关键时刻,画面戛然而止,插播广告:“痛痛痛!贴贴贴!早贴早轻松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力海苔,黑麦脆脆!我喜欢~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胡特么剪辑!辣鸡节目组!

        回头对上许言臣黑沉的目光:“花挺香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灌了口冰啤酒:“下次见到这人,你告诉他,国家的英雄离你不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眉宇间烦躁明显。他本以为陆珂的追求者起码会按正常步骤来。这个毛头小子是谁?当谈恋爱还是求婚呢?大庭广众之下,公开玩弄感情!

        冰酒划过喉咙,喉结上下滚动,陆珂看着严肃的他突然觉得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字面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语文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放下杯子,拍拍身旁空档:“过来,我给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不知道自己过去的时候有没有同手同脚。现在她无暇多想,脑子里虽然乱轰轰的,实际却什么具体内容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乱又空、神游太虚之际,听到许言臣说:“离你不远的意思就是,我数到三,你不说话,我就亲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怎么一言不合就要亲亲呢!陆珂不由自主咽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??”一呢?二呢?

        看了眼许言臣那性冷淡的面容,目光闪幽幽地定格在他唇边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连对视都不好意思,但不得不说,她很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晚上吃蒜没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被许言臣用唇堵住,她的后背触及柔软的沙发,双手揪住了他衬衫的腰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羞于承认这是她的初吻,假装很懂的样子张嘴伸了一点点舌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信息素相互吸引,于亲吻中沟通思想交换灵魂,甜美亲密又致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得到信号,右手捧住她的后脑勺,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束后陆珂的丸子头已经被蹭成了狮子头,她解开皮筋随手捋了把头发,眼波如水风情散乱:“追了你这么久都没答应,现在闹哪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面色从容:“这就是你的追法?刷学习强国?还是疯狂拿奖?还是追到综艺上去说别人的花真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然呢!就这样追怎么了……我又不知道怎么追人!我第一次追人!我哪来的经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受不了这样的直球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视上传来陆珂严肃正经的声音:“我心里只有国家,只有外交事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实中,许言臣笑言:“只有外交事业?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要和外交官谈恋爱?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炸了:“起开!啊烦不烦烦不烦?早干嘛去了?别人一追我,你反应过来了?你这是侮辱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头至尾我有没有说过‘我不喜欢你’之类的话?”许言臣紧了紧手中她纤细的手腕,补充,“下得了厨房,选得了剧本。内外兼修,错过后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倒挺会自卖自夸。陆珂嘴角有些想上挑,又死死压住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吧,许言臣,你迟早要栽在我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花言巧语的话术,我才不信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珂,我认真的。”许言臣一向淡漠冷静的眸子炽热直白,那深不见底的浓厚感情让陆珂突然间张口结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叫我大名,我心慌。”陆珂还在恍惚,自打回国看到黄时雨和许言臣的聊天记录以来,她就一直飘在云端。许言臣的糖衣炮弹来得太早也太突然,让她更是感觉身处的环境都不真实起来。她不会是早就死在尼格尔的那场劫难里,现在只是个魂魄吧?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也不逼她,只是长臂环住沙发,堵住了陆珂的去路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抬头,最近总爱倒睫,睫毛往内长,如今痛痛痒痒的,跟他对视时像是直直凝视着日光,刺眼得让人想流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。”许言臣这回知道让着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得考察考察你。”她说,“你现在是没有名分的。就像你们公务员常说的那个,试用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随时欢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每天的陪伴必不可少,我的信息看到要回。不能忙到凭空消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没什么了。”陆珂傲娇起来,“我最近也很忙。你该走就走你的。好了,你回去吧,我得看剧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要铆足劲儿拿影后,等许言臣转正的时候把奖杯颁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隔壁,许言臣面色沉郁,给王岚打了个电话,要求把强伟调去给陆珂当助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岚:“强伟现在是明华娱乐的金牌经纪人,现在骆相闻有意跟咱们签约,是强伟在接洽,您看我要不要和明董汇报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不用。你直接换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换人?换谁?换强伟还是换骆相闻?

        那边只余一阵忙音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岚是个公事公办的人,转头去了董事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听说这事儿,放下手中的文件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:“你手机开了通话自动录音吧?发一份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看到面冷心热的狗儿子彻底失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王岚没忘了自己的本职,“那这事您看—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强伟当经纪人吧,小骆那里你去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接到许言臣的电话时同样一头雾水:“我去给陆女神当经纪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想当卧底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:“不!我不想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这是公司安排,等会岚姐会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:“……你莫不是我失散多年的弟弟”强盗”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之前不是总看立秋?机会给你了,不要我就找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呛了下:“行。怕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再有人跟陆珂表白,你及时汇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:“好说好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《牡丹》被c国中央台联播频道表扬,文从野导演于次日清晨在睡梦中溘然长逝。

        剧组全体发博默哀缅怀。

        春华v:恩师一路走好!爱与感怀长铭在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时简v:痛别恩师,常思教诲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v:文导一路走好[蜡烛]

        陆珂v:到现在依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失去良师的滋味痛彻心扉,不再有人像亲爷爷一样在我迷茫时指点我,在我陷入困境时拉起我。竹棍还留着,您却走了。总感觉还会再见到您,再听您教诲……[图片][图片]

        牡丹盛放时v:昨天牡丹突然反季开花,花色清幽,花香馥郁,本以为奇迹将至,谁知是一场离别。您成就了牡丹,牡丹送您一路走好![图片]

        c国官媒发声,文从野先生为影视事业奋斗终生,栽培知名演员无数,作品总是贴合实际顺应潮流,又不妥协于市场和资本,所出全是精品,无一烂片。孜孜一生,不知疲倦,牡丹真国色,文老高风存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作为文导的关门弟子,和时简春华他们一样,要去文导家中哀悼送灵。

        强伟开车送她前去,陆珂报了地址,强伟熟练地从最近导航中找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随口问:“你去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:“是啊。许公子让我给文导送过几味中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忆了下,补充:“好像是挺贵重的中药,市面上难找到真品。我看文导的夫人收到时挺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问: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文导的身体,难道早就透支了?那她更不该在片场直接跟文导顶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概……就是你在片场被爆对文导不尊重那天……”强伟对此印象深刻,“那天我正在公司联系媒体处理舆论,许公子突然打电话过来,让我去城南的一家医馆取药,然后送到文导家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更巧的是什么,我送过药回来,发现那些大咖都替你说话了,连文老爷子都替你发声,舆论危机不攻自破。”强伟提到这依然情绪激动,“天底下哪有那么巧的事?说你俩没一腿我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许言臣和文导很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想他是谁的儿子?怎么可能不认识文导?说不定小时候还被老爷子抱过呢。明华娱乐可是《牡丹》的最大投资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惊雷在陆珂心中炸响,她把来龙去脉串了出来。所以,当时接到文导的试镜邀约,很可能就是许言臣推荐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想去尼格尔的是她,但真正递了梯子,促成这件事的,其实是许言臣?

        车子稳稳驶到文导家中。前来吊唁的客人不多,但个个都是知名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原本打算问问师母,只是今天确实不是个好时间。她把问题咽进肚里,一抬眼,就和一身正装的许言臣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极其私人的追悼会,许言臣能来这里,和文导的关系一目了然,再问什么就显得多余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把怀中的牡丹递给文导的夫人,喊了声文奶奶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是昆曲大家,端庄优雅,见到许言臣时却不再体面,握着他的手哭了一会儿,许言臣轻拍她后背安慰:“爷爷走得安详,没有受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止住抽泣,看到陆珂时,招手让她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走到师母面前,说了声节哀顺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众人心里都清楚,顺变或许容易,节哀真的很难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却把她和许言臣的手握在一起,老人手掌冰凉,眼神寂静,似乎想说很多,最后只有一句:“你们好好的……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答应着,和陆珂一起帮老太太招呼来吊唁者,大小事宜,安排妥当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之前他刚去过外交部,递交了提前结束任期的申请。按照正常职业规划,在一地使领馆要待满三年,方可转任。他不喜欢半途而废,但一见到陆珂,很多原则都大大打了折扣。

        相处秘笈第四条,要有共同规划,尽早结束异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