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第53章 追爱 爱情逐渐热切的征兆

第53章 追爱 爱情逐渐热切的征兆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写完一百字提纲有点困了,突然感觉似乎被人搂紧,她强撑着上下打架的眼皮问:“明天去哪约会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都给你安排好。”许言臣轻拍她肩侧,声线柔和,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晚安吻。”意识快迷糊了,还没忘记嘟起嘴索要福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平时做事明亮坦荡,就算要索取什么,问的时候都格外霸气。这种困极了露出的黏人模样就显得特别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唇角凝挂着些微笑意,欣赏着她撒娇的样子,还没来得及动作,整个人被她大力拉下去,他紧急撑住身子,才没砸到她脸上。下一秒,右脸被响亮地‘啵’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满意了,松开他:“收工睡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沾枕头就睡着了,一只手还搂着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把滑落在她腰间的夏凉被往上拉了拉,像个操心孩子学业的老父亲那样,用左手拿笔在她写过的提纲上加了几句关键词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鸟鸣急急,凉风阵阵,陆珂醒得很早。

        客厅里的电视正放着晨间天气预报,气象台发出蓝色预警,今日午时暴雨。

        茶几上是昨天她写的申论提纲,论女大学生被拐卖事件始末。旁边是许言臣加上的几句批注,都是她漏掉的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奇怪的是他的字不像平常那般好看,就像是惯用右手的人用左手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把吐司片放进烤箱,芝士和面包升温的香气逐渐充斥整个客厅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动了动鼻子,喊他:“吐司烤久点儿啊!微黄的那种,焦焦脆脆,可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点小要求很好满足,许言臣答应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,烤箱叮地一声,陆珂趿拉着拖鞋跑过去,见他戴着厚厚的隔热手套去拿烤盘,心动不已,跃跃欲试:“我来吧,让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摘掉手套给她。陆珂自己取出烤盘,用食物夹把吐司夹到餐盘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挺好玩的,再烤一盘吧?”她说,“你教教我怎么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无油烟,易操作,不容易长皱纹。学会以后除了微波炉,她又有了一个新技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合作洗切西红柿、紫甘蓝和生菜,又拌了个蔬菜沙拉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早设定好的豆浆机停止运行,他把豆浆倒在碗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往芝士吐司片上抹花生芝麻酱,边抹边吐槽:“写申论写得头秃。我问了春华姐,她光凭本能就能把角色演得入木三分,是我智商出了问题还是情商不够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正好,加点花生酱,补补脑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在餐桌下踢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不是分析过吗?有的人是老天爷追着喂饭吃。”许言臣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我喜欢自己从老天爷那里抢饭。那更香。”陆珂活这么大,小毛病不少,但她自认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头硬如铁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几句斗嘴,早餐氛围还算和谐。

        雨已经开始下,水幕从梧桐叶上刷刷落地,远处被雾染得难辨深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雨了。”陆珂站在窗前,探头去看,眸中难掩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约会,偏偏碰上讨厌的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大三那年,许言臣出国。他走的那天h市也是雨天,陆珂在宿舍待得心烦,开了一局游戏结果被对方血虐,干脆换上跑鞋去操场跑圈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时雨的人工耳蜗和助听器都需要防水防潮,撑伞追过来时,陆珂已经在操场跑了五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回去吧陆大美,你身上都湿透了,淋雨别再发烧了。咱们快期末考试了啊!高绩点你不要,最起码不能挂科吧!”黄时雨隔着雨帘大声劝她,试图把一米七几的她兜进伞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!”陆珂也超大声,脚步不停,“别管我,我今天就想矫情一把!我不爽!需要被淋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我把你现在落汤鸡的样子录个视频,发给许巨巨,看他会不会调头回来找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抹了把脸上的雨水:“你敢!发了咱就绝交!”

        风越来越大,黄时雨手都撑酸了:“咱打个商量行不行?你跑慢点……我跟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不但不停,反而开始加速:“你别跟了。我烦着呢。不想误伤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怕被拍下来放到论坛?”黄时雨对学校论坛的八卦帖有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暴躁:“这么大的雨哪个煞笔会来操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黄时雨没再说话,静伫雨中,等她冷静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的雨就像今天这么大,不过当时秋雨连绵,离别的伤感如影随形,而现在是春日喜雨,那个远渡重洋的人如今已经回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起我出国那天h大运动场的雨了?”冷不防地,许言臣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后背发毛,震惊外加尴尬占据全部思绪,她窒息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盛远川当时给我发消息,让我劝你冷静点,不要再折腾他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把抱枕挡在脸上,往沙发上一躺:“就犯过一次傻,还被所有人知道了,没脸见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怕她把自己憋着,拿下抱枕:“后来没发烧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身体倍棒。”陆珂想到那时候中二的样子,五味杂陈,“那次期末考试还拿奖学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想发场烧长长记性,高温杀毒,把他像病毒那样给杀掉。结果外表跟没事人一样,只有她自己知道内心伤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陆珂不是沉溺于往事的人,再尴尬的过去她都能坦然面对。也正是心脏足够强大,才会支撑她喜欢许言臣这么无情且成熟的男生这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留了点后遗症,之前的明追暗恋太酸太苦,真正在一起之后,总想找点甜份,把过去的不甘和委屈都补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来换情侣头像吧!”她坐起来,满脸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的纯黑头像被父母亲戚朋友吐槽过很多次,别人看着不得劲,他自岿然不动。但今天他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找出黄时雨照着之前《没有硝烟的战场》放出的官宣图画的两个可爱的卡通版头像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没有别的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不喜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这是施叙泽,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那我这还是邹幼真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望着对方,看了一会,陆珂先缓缓笑了:“你不会还吃施叙泽的醋吧?因为我喊他先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眸子弯弯,瞳孔深处好像含了星。身上是淡淡的jurlique精油味道,凑近他时,气氛暧昧滚烫。

        亲吻,然后交心,是爱情逐渐热切的征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被吻得呼吸不畅,面庞微红,终于得以喘息片刻,她问:“我得到你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之间,难走的路都走完了,剩下的都是康庄大道。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不能多说点字?”陆珂对着他肩胛处捶了一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花言巧语都是虚的,做出来才是真的。”昨晚,许言臣又问了尼格尔使馆的同事小陈,戒指已经快做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倒是做啊。”陆珂说,“今天不出去约会吗?我不想一整天都呆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她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。什么时候华安城的宿舍也可以用“家里”称呼了?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曾经说过他是不婚主义者,那时她觉得结婚证只是一张纸而已,只要能在一起,不结也罢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时期就想恋爱,不结婚也没关系,没名分也没问题。现在大了,给闺蜜当过伴娘之后,对婚姻开始有了深切的向往和羡慕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没能走神太久,母亲南闻雅的电话来得恰是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a市机场了。正准备打车去你那里,把地址定位发给我。”南闻雅的声音温柔知性,恰如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爸不是说你过几天才来吗?”陆珂匆匆站起来,小腿撞到茶几,痛得呲牙咧嘴,“你在那等我们,我过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敏锐地听到那句关键词:“我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大嗓门:“我谈男朋友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的性格随了陆鸣,风风火火,大大咧咧。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轻咳:“是高二那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的少女时期,曾经半夜痛哭出声,南闻雅从主卧来到她的小卧室,陪她夜谈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的陆呦呦已经读了g市最好的高中,高二重点班,成绩常年名列前茅。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以为她是因为学习压力大,轻声劝说,细致开导,知心妈妈从心理说到宇宙,再说到生老病死,娓娓道来,说得自己都渴了,起身去倒水喝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却从陆呦呦口中得知,学习上没有压力,就是喜欢上一个男生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比她高一级,相聚上千公里,即将高考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嚎啕大哭:“他要是考上大学,跟别的女生谈恋爱怎么办?很多人大学都会谈恋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差点一口水喷出去。她自己开窍就晚,没法理解高二女生情窦初开的感觉,哄道:“不会的。而且,如果他喜欢别的女孩,说明和你缘分未到,你要耐心去等你那个对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哭得更厉害了:“我不要缘分未到!我就要他!我努力这么久就为了到他身边,但是他总是比我快一步,他——嗝,他要读大学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解决不了眼下棘手的局面,急呼陆鸣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鸣过来刚开始被陆呦呦满脸的眼泪吓了一跳,问清原委,老父亲暴躁了:“你怕他大学谈恋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du——嗝——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鸣:“就是恋个爱,怕什么,恋爱分手的多了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情绪又崩了:“不行,那,嗝——那就不是初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鸣紧急换方向:“……你信我,从你的描述来看,这个男生心气很高,不会很快谈恋爱的,所以你必须好好考试!高三一举拿下h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被他的一通描述说得心动无比,忘记了接着哭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鸣分析完毕,说,“你别的科目还好,就是语文有点拖后腿。为了以后写情书顺利,以后想他想得睡不着就去抄满分作文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: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,南闻雅终于要见到那个曾让陆珂彻夜痛哭的男孩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