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第54章 是我 帅吧?靠谱吧?万里挑一吧(一更……

第54章 是我 帅吧?靠谱吧?万里挑一吧(一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机场人来人往,南闻雅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待的时间,她给陆鸣打了个电话:“你姑娘谈恋爱了,这事你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鸣不以为意:“她上次跟咱妈说她和许言臣在一起了,老太太不信,我也不信,怎么?这又去诓你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“她说她和男朋友一会一起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鸣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试探着安慰:“自从她上大学,咱也不敢问她和那个男孩子怎么样了。现在修成正果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鸣:“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心里有点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夫妻俩双双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安城公寓内,陆珂催促许言臣匆忙下楼,一路科普着南闻雅女士这些年在脑科方面治病救人的光辉事迹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妈妈喜欢哪个菜系?听说g市口味偏清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们喜欢吃菌,红伞伞白杆杆,吃完一起躺板板~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说着,她还唱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见从她嘴里也问不出什么有效信息,索性专心开车。

        雨势渐小,还有濛濛雨丝,不时把车窗润上一层薄雾,又被雨刷器刮下去,世界恢复清明。路上车辆不多。过了一个红绿灯,陆珂问他怎么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算是转正了?”刚才她在她妈妈那里说的那句谈恋爱太过响亮,他想忽视也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算!我就是提前吹嘘一下,这是我作为考察官的特权!”陆珂把车载音响里的勃兰登堡协奏曲换掉,选了首摇滚,跟着摇头晃脑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把手机递给她:“看看想吃哪家餐厅,一会请阿姨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见家长一点都不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慌不慌不都要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那你到底慌不慌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我害怕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被他逗得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机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一见到南闻雅,就扑过去给她一个熊抱。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个头比陆珂矮一些,但气质沉稳端庄,优雅可亲。陆珂狂蹭她,后来发现自己身高太高,不太好蹭,转为抱着她胳膊:“培训提前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“没有,快忘记你长什么样了,提前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上前跟南闻雅打了招呼,接过她手中的拉杆箱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妈,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“看你们年轻人口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喜欢清淡的炖煮菜,但外面的饭口味重,提鲜的调料用得多,未必有陆鸣做的好吃,所以她对去哪吃、吃什么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是填饱肚子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提议:“去鸿福轩?网上说他家新出的椰子鸡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表示反对:“那没味道,咱去吃火锅吧?正好下雨降温了,吃点辣乎乎的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火锅气氛热闹,你来我往地捞菜添菜,最容易拉近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被许言臣驳回,还在南闻雅面前揭了她的老底:“你肺炎好了不到三个月,医生说饮食上最好还是注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视线投向女儿:“你什么时候得的肺炎?怎么没跟家里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们都忙,我说有什么用。平白让你们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忽视了她,和许言臣聊得热切,一路上两人从她平时干事激进不靠谱聊到她为了拍戏不要命,最终以“陆呦呦经常处于癫狂状态需要人管”的共识而告终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事实证明,老字号就是老字号。

        起码这顿饭南闻雅是满意的,最后上的那道椰子鸡选用的萨国白椰,佐以党参、黄芪、枸杞、大枣,清甜可口,抚慰了她从得知女儿谈恋爱之后心里的不安和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陆呦呦一直喜欢的男生,对方又那么优秀,两个孩子两情相悦,她也无需去摆未来岳母的谱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顿饭结束,南闻雅和许言臣互换微信,并且在陆珂的催促下把许言臣拉到了家族群里。

        【陆呦呦家族后援会】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群系统消息提示,“弦歌雅意”邀请“无事勿扰”加入了群聊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鸣:?

        奶奶:?

        爷爷:?

        外公:?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修改了群昵称,在里面发了一句:长辈们好,我是许言臣。

        奶奶:[语音]小雅,你见到许言臣了?是那个外交官许言臣?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是的。陆呦呦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[链接]许言臣,c国外交新生代力量!

        奶奶:我看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爷爷:我看行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:他还在试用期,我在考察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陆鸣:你就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奶奶:考什么察!免试录取!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比医院的同事早来两天,这两天就跟陆珂一起住在华安城公寓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进房间她就发现异常:“你这屋怎么像很久没人住?地板不干净,哦,就一双女士拖鞋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坦然:“我在隔壁住的啊,许言臣家在隔壁,他给我做饭洗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“你也学着分担些家务,别都让小许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他是亲生的还是我是亲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母女俩聊天的功夫,许言臣把陆珂的拖鞋拿了过来,地板也拖得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自己吃了家有贤夫的红利,对许言臣这种没有浮华辞藻,但会踏踏实实对你好的性格格外欣赏。

        晚饭由南闻雅主厨,陆珂帮她系上围裙带子:“你行吗?在家我爸都不让你下厨,就怕切到你的手,这双手金贵着呢,能救多少病人呢!要是在我这——啊呸呸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闻言主动说:“我给阿姨打下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也要帮忙,结果她刚开水龙头洗菜就自己崩了自己一身水,只能灰溜溜地滚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切菜切肉利落干净、厚薄均匀,拿惯了手术刀的南闻雅都挑不出差错,对他的好感又上一层。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未能免俗,问起许言臣父母的情况,得知许父是a市高官,心头一跳:“你爸妈见过呦呦吗?他们会不会对她身在娱乐圈有意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见过。”许言臣把切好的牛肉放进盘子里,“不会有意见,他们只会担心我不谈恋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明华自己就开娱乐公司,陆珂还是明华娱乐的艺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可能有意见?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接过盘子,把牛肉下锅翻炒。许言臣那边已经把西芹和百合备好,两人初次合作,配合得有条不紊。就像本来就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呦呦平时学习还不错,就是大三那年一时兴起去参加了音乐选秀,从那开始莫名其妙进了娱乐圈。我们家的意思是她开心就好,玩累了可以再去考个研究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知道那个“一时兴起”到底是什么来由。当时他出国,未对她的喜欢做出回应。小姑娘想站在耀眼的地方证明自己的魅力,这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又把西芹百合下锅,反应过来:“你说呦呦见过你父母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我爸妈很喜欢呦呦。我妈还是她粉丝,偷偷混在粉丝群里给她应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笑着笑着,突然想起很久之前陆珂问她有没有进自己粉丝群,当时应该是把许母当成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香气飘散,气氛融洽,许言臣想起什么,忍俊不禁:“我妈还是我俩的cp超话主持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挑眉,未来亲家似乎挺有趣。她关了火,接过许言臣递来的盘子,陆珂恰好换好衣服过来,要帮忙盛菜端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等着吃饭就行。”南闻雅嫌弃脸,“别一会再把盘子打了,晚上就没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从有别人家孩子做对比,看陆珂就越看毛病越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大咧咧,冒冒失失,直来直往偏偏还生着一副古道热肠,喜欢扶助弱小,爱好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能顺利地和许言臣在一起,南闻雅原本也觉得意外,但心里的问号自从见了许言臣本人就打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理智冷静,也就只有陆珂这种直白的性格能打动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唔!好吃!”陆珂吃着牛肉,问许言臣,“怎么样?我妈妈做饭好吃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点头。餐桌上的小碟子里是南闻雅从家里带来的醋腌小菜,开胃爽口,是他很久之前吃过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许,别光吃小菜,多吃点正菜。”南闻雅注意到他基本不碰牛肉,“吃不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。”许言臣目光柔和,“呦呦喜欢吃牛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从小就爱吃肉,无肉不欢。你也吃,你吃你的,别管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有大半年没吃过妈妈做的饭,尝到熟悉的味道,比平时多吃了一倍。还是南闻雅说晚上吃多了不好,让她节制点,才勉强打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歪在沙发上揉自己的胃,指指在厨房刷碗的许言臣,问南闻雅:“我眼光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向她竖了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帅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靠谱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万里挑一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“陆呦呦,你想问什么,一次性问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入股不亏,稳赚不赔,怎么样?是不是超级无敌爆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“行了行了,那么多名家散文和满分作文白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瞧瞧这生堆硬砌的形容词。超级,无敌,爆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意犹未尽,还想再说点什么,南闻雅提前堵住她的话头:“不用再半夜起来痛哭流涕了。等你回家让你爸做两个好菜,炒盘花生米,你俩再喝点小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厨房的水声停止,陆珂警觉地看了厨房门一眼,朝南闻雅竖起食指挡在唇边,“嘘,这事不要让许言臣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状态如常,看起来刚干完活,什么也没听见,跟她们打过招呼就回了隔壁。南闻雅去浴室洗澡时,陆珂收到许言臣的消息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半夜起来痛哭流涕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!!!!!你听到多少?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不多,超级无敌爆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我宣布你的试用期又延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母女俩舒舒服服地窝在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一个大骨架,硬是把自己塞在南闻雅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拿了多年手术刀,面对过形形色色的病人,练就一身亲和气场。两人天马行空地聊起天,南闻雅问:“你小闺蜜,叫黄时雨的,她爱人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远川的脑瘤手术是南闻雅亲自主刀,说南闻雅对他有救命之恩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好了。时雨怀孕了,双胞胎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“你羡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还早。当女人真的太不容易了,你不知道我小助理立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把立秋家里的事情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“她二姐需要帮助吗?我同事恰好是这方面专家,后天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等下,我问问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拨通立秋的电话,把母亲同事要来a市的事情说了。立秋说二姐已经动过手术,基本痊愈,前不久出院了。如果有异常状况,到时再请南医生的朋友给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重要的事情说完,陆珂语气不再那么正经严肃,却仍咄咄逼人:“不知道汇报一下现在的情况?我当你人间蒸发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太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再强调一遍,亲姐妹生病可以帮,但痊愈出院之后得让她自谋生路,不能赖在你身上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挂断电话,南闻雅出声:“陆呦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“有话好好说,不要总这样,明明为别人好,却总是用最决绝的语言说出来。这样别人就算心里知道你是善意,也很难感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但是她家情况复杂,立秋又太善良了,特别在意别人的看法。我语气不硬一些,她下次万一犯傻了呢。一大家子哪是她一个小姑娘扶得动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“原生家庭很重要。我看过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书籍,她这样的讨好型人格活得会很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想说说许言臣的原生家庭,再说说许言臣的不婚主义,看看母亲有什么看法,但看到她眼尾加深的皱纹,把一肚子的话又咽了回去,打开海淘购物软件给她买贵妇眼霜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坐在员工公寓里小公园的长椅上挂了电话,红肿着眼睛,她看了看远方的天空,黑漆漆一片,路灯的光线照射出许多微尘,还有一只不知疲倦往光源处硬闯的飞蛾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觉得自己就像那只蛾子,明明没有出路,还为着那片光拼命去撞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姐手术后康复情况良好,已经出院。她听了立秋的劝告,打算先在a市找个工作,同时恶补文化课,等能靠自己的力量立足,再想法起诉离婚,把孩子接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立秋觉得自己已经看到曙光,开始和强伟一起物色a市性价比较高的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远一点没关系,最好是学区房,三室一厅带电梯,不带电梯的要是二楼以下。两人都忙,强伟爸妈到时候要过来帮忙带小孩,两位老人爬不动高的楼层,膝盖会受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今天下午,她的梦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傍晚她刚好和强伟一起看房子回来,快递员说有一封写着立秋收的快递,刚才放在报箱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随口问了句是什么,快递员说是一封信,里面好像有个光盘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道谢,开信箱拿信上楼,强伟笑说“不会是可可和许公子的视频吧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用客厅的电视播放光盘,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看到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视频里只有酒店大厅的片段,立秋穿着白t恤牛仔裤进房,半小时后出来时脚步一瘸一拐,好像受了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上身多了件西装,看起来太大,很不合身。不知道刚刚在房内发生了什么。但两分钟后,一个提着公文箱戴着帽子口罩的男人从同一个房间里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男人全程没露脸,但视频中立秋的脸十分清晰好认。

        强伟看了立秋一眼,见她面沉如水,额上沁出冷汗,身体僵硬,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的手机有条陌生来电,她接了,设成免提。

        变声后的男音沙哑古怪:“视频看到了吧。不想让它全网流传,就照我说的去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证明不了什么。”强伟说,“搞这种下三滥的招数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听到他出声,毫不惊讶:“是强伟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心下一突:“想干什么你直说。别马了个币的整天崩闷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声音古井无波,甚至有些机械化,好像在读材料:“去查明华娱乐偷税漏税的证据。或者你手里艺人的黑料,品德不端、作风败坏等等,有什么发给我什么。这个视频原件事后我会发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:“我怎么知道你给我的是原件,万一你踏马留底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嗤笑一声:“又不是什么名人,事成之后,这段视频对我而言没任何价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抓住他口中的漏洞:“她只是个素人,你把视频发到网上,对你也没有意义。如果你想要钱的话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不等他说完,径直宣判:“你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本。邮箱会通过短信的方式发送到你手机里,三天之内,不见反馈,这条视频我还有更完整的版本,到时候各大平台疯传可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还想再说什么,那人已经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烟灰缸里满满都是烟头,房间内充斥烟味。强伟沉默很久,疲惫地抹了把脸,说了第一句话:“本来以为就是钱的事,花钱买断这个视频,一了百了。但现在很棘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什么想问的吗?”长时间的沉默让立秋心惊。她抿着唇,凭直觉觉得这事大概没法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视频都在这了。有什么好问的?”强伟抄起烟灰缸砸到墙上,“我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你还是为了你那吸血鬼一家子!你到底要为他们做到什么程度!”

        烟灰缸磕破墙皮,砸在地板上,晶莹的玻璃块碎落满地,连同着烟灰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若是温言软语地安慰她,她或许会没用到崩溃大哭,颠三倒四说不清事。因为这些年给过她温暖的人那么少,但凡有点关心,她很容易就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看到强伟暴怒,立秋反而冷静又理智,她问:“你觉得我跟为了钱跟人睡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血红着眼睛:“现在不是我觉得不觉得。是这个视频放出来,你的清白就没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清白……立秋苦笑,离结婚只差临门一脚,毁在这轻飘飘的两个字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分手吧。”立秋状似轻松,还能开得出玩笑,“幸好我们都不主张婚前性|生活,你还可以把处|男之身留给你未来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完转身欲走,胳膊却被紧紧抓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强伟气势颓了,他动了动嘴唇,艰难开口:“我没说要分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解决这件事,不让任何人知道。”强伟说,“尤其是别让我妈知道,她是老师,教了一辈子的思想政治,最看不惯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强调:“处理好了不会影响结婚的,不会影响我们九月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那这件事就一辈子是你心里的一根刺?我在你们家就要一直矮一头?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放手吧。及时止损,对我们俩都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再走,强伟没有去拦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走得潇洒,出了员工公寓楼,才发现自己无处可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亲人没有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偌大的a城,万家灯火,没有一盏属于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腿和思维一样不受控制,重若千钧,她木讷地走到公寓楼里的小公园,在长椅上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有个员工因为婚姻家庭矛盾想不开,在小公园里的那棵树上上吊了。这会不知是谁想要纪念那个人,在树上系了几条白丝带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愣了一会,隐约发现白丝带上好像有字,便走过去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条树枝有点高,她踮起脚去够。

        腰间却突然一紧,她被人死死箍着像搬麻袋那样搬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年纪轻轻有什么过不去的坎?再大事儿大不过天,比天大的事儿躲不过。寻死觅活的,丢不丢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戴着口罩帽子,对她一顿说教。黑影沉沉,立秋被触及不好的回忆,扯着嗓子要喊救命,那人一手捂住她嘴,一手飞快扯下口罩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骆相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