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第55章 短发 牢牢掌握主动权(二更)……

第55章 短发 牢牢掌握主动权(二更)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会寻死的。”立秋认真地说,“我会活得比我讨厌的所有人都长。到时候我还要到他们坟前烧纸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原来只记住了陆珂身边的小助理有双圆圆的眼睛,除了身子瘦,从头到眼到鼻子都圆圆的,很小一只。今天才觉得这姑娘十分有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帮她看了白丝带上的字:“相思侵骨,痛彻心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感冒了?”立秋说,“快回去吃药吧。我有点烦心事,需要在这哭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奇道:“你怎么知道?我经纪人都没听出来我感冒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立秋此刻并不是很想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我粉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时影帝的死忠粉,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着,我听着。能帮你解决的话,我不会见死不救。”骆相闻迈开长腿,在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转念一想,骆相闻一直对可可有爱慕心思,或许他真的愿意帮她,这样也不会惊扰到可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没什么顾忌,讲完光盘的事情,把自己这些年的成长经历尽诉一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看你就是城里孩子,好吃好喝地养大,用着名牌,上着各种昂贵的兴趣班。你大概很难想象我从小生活的环境,喂牛放羊,天不亮就起来煮牛草。白天带两个弟弟,老师去我家找了好几次,最后村委会说给包了学费,我爸妈才不情不愿地让我上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一反常态安安静静,只偶尔接个话,问一句关键问题,并不喧宾夺主,是个合格的倾听者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打开了话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来两个弟弟升高中,我妈问我要钱。我连下个月的房租都交不起,上哪弄钱给她?当时我在酒店干前台,听经理讨论说有的客人有施虐欲,喜欢打人,给钱标准还不一样。不脱衣服给的最少,二百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牛仔裤里放了把一次性剃须刀片。裤子扣子用小锁锁上。就这样去了。那人打了我半个小时。换了各种工具,后来他说我不该穿白t恤,背后都是血。给了我一千块钱、一件外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偷不抢不卖,不管对谁我都尽力了,人这一辈子不就活个问心无愧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说到最后,泪水流了满脸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问:“你怎么受得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习惯了。”立秋自嘲地笑了声,“我爸妈重男轻女,我又是老三,夹在中间,没人疼没人爱,挨打本来就是家常便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蹙眉:“不要把别人的情绪看得比自己重要。我也觉得你不该去,万一被打死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心神俱震,一个不熟悉的人都知道告诉她自己最重要,强伟却只关心她的清白和名誉。多么可笑,却又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问:“通话有录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。”立秋找出来播放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仔细听完,逐步分析:“你不是明星,也没得罪他,那就是强伟手下的艺人得罪他了。不,他只是帮人干活,是陆珂得罪了他的艺人……他是吴飞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瑶的经纪人吴飞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这人智商不高啊,自己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被他一顿合情合理、逻辑自洽的推理折服,找回了一点理智:“知道是谁,接下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你就跟陆珂说又被白瑶经纪人威胁,让她小心,顺便让她提醒明董公司被人盯上了。光盘的事不用说,我帮你搞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投桃报李,我也给你条信息,跟你提个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你想说陆珂和许言臣谈恋爱的事吧?我早知道了。你没发现我现在都喊她陆珂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但是你还帮我搞定光盘的事,你敢说没在偷偷喜欢可可?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那是因为我善良!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要不你别粉时简哥了,来粉我吧。我值得!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哭得鼻头红红,被他的厚脸皮逗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我唱首歌给你听吧。感冒了嗓子不好,你将就听,不收门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慢慢平复情绪:“好啊。乐坛顶流演唱会门票平时我也买不起,今天就当捡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嗓音有些沙哑,不像平时那般清亮。他轻声哼唱着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哟/往着胸口拍一拍呀/勇敢站起来/不用心情太坏……哎哟/向着天空拜一拜呀/别想不开/老天自有安排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松枝哑哑,歌声融入风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立秋给陆珂打电话,把陌生人威胁的事告诉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怀疑是白瑶指使?”陆珂说,“不用怀疑,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近白瑶为了博眼球又去整了次容,把那张原本有点形似春华的脸整得僵硬无比,路人缘流失不少。更别提之前还有过代言三无产品的黑历史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瑶在直播间吆喝三无化妆品时用的都是夸张的溢美之词:“姐妹们,伊莎贝尔面霜超级有效,都买来擦,效果奇佳,今年十九,明年十八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时那个伊莎贝尔面霜还卖脱销了,全网销量冠军。玖拾光整理今年十九明年十八被放在宣传图首页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粉丝看着别家频繁活跃,自家除了拍电影电视剧连个代言都不知道接,恨铁不成钢,在微博问陆珂平时都用什么护肤品保养,能不能接点化妆品代言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不管用什么,今年十九,明年都是二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粉丝:“……无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女人要学会和岁月和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粉丝:“那你自己状态这么好,平时靠什么护肤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粉丝:打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#陆珂用钱护肤#还上了热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的后续是很多顾客用了伊莎贝尔过敏烂脸,连带着白瑶的名声一落千丈。陆珂那段直白朴素的话反而让她收获了一波路人粉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瑶在娱乐圈越混越差,自己脑补陆珂背靠明华娱乐,加上上次在元宵晚会后台见到许言臣和许致安,白瑶嫉恨陆珂扶摇直上,想要报复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他们自以为计划严密,实则不经推敲,三言两语就把自己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直觉这件事非同小可,马上和明华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“好,知道了。别担心,咱公司身正不怕影子斜,每笔账清清楚楚,不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致安走仕途,明华作为家属经商,身份敏感,她一直很注意谨言慎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出门就见到倚在墙上的强伟,他满脸憔悴,没刮胡子,一晚上过去胡茬都往外冒。见到立秋,他按灭烟:“我有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这事你不要管了,我招惹的麻烦我自己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:“跟可可和许公子说声,他们愿意的话,咱们给那边发几张照片,反正他们也在谈恋爱,就当提前曝光恋情。这样那边也满意,视频也不会流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同意。”立秋说,“可可现在不想曝光。你别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急了:“她不曝光你就要被曝光!你懂不懂轻重缓急?她是什么身份,你是什么身份?你怎么油盐不进呢?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的父亲在商界赫赫有名,未来公公在政界,婆婆是明华娱乐掌权人,陆氏集团小公主拍电影就是圆梦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进可攻退可守,而立秋呢?视频万一被爆出来,下半辈子都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我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。但我知道我不做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想想我,咱们婚房都快看好了,你现在告诉我,你想怎么扛?任由视频流传出去?我妈不会同意咱俩结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又不是跟你妈结婚。”立秋气笑了,“现在也不想跟你结婚了。你妈同意还是反对关我屁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被她气得呼吸粗重:“昨晚小公园里跟你聊天的男人是谁。你说自己扛,是因为那人要帮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他是谁跟你没有任何关系。我们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:“我没同意分手。分个屁!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麻烦让让。再骚扰我我就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那边,线索查证受阻。房里那男人警觉性极高,一直戴着帽子口罩,没让镜头拍到过脸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问立秋:“你当时怎么没戴口罩?那个人都知道保护好自己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那人是重度颜控,确定我去之前让我发过照片,我发了工作照。他不允许我戴口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暗骂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从钱夹里拿出一张便笺递给他,“当时他给我一件西装外套让我穿出去,我回去之后才发现里面另有五千块钱和一张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便笺上写道:“钱你自己留着。别再跟这个圈子扯上关系,危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落款:wf.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冒出一个荒谬的想法:“难道这个人就是吴飞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也不是不可能……我记得他微信名叫吾非良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飞当年给她六千块钱,此后再无联系。是第一次见面时她的话和态度激怒了他?所以过来恶心她,让她知道钱不是那么好挣的?
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他能拿到视频,因为他本来就是当年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让人去查,“吾非良人”确属字母圈知名人士,顺着这条线继续深挖,结果一路挖到季总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a市最大的娱乐会所ash由季总控股,和他联系最为密切的消费群体直指锦域娱乐。

        灰色地带,暗流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锦域这两年发展势头迅猛,成为明华娱乐的最大对头。而季总一直都是锦域的股东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已经不是简单的个人恩怨,是对方公司发起的不正当较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骆相闻是个顶流,他的力量在资本面前也不够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蚍蜉撼树不聪明,也没意义。骆相闻把查到的这些资料,隐去立秋这一环,都给了经纪人王岚,让她转交明华。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这几天已经去酒店开医术交流会,不会回公寓。陆珂又带着日常用品和换洗衣物去隔壁蹭饭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最近回公寓的时间越来越晚。陆珂剪完头发回来,家里空无一人,不得不自己煮水饺,一个个像扔炸弹那样扔进锅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还因为不锈钢汤勺一直放在锅边,去拿的时候把大拇指烫了,起了个小泡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回家时就看见陆珂拿针沾了沾酒精消毒,对着右手大拇指打算扎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以为她在挑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烫了个泡,打算给挑破。”陆珂说,“不然包创可贴都不好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动!”许言臣加重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被他的突然警告惊到,手一抖,针直接戳进水泡,噗嗤一下出了很多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拔出针,抬眼无辜地和他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水泡可以保护创面,避免感染,不用弄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今日诸多不顺。听明华说有人要搞事,她去剪了个超短男生头,斩断三千烦恼丝,谁知道回来连下饺子都能烫着。她鼓起两腮,像河豚一样生闷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从药箱里拿出烫伤膏,给她涂了一些,之后用创可贴压住伤口,加压包扎。

        语气中带着淡淡斥责:“之前给你打电话,不是信誓旦旦地说不用我回来做饭,说自己会下水饺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不是怕影响你加班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影响。”许言臣收好医药箱,“吃饱了吗?再给你煮碗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饱了。锅里还有饺子,你还没吃晚饭吧?”陆珂特意下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忙到现在都没吃饭,给自己盛了一碗水饺,“《刺梨》快进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这次头发剪得太短,刚才忙着处理伤口,一直没来得及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把头发往后一抹,做了个流畅帅气的动作:“嗯,好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走出去别人可能以为我谈了个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那你多酷啊,走在时尚前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许言臣是不是太饿,把剩下的二十几个水饺全吃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陆珂开始翻箱倒柜,找出许言臣的衬衫自己穿上,对镜自我欣赏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短发省事,不用描眉化妆,她也太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早没发现新大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短发太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喊她几次她充耳不闻,凶了她两句,活像老父亲训熊孩子:“几点了?过来睡觉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喊什么喊!吓我一跳!小心我哭给你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把她打横抱起,不甚温柔地扔在床上,扯过薄被盖上:“闭上眼睛睡觉!立刻马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气场全开,陆珂安静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中,一条纤长的腿勾上他的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声音轻轻,几近耳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她温热的体温贴上,许言臣拧了拧眉心:“老实点。不看看现在几点了。先睡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再凶我我就发大水了。”陆珂说,“今天学了新的表演秘诀,我现在能自如控制我的眼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哭。”许言臣声音低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许言臣今天问尼格尔那边要材料,顺便问了前同事小陈什么时候能吃他的喜糖。结果小陈长叹说已经分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陈说聚少离多真的很难坚持一段感情,大部分女孩子心理都是脆弱的,哭超过三次,她会考虑这段感情有没有坚持下去的必要,超过五次,她会直接跟你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刚才仔细算完,陆珂已经因为他哭了四次了,一次高二,一次大三,一次在尼格尔病房,还有一次百玉兰奖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又蹭了蹭他:“你受什么刺激了?加班加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以后如果我惹你哭,只能是喜极而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听了觉得意外:“那万一我们吵架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我会先认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万一是我的错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我会先哄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耳垂一点一点地被红色染透,心跳如被插上了永动机的鼓点,所有的血液飞速四蹿直至汇聚到胸腔时,那一刹她听到了这辈子最动听的声音,源自她最爱的人的唇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情话太露骨,因为罕见而更加珍奇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晚灵魂彻底契合,欢爱酣畅淋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睡到中午才醒来,暗自后悔不该给他煮那么多宵夜。

        吃饱之后的人,运动量太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《没有硝烟的战场》入围献礼片最佳微电影评选环节。

        剧组还没来得及庆功,网络上,针对明华娱乐的无数条爆料大规模集中流传。

        娱乐博主“圈猫猫”说l姓小花旦和外交官早就谈恋爱了,在h大时两人就是男女朋友,只是对外隐瞒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评论区有人故意带风向,“外交官之前在尼格尔立的三等功就不该给他,什么国家英雄,搞笑,人家救的是自己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救老婆国家也给三等功了?我老婆准备往水里跳了,我把她捞起来是不是也立个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前看他挺帅的,现在……一言难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难道不知道xyc他爸是谁?人家在a城能横着走,区区三等功而已,够低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楼上求解码,许爸爸是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他爸是谁正常,但你们知道他妈是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瓜我怎么越吃越嚼不动?谁能给我详细科普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博主“娱情轰炸机”透露:明华娱乐某c姓影后和s姓影帝在热恋,影后有抑郁症,之前因为这事两人分手多年,现在是破镜重圆。影后即将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。有人举报明华娱乐偷税漏税被审计,顶流花旦打算开个人工作室洗钱,就差把春华和陆珂的名字打在公屏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春华v:淡圈中,预备退圈结婚,哪来的工作室?造谣没必要,现在很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时简v:她跟我在一起,永远不会再抑郁。@春华

        网友从中间读懂了关键信息,春华曾经得过抑郁症,即将退圈,结婚对象是时简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从春华时简官宣的余韵中回过神,陆珂也发微博澄清——

        陆珂v:第一,没工作室,没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,@陆珂的试用期男友,大号@许言臣,还没转正,目前不是恋爱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,国家公务员挺身而出保护我国妇女儿童,自己流血中弹,差点丧命,得个三等功过分吗?

        评论区凌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眼科cp粉过年了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撒花放鞭炮!!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喜大普奔!可可是被追的那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点进去姐夫点赞了姐姐每一条动态,还关注了眼科cp超话,这甜美的爱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电影学院的小王之前就注意到“陆珂的试用期男友”这个博主,觉得可疑,顺手点了关注。今天一刷微博就刷到陆珂那番话,她激动了:“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@陆珂的试用期男友不简单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v:眼光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又挑了几条评论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爱了,取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v:好走不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大学没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v:直到现在都没谈,但我牢牢掌握主动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耿直傻大姐人设要延续到底了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v:没人设,哪傻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蹲个追男神攻略!咿唔唔咿好像跑题了qaq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v:做好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娱乐v:我司和旗下艺人均行端影正,不管对公对私都无愧于心。对于部分博主捏造的损害我司和旗下艺人名誉权的言论,我司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两个挑起事端、转发评论数量最多的博主头铁,或者仗着背后有人撑腰,依然没删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天又多了另一则绯闻,逼得许言臣不得不出来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拍到昨晚许言臣在西海公园和一名男子约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动作亲密,湖边风大,许言臣帮那男生整理头发,最后还把外套脱掉给他穿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量的网友涌到陆珂微博下评论:“姐姐小心啊!不要被骗婚gay骗去做同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也接到明华的视频通话:“那男的是谁?我扒了你们的狗皮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一时无语,把镜头挪到陆珂的方向,陆珂笑眯眯地冲明华打了个招呼:“阿姨!西海公园的是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看着头发跟许言臣差不多长的陆珂,严肃脸:“可可,你放心,阿姨不偏袒他,你不用为了他还去剪短头发圆谎。渣男该踹咱就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