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第58章 愚己 别考据了,都给我磕!

第58章 愚己 别考据了,都给我磕!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明华是陆珂的婆婆……岂不是说,之前关于许言臣家世的传闻都是真的?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帖子说许言臣的父亲是a市宣传部长许致安,母亲是明华娱乐董事长。

        清冷学长同时是官二代和富二代,小说都不敢这么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亏得我从前还担心许言臣养不起可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可家已经够有钱了!好么,现在未来婆婆坐拥娱乐圈半壁江山,爽文预定,哪位太太来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阴谋论,许致安是宣传部长,然后让儿子儿媳拍宣传片?他不避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任人唯贤,微电影能获奖不正说明他们有能力吗?我觉得没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有博主煞有介事地甩出一张截图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的小号【陆珂的试用期男友】关注了两个人,一个【都来看眼科】一个陆珂。大号只关注了陆珂本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娱乐只有一个官方微博,明董本人没有微博。

        综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该博主言之凿凿:“【都来看眼科】就是明董本人。婆婆亲自下场搞cp,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集美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想法过于大胆,且明华本人一直是女强人形象,没人敢把她和网上那个放飞自我的氪金阿姨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网友:“我们不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博主被评论区泼冷水,不服:“不然你们以为随便一个追星阿姨怎么能对可可的行程那么了解?而且她很早之前就说过陆珂和许言臣是真的,春华和时简在热恋,现在不都对上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网友:“我们不信。除非你让明董来承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博主:“服了服了,单纯磕一下婆媳之间的神仙感情不好吗,别考据了,都给我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回到家已经是深夜,她饿着肚子悄悄开门,轻手轻脚地进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包里装着三座奖杯,背着沉甸甸的,这下好不容易卸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客厅灯光亮着,许言臣穿着深灰色家居服坐在沙发上,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,茶几上的笔记本屏幕仍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睡?”陆珂几下踢掉厚实沉重的马丁短靴,换上柔软的浅粉色拖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拖鞋是情侣款,许言臣的是蓝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点事要忙。”许言臣摘掉眼镜,捏了捏盯着有些酸涩的睛明穴,走过去把她歪七扭八的鞋摆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饭吗?”陆珂说,“半路肚子就开始叫。路边碰到个买关东煮的大爷,结果人家还收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。”许言臣去厨房给她热了粥。米粥清香,里面有莲子、百合和银耳,都是滋阴润嗓的食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吃鲜肉包子吗?给你热一个?”他转头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在沙发软成一滩泥,有气无力地回答:“不要,我要控制我的体脂率。要是有黄瓜或者西红柿可以给我来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粥热得很快,许言臣给她端了一碗:“过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嗓子还有些沙哑:“没力气了,你抱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走过来:“你刚才没洗澡?从外面回来一身不知道带了多少病菌,还想让人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瞪圆了眼睛,正要找话反驳他,身子一轻,被人打横抱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今天是例外。以后回家先洗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看出来这人除了强迫症还有洁癖!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突然唇角勾起,头在他怀中乱拱:“就不洗,怎么滴?大家一起脏兮兮~”

        短发上还有浓浓的定型啫喱味,许言臣蹙眉,加快速度,几步到了餐桌那里,把她放在座位上,随手拿了包婴儿消毒湿巾给她擦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根一根逐个擦过去,每根手指都擦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    完事了陆珂又说:“我拿不动勺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路要人抱,吃饭要人喂。”许言臣指着在角落里聚精会神看陆珂撒娇的许巨巨,“你是不是连它都不如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它是狗嘛,吃狗粮正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巨巨大概意识到他们在说它,不想掺和进去,摇摇尾巴走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惯的孩子,自己要负责到底。许言臣垂眼,拿起碗,用勺子在旁边舀了一勺,伸过来喂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要吹吹。万一烫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会把口水吹进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咱俩谁跟谁,又不是没吃过口水。吹吧,我不嫌弃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再废话你就自己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安静了一阵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喂她的时候神情专注,一声不吭,小半碗粥下肚,陆珂的精神劲回来了,又开始逗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小时候,我奶奶喂我都说,飞机飞呀飞呀,飞到呦呦的嘴里,然后我才配合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随口应付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她的熊劲儿是从小就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爸爸就不一样了,他说,火车进山洞了,呜呜——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手舞足蹈,正好撞到许言臣的胳膊,把他刚舀满伸过来要喂她的粥撞撒了一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光她自己,连他的睡衣都没能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面色肉眼可见地变得难看,陆珂咬了咬下唇,主动道歉: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他霍然起身,她心里弥过不安,手抓住他的衣摆:“你别生气,我以后不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语气有些急:“先松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飞速回答:“我不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扁起嘴,抓得更紧了,手指关节发白,仿佛一松开就要彻底失去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转身,声音里带着无奈:“祖宗,我就是去拿衣服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不要换了,我饱了,我们一起去洗澡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场澡洗了一个多小时,浴缸里的水不时溢出来,漫过地板,把那些急切又缱绻的情愫渲染得彻底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床上时,陆珂已经没有力气了,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困。

        短发有短发的好处,许言臣拿吹风机几下帮她吹干,掀开被子:“快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躺在被窝里,感觉整个人飘在云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强撑着最后一分理智,问他:“你这么晚不睡觉,是在等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许言臣躺在她身边,闭上眼睛,声线慵懒闲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笔记本没关,我刚才不是故意看的喔,为什么上面显示的是公司注册界面?”陆珂又打了个哈欠,眼皮快抬不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辞职手续我已经办完了。”黑暗中,许言臣说,“下一步计划创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完,枕头边半晌没传来声音,许言臣睁开眼睛,看到她已经睡得香甜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直到吃早餐的时候,看到熟悉的银耳莲子羹,才想起昨天许言臣笔记本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他说了什么,陆珂当时睡得太沉,毫无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开公司了?”昨晚运动过猛,腰酸背痛,她活动了一下脖子,随口问,“现在公务员允许有副业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把0脂0卡的油醋汁倒在素菜里,用食品夹翻拌均匀,最后一道菜大功造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副业。”他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陆珂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辞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刚吃了一粒醋泡花生米,急着开口说话,呛咳声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倒了杯水给她:“慢点。总这么毛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毛躁?”陆珂脖子往上都红透了,她没去喝那杯水,站起身和他平视,“什么时候的事?为什么要辞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算创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样寥寥几句带过,言简意赅,语焉不详,在陆珂看来就是敷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她冷冷一声,“我只配得到一声通知是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我还没跟任何人说,我爸妈也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习惯了什么事都自己扛,想好了就去做,并且觉得自己有能力承担一切责任或者代价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明白,也能理解,但她过不去心里的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因为我才选择辞职创业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不全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大部分原因都是为了两个人的未来考虑,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,不想把压力加诸于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现在撤回申请还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已经批下来了。公司已经注册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她再看得仔细一点,能发现里面暗藏的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陆珂现在完全是气炸了的样子:“你居然也不跟叔叔阿姨商量一下!他们要是知道你弃政从商,肯定会觉得我是祸水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根本不觉得这是个事,拉开凳子让她坐好:“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不想吃饭!这谁能吃得下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看起来烦躁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以为她会像之前那样,笑哈哈地说一句“原来你这么爱我啊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她反应这么激烈,完全不在他的预料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怎么了?我从小学就开始自己拿主意,他们习惯了,不会怪你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但是当外交官是你的梦想,你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放弃了?万一以后后悔了呢?你现在是最好的年纪,不去拼一把,怎么能这么感情用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左顾右盼翻找笔记本,没找到,急得揪自己的短发:“你快查一下多久能再考?我的天啊,是不是有个时间限制的?三年还是五年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握住她胳膊,阻止她再因为气急薅自己的毛,却被陆珂使劲挣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气得口不择言:“开什么掉价的公司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声音也冷了几度:“梦想不是只有当外交官才能实现,你认真看公司名字和性质了吗?翻译公司,为国家输送人才,哪里掉价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说不过他,但不耽误她觉得他的做法不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才华值得让亿万人看到,为国发声,一生光芒万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像现在这样,熬夜注册公司,一切从头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饭也没吃,东西也没收拾,直接摔门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声音巨响,像她的脾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不欢而散,陷入冷战,谁都不知道该怎么破局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跟陆珂提了辞职,理由是全力考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自考本科证已经拿到了,想抽时间进一步提高自己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来了a市,她才知道原来老家的教育水平是那么落后。她吃过的苦,不想让未来自己的孩子再尝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“辞职”这两个字现在就是陆珂的命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逢提必翻脸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回答让立秋始料未及,立秋神情空白了一秒:“啊?为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打算报班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没打算。考研班都太贵了,我想自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那你全职考研压力很大的。你就跟着我继续工作,给你减轻工作量,直到考研结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这样不太合适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有什么不合适?我本来就只拍质量过得去的电视剧和电影,连代言都没接过,活动量少,没绯闻不炒作,你在哪能找到这么好的老板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我是说这样对你不太合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态度强硬:“我说合适就合适。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是她和强伟分手之后,不想再和他在同一个屋檐下工作、经常见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这是她个人的事情,如果对陆珂说,陆珂一定会追问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个伤疤,她不想再去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注意到她有些魂不守舍,蹙眉:“怎么?你爸妈又想讹你钱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急忙否认:“没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松了口气:“你考研的话,打算什么时候跟强伟办婚礼?转眼你们一个个都要结婚了,就我闹心死了,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那我跟你说个好消息,你可能会高兴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我和强伟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哦,怪不得你想辞职,不愿意看到他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……你不觉得奇怪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分手有什么好奇怪的。我有的同学都二婚了,我一个未婚的都给同一个人随两次份子钱了,我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最近和许言臣冷战呢,现在看起来不也人模人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根本就没把这当回事:“这好办。我找时间跟明姨说一声,把岚姐换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心里暖流涌动:“你就这么坚定地站在我这边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说实话,我早就觉得强伟大男子主义有点严重,别看他这人平时嬉皮笑脸的,我觉得他私底下有点物化女性的倾向。你俩都谈上了,我能去扫你的兴吗?就只有观察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你是怎么看人的,以后教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戳她额头:“空手套白狼?想得美,等你考上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立秋心里的一块大石落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动作很快,下午王岚就过来找强伟交接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岚翻了翻陆珂的行程表,不可置信地问强伟:“几个月的空档期,就安排了这么点通告?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:“这不是留时间给可可和许公子谈恋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王岚一脸的不赞同,他识趣地缄口不言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岚:“怪不得明董说让我们换回来。你也太不争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又一次对换,两人其实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强伟不是没想过办法,他找到许言臣,说他不想走,希望能缓和跟立秋的关系。毕竟之前都开始看婚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陆珂想要哪个经纪人,她自己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已经基本确定关系,不用再担心陆珂身边是不是有骆相闻之流跃跃欲试着想追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强伟的作用也没那么大了,经纪人谁干都一样,王岚还比他多了不少经验阅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情于理,许言臣都不适合再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强伟尝试做最后的努力:“那我能不去骆相闻那边吗?许公子,你跟明董说说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一针见血:“你最近心思都不在工作上,立秋作为助理,忙的比你还多。去骆相闻那边历练历练,或许有机会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满脸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走远后,强伟点了根烟,暗骂一声点背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岚最大的优点就是尽职尽责。她拿了行程表,提示陆珂再过一周就是骆相闻全国巡回演唱会的首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言下之意,该练练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那边请了《牡丹》剧组的主演当嘉宾。春华和时简敲定了合唱,是一首温馨的情侣慢歌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本来就是音乐选秀节目出道的,这次被安排了两首歌。一首独唱《烈酿》,还有一首两人合唱的歌,名叫《愚己》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练歌房内,骆相闻和陆珂汇合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得空和立秋聊了几句:“听说你要考研?打算考哪个学校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说出来你不要笑,我准备考a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是c国的顶尖学府,全国学子削尖了脑袋想考进去的学校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竖起大拇指:“有志气!怎么可能笑话你?这是好事,提前祝成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被他的情绪感染,神情也明亮几分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家里的亲戚在a大任教,你打算考哪个专业?说不定我能帮你要点资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想考法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那正好我认识。帮你找资料,包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那太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的事不是钱的问题,事关人情,太过厚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沉甸甸的情义支撑她走到今天,并且会克服一切阻力努力向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看了眼在不远处眼睛一直往这边盯的强伟:“叫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骆哥?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故意提高了音量:“什么骆哥,多见外,叫哥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反应过来,他只是想做样子让强伟生气,觉得好笑: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摸了把她的头:“这才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那边把矿泉水瓶捏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的注意力都放在《愚己》的歌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直心情萎靡,直到进了练歌房,才提起十二万分精神认真去看歌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看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作词:勿扰。

        《愚己》的歌词更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覆水收住往昔/才明白雷区难逾/偏偏臣服于顽愚/白白荒废了心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或许荣耀归故里/或许终于忘了你/以为还能拥抱/却已不适宜

        故事绵延出悔意/结局却模糊不清/哪怕费劲心力/不过是一场娱人愚己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头发都快竖起来了,问骆相闻:“谁给你的词?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激动:“王岚姐给的。说勿扰知道我演唱会缺一首男女合唱,填了首词给我。我看还不错,连夜谱的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陆珂都坐在墙角看着歌词发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