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第60章 乖巧 言可总裁

第60章 乖巧 言可总裁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,人体分泌多巴胺,能止痛吗?我现在觉得好多了……”陆珂白天在演唱会上受了惊吓,现在和许言臣把之前的误会全说开,又得到他的悉心照料,一时间心里被满足感填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天练歌练舞的疲惫劲头袭来,她终于困极,枕着许言臣的腿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的指腹落在她的刘海上,把发丝向后拢,露出那双俊秀的眉。犹如玉石雕刻的绝色面庞此刻神情放松,睡颜安静乖巧,空气中似乎都蕴藏着清甜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沙发拐角,她的手机还在包里不停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不忍再吵醒她,拿毯子给她搭在肚子上,替她回复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刚才派出所那边说,这人是我的一个狂热粉丝,不满网友把咱们组cp,过于偏激,才想要害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这事因我而起,在这里我要郑重地跟你说声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没理他,再往下看,是立秋发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[语音]“可可!粉丝们都挺着急的,你上一条微博下面评论都爆满了,你要不要登一下微博,报个平安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代陆珂回复: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登录陆珂的微博,对着她的睡颜拍了一张,无美颜无滤镜原图发送——

        陆珂v:一切安好,不用担心。[图片]

        蹲守在陆珂微博里的粉丝们瞬间用热情攻占评论区:“老公没事就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终于上线啦!看着眼睛还有些红肿,一定要注意滴消炎的药水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亲妈粉发出灵魂质问:可可躺在谁的腿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经过本显微镜的细致观察,出镜衣物:藏蓝色男士睡衣,地点:沙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@许言臣@许言臣@许言臣照顾女鹅可以,不能趁虚而入!君子不立危墙之下!懂咩!”

        被@到次数最多的男主角本人刚发完微博,就接到未来老丈人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来电显示:“宝贝爸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接起:“叔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鸣正着急焦虑地打算问宝贝女儿呦呦的情况,冷不防一句男声,让他的话全卡在了嗓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鸣冷漠又警惕,不由得提高了音量:“你是?陆呦呦呢?她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声音维持在礼貌又不至于吵醒陆珂的程度:“叔叔您好,我是许言臣。呦呦眼睛不严重,医生给开了眼药水,滴完了,刚睡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他说陆珂睡着了,陆鸣放低声音:“她不会滴眼药水,以前给她买珍视明滴眼液,她死活不愿意用。你多费点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好,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鸣:“听她妈妈说,你们闹矛盾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把分歧缘由和陆鸣解释一遍,最后自己揽下所有责任:“是我没先跟她解释明白,今后有事都先和她商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从前一向自己的事自己拿主意,独立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次出发点是为了两个人的以后,但没提前跟陆珂沟通,她生气也是为了他,归根结底,还是他做事过于独断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凡事有商有量是她想要的,他会把她纳入自己尘封已久的圈子中,从此喜怒共享,哀乐同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鸣:“陆呦呦从小脾气急,被全家人宠到大,有时候不知道收敛。但是她是个善良的孩子,先想到的都是别人。要是她跟你闹脾气,你多哄几句她就听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她很好,性格也很好。我们俩性格刚好互补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连说了四个好,莫名取悦了陆鸣的爱女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陆鸣的态度堪称温柔,又简单聊了两句,问他公司是否有资金或者其他方面的困难,被许言臣一句老成的“都准备好了”给哄得放心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通话结束,陆鸣看了眼在旁边听免提的南闻雅和陆珂爷爷奶奶:“都听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“呦呦眼光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鸣:“你眼光也不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动作很轻地把陆珂放在床上,去厨房煮了份粥,防止她晚上饿了找不到东西垫肚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是困到极致了才睡着的,她睡得并不安稳,半夜突然被眼睛的刺痛蛰醒,整个眼球包括外面的皮肤都又烫又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痛得不敢睁眼,伸手摸了摸旁边,摸到许言臣一条胳膊,触电似的缩回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想吵醒他,她轻手轻脚下床去,脚丫子好不容易探到了两只拖鞋,穿上,如同盲人摸路那般摸着墙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未探到门把手,身后传来声音:“你想去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平地惊雷,差点把她吓得一屁股坐地上:“你没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她这个情况,许言臣怎么可能睡得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过来打横抱起她:“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小声:“想嘘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把她抱进洗手间,刚放下来,就听到她有些害羞地说:“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自己可以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就是睁眼费劲,又不是没有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那我在外面等你,好了叫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精心照顾下,陆珂不像眼盲,倒像是个手脚都不听使唤的巨婴,走到哪儿抱到哪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个子在女生中算高的,但体重很轻,许言臣又常年锻炼,轻而易举就能抱起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喂她吃完粥,歇了一会,许言臣又抱她去了浴室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被放在提前铺了层羊毛毯的洗手台上,感觉那人的呼吸声仍近在咫尺:“你不出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在公寓,当时他们还没相互喜欢,她在浴室里喊她拿衣服,让他不要趁机开门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他说什么来着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叫我爸爸我也不会进来”?

        喉间溢出一声轻笑,他说:“叫爸爸我也不会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陆珂也想到了那时的场景,笑得比他还挑衅,抓住他衣领勾近自己,“来呀大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倒像个女土匪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许言臣一时没接话,她仿佛被打开了任督二脉,什么虎狼之词张口就来:“前夜不忙后夜忙,来呀快活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嗓音沉沉:“眼睛还没好,你确定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干点有意义的事,转移注意力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沉默一瞬,夸道:“好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只有她,能让□□变得生动,肌肤相交的温度从体表一路燃烧到心房,等着被雨打湿,共赴一场触及灵魂的沉沦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影朦胧,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眼睛看不见,只能紧紧攀附着他,双手搂住他的脖子,去获得一些真切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五感失了一感,却补在了别处。水面之下,某处的感觉更加清晰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灼热,水声悦耳。浴室的灯光变得暧昧,水汽蒸腾而上,溶出一层又一层光晕。

        隐约传来陆珂的抱怨:“以后换个大房子,一定要装个大的浴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也很好。”许言臣亲吻她的耳垂,跟她咬耳朵,“这样你哪儿也去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能两个人挤在一起,亲密无间,恰是爱情最动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半夜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以为她睡着了,探手试了下她眼皮的温度,只微微比正常体温高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放下心,打算收回手,手指却突然被陆珂抓住:“哥哥,我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睡不着数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如果现在能翻白眼,早就翻了:“什么直男回答啊!也就我这样人美心善的小仙女,愿意当你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说睡不着,我给你提供办法。逻辑不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今天听说一件事儿。你知道,我心里藏不住事,抓心挠肝的,就非得问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听说你去看心理医生?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闻言瞪了她一眼,才反应过来她看不见,自己倒是把自己气笑了:“我有什么毛病,你不是很清楚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真就在那细数:“毒舌,高冷,强迫症,完美主义,洁癖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着说着发现有点多,良心发现往回拉了拉:“只要不出轨家暴,不沾黄赌毒,那些都可以拯救。不过你到底怎么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毒舌,高冷,强迫症,完美主义,洁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是复读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就是你说的这些。完美主义让我忍受不了自己的任何缺点,需要看心理医生来自我调适。我从高中时开始看心理医生,这两年去得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是我帮你调适好了吧。你看,我话痨,大大咧咧,性子直,不拘小节。这不就是你的对立面吗?快谢谢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无奈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,同时于额头落下一吻:“谢谢你治好了我的强迫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笑得眼睛都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和许致安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,坐在一起心平气和地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致安给她斟了茶:“这么急把我从单位叫回来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“前几年公司失火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致安:“嗯。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喝了口茶,任由那股苦涩在舌尖蔓延,思绪也随着那份苦意回到当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明华测出怀孕,按时间推算大概一个多月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都上大学了,她再来个二胎不就是传说中的“老蚌生珠”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事明华不好意思在电话里说,打算等许致安出差回来告诉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开完会就没什么事了,但她最近回家家里也冷清,干脆连续一周都留宿在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董事长办公室内有豪华休息间,明华早孕反应比较大,被折腾得睡不着时就看公司报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她好不容易睡了,被浓烟熏醒,呛咳几声,她拨打火警电话,同时去洗手间浸湿毛巾捂住口鼻,紧紧关上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查清起因,不过是清洁工在公司违规使用杂牌电器,引起短路,线路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火被扑灭,清洁工命丧火海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明华没想往深了查,更换消防器材,公司加强警示教育,这事就宣告终结。但没过几天,她的私人专车又遭遇追尾事件,整个后备箱都被后面的大车压扁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司机当场死亡。明华完全是靠着保住腹中胎儿的执念,硬是捡回了一条命,但孩子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本以为自己得罪了人,但越想越心底生寒,火灾的时候,烟雾报警器为什么没有动静?

        车祸现场旁边都是绿化带,那个司机当初完全可以往旁边打方向盘,为什么要在清醒的状态下撞过来?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疑虑,后来都指向许致安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致安工作时一向铁面无私,明华开始怀疑,是许致安得罪了一些人,才牵连她被人报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人利欲熏心,却求而不得,会催生出强烈的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曾试过旁敲侧击地让许致安做事圆滑一点,不要树敌。但许致安原则性极强,丁是丁卯是卯,很难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只能一边搜集证据,一边悄悄加强安保,强硬地在许致安身边也安插了保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,她再怎么闹,也没让许致安知道失去孩子可能和他有关,不想让他自责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,事情有了重大进展。

        今□□陆珂眼睛泼生石灰的那个“女粉丝”,她越看越眼熟,请公安机关调取了那人的身份。几经辗转,查出一个惊人的事实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是当年想撞死她的司机的亲生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当年被忽略的细节还有,司机和清洁工是离异夫妻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女儿后来成了孤儿,但由于父母出事时年龄已经不小了,没人愿意收养,后来就走上了一条混乱的道路,在季总的酒吧ash卖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家人,都针对明华娱乐?

        妈妈在公司纵火,爸爸制造车祸,女儿朝陆珂脸上撒石灰粉?

        事情如此巧合,明华根本不信。今天她把这一切跟许致安和盘托出,看着许致安因为听到孩子是被人陷害才掉的所露出的惋惜、痛恨、自责的表情,心里涌出一股不知是无奈还是麻木的怅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整间茶室陷入可怕的寂静,许致安的手攥得青筋暴起,骤然将手里的白釉茶杯砸落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神色微动,轻挑了眉,又恢复平静:“他们越来越猖狂了,你也看到了,害了我们一个孩子还没完,现在又想害我儿媳妇。严重危害社会安定,威胁人民群众身心健康。一向嫉恶如仇、公私分明的许部长,现在滋味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致安苦笑:“恨不能用我的命,换小宝的命。也谢谢小宝,虽然没能看到这个世界,但是勇敢地保护了妈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怔然,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,鼻子一酸:“去查锦域娱乐!查ash酒吧!查季震霆!别以为这样说我就不跟你离婚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有敏锐的粉丝发现,许言臣的微博简介不知何时悄悄改了,变成了“言可翻译公司总裁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咦,“言可”不是谐音“眼科”吗?这是正主在线发糖吗?

        cp粉刚要狂欢,又注意到这句话的全称,有不少粉丝为此私信他:“许公子!你们不让搞副业的!个人简介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天,#许言臣言可翻译公司总裁#冲上热搜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眼睛还没彻底恢复,不能看手机,错过了第一时间为许言臣发声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许言臣看到时,热搜后面跟着的“热”字已经变成了酱红色的“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不正面回应,只会越传越离谱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v:“信近于义,言可复也。为免两地分居,辞职创业,欢迎翻译人才来我司,招聘条件和薪资待遇详见@言可翻译”

        微博下褒贬不一,有的觉得可可看对了人,有的认为好男儿理应志在四方,不应拘泥于儿女情长,也因此顺带着不看好这家新成立的翻译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绝大多数都是支持的声音,有不少名校小语种专业的学生打算应聘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许言臣的目标:打响公司知名度,已顺利实现。

        为着许言臣辞职这件事,家里的反应和陆珂的第一反应一样,就是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气到许致安和明华把许言臣喊回许家,要召开家庭会议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早就清楚这一关躲不过去,回家时顺带把陆珂捎上,一个眼盲的可怜又可爱的儿媳多少能让父母减轻火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明华叉腰:“什么都不跟我们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这不是知道了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致安瞪眼:“我们还要看新闻才能知道自己儿子的消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眼睛还是睁不开,她乖巧举手:“叔叔阿姨。我站在旁观者的角度,想插几句话,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她看不见,许致安和明华也表情缓和几分,明华声音温柔:“可可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直接讲。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许言臣从小就不让你们操心,从读书到工作,再到创业,每个选择都是他自己做的。他让人省心,但是隐忍包容、清醒独立的背后,叔叔阿姨你们有没有想过,他快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感觉她越说越激动,越说越慷慨激昂,去握她的手,陆珂反倒以为是鼓励,更加来劲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看起来好好地长大了。但是同样地,这些年他其实很孤单,过得并不看起来那样轻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经常用毒舌掩饰内心,一边对人好,一边言语犀利戳别人软肋。有时候反倒显得很讨厌。他关心别人,却不知道怎么表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敢去爱一个人,因为怕给不了别人完整清晰的未来。所以迟迟不敢开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阿姨,你们觉得我刚才说的人像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知道他高中的时候就自己联系心理医生了吗?知道他有很严重的强迫症和洁癖,却一直压抑着,想尽可能地表现正常,不让你们担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爸妈,没她说得那么严重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红了眼眶:“妈妈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致安起来拍拍他的肩膀,叹气:“我这个爸爸当得不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