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第61章 婚恋 你是不是欠教育?

第61章 婚恋 你是不是欠教育?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那你们先反思着,陆珂该上药了,我先带她回公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“哦哦哦,那你们快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又看向许致安,许致安不耐烦地挥了挥手,意思是快滚。

        趁他们没反应过来继续就开公司的事讨伐他,许言臣带着陆珂直奔车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边走边笑:“叔叔阿姨也太可爱了,忽悠忽悠就忘了主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拉开副驾驶一侧的门,护住她的头让她慢慢坐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拽下安全带,却怎么也对不准锁孔,许言臣握住她的手对准卡扣,一下插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我就说你带我来有用吧?看,叔叔阿姨不再骂你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揉了下她的脑袋,发动车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近没怎么出去逛街,附近有开什么新店铺吗?”陆珂眼睛看不见,愈发话痨,“濯玉导演给我打电话了,我快进组了。珍惜这最后几天吧。找时间约个会逛个街压个马路,再去忙你公司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前面有个新店看起来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来了兴致: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岸上见自修馆。这名字起得新颖,大概是提供给已经毕业的学生或者社畜考研考编的自习室。挺有创意。改天去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。谁能知道老爹行动这么迅速,现在自修馆已经开到a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见她没回话,低声问:“睡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如果我告诉你,我是这家店老板,你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没开玩笑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那更要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是想去约会!不是换个地方做申论!

        这场约会最终也没去成,陆珂刚养好眼睛,剧组的通知就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演员提前半个月去培训,地点在滇北山区。

        时值小满,茶山半山腰以上云蒸霞蔚,宛若仙境。

        樱桃红了,枇杷树结满黄色的果实,微风吹过山谷,不时传来呜呜的回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一路被过堂风和同车的人此起彼伏的交谈声灌得头大,刚下车下了大巴,就接到许言臣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无精打采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翻文件的动作顿住,他起身走向落地窗边:“怎么了?心情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刚才车上有个全身黑衣服的大叔说滇北的蟒蛇特别大,一只有六七十斤,太恶心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没事,那都是深山老林里的。拍戏的地方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压低声音:“而且我总感觉就像有人跟着我一样,心里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这次声音严肃不少:“让你带保镖你不愿意,现在知道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来之前,许言臣建议陆珂带几个保镖保护她的安全,陆珂坚持认为这样太过夸张,剧组有安保人员,根本没必要自己带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后悔了。现在让公司空投几个壮汉过来还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车上有保镖。就是你说的那个大叔。我让立秋准备了一些防身用品,你等会找她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哇,你是神算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凡事小心,陌生人想靠近你你就跑远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那个大叔是什么水平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散打、柔道、空手道最高级别,退伍特种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哦豁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他是以剧组群演的方式过去的。你自己清楚就行了,不要往外说。知道的人越少你就越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放心,我又不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要去集合啦!晚上跟你视频!么么哒!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体验电影中被拐卖的女主角木桂的生活和心理,剧组给陆珂安排的是一间简陋的民房。

        瓦屋,开裂的房梁,不平整的地面,陆珂都担心住着住着房子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把行李箱中的女士防身用品都拿出来,零零散散种类齐全,摆满了整张梨花木床。

        喷液电流尖刺,防狼辣椒喷雾,可伸缩甩棍,迷你小刀,还有一枚戒指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第一眼就看到那枚戒指,心脏砰砰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许言臣策划的求婚惊喜吗?

        她故作不经意,打算拿起戒指,却被立秋拦住:“小心点啊!这个戒指有机关的,按一下能弹出小刀!要是有人威胁你,你用这个就戳他命根子!捣眼也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讪讪地收回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她高估了许言臣的浪漫细胞。

        心底的某个角落,一边因为他的细心而变得柔软,一边又忍不住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收拾完东西,默默去旁边背法条,只留陆珂坐在床上把玩那些防身器具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发了视频通话申请过来,陆珂接起:“你忙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身后是公寓沙发,陆珂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恍然大悟,那不是她客厅的沙发吗!

        她眼睛晶亮:“你跑我那里睡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晚上是不是要抱着我的枕头使劲闻啊,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听得面红耳赤,抱着厚重的法律书籍坐门槛晒月亮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当着许言臣的面把戒指戴上,跟他展示:“还挺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附和她,想着是时候问问小陈,尼格尔那边有没有把戒指做好。既然陆珂喜欢戒指,那就快点送给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落在陆珂眼中,却是他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哈哈一笑转移话题:“朝我眼里撒石灰的幕后黑手揪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今天没看热搜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没来得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白瑶去警局自首了。说这事是她雇人做的。因为嫉妒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我咋这么不相信呢?她背后可能还有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自信点,把可能去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晚上的,深山老林风声作响,陆珂崩溃:“别说了,我心里发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转移话题:“你们的居住环境,看起来十分还原剧本原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把手机转向窗台,炫耀:“你有见过月光下的百合吗?太美了,我等会儿要把它搬到屋里,伴着花香睡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不能凑近了闻。你听过醉花症吗?百合闻多了会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诓我吧,我才不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又聊了一会,直到许言臣催她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挂断时还有些不舍,为了填补空虚感,喊立秋:“过来聊天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我跟蚊子聊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小时候见过村里的婆姨骂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题立秋熟悉:“当然。光我奶奶和我妈的骂人话,我能跟你讲三天都不带重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结合我这个剧本,骂几句我听听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进行了一系列侮辱发言输出——

        【看你那浪荡样儿,我说人贩子怎么不拐别人,就拐你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女人一辈子不生孩子,还能算女人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母猪都能下崽,娶娘们回来就是生娃的,不然当摆台子供着吗?】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好了,停,再说我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需要的话,我可以每天给你说两句,帮你找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戏拍得出奇顺利,剧组风平浪静,演员们相处融洽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收获了“一条过”的美誉,连濯玉都夸她作为文从野的关门弟子,越发有样儿了,没给文导丢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着大家的面陆珂谦虚谨慎,等回了房间给许言臣连发了一大排感叹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!!!!!!!!!!!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导演又夸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给点感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不错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刚来时那种被别人监视的感觉很快消失不见,她没敢松懈,每天把防身尖针带在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拍戏是很顺利,倒是杀青那天,全剧组大合影的时候,她不慎踩空,自己把脚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紧赶慢赶,就为了早点回a市,赶在七夕之前给许言臣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到医院拍片子一查,轻微骨折。订好的机票不得不改签。

        节日当天,情侣们都在庆祝,只有她在医院,连视频都不敢跟许言臣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窗外的阳光斜斜地照射进来,消毒药水的分子在光线下给人纤毫毕现的错觉。日光灯还开着,衬得房间内更加燥热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把王岚发过来的几个剧本打印出来,供陆珂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正一手捧着新剧本在看,一抬眼见到许言臣,嘴巴微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面色沉肃:“过节连视频都打不通。我过来抓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拍了拍陆珂脚上坚硬的厚重石膏:“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崴脚能把自己崴骨折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天赋异禀啊,要不你为啥这么爱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能让我省点心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七夕呢,爹味别那么重。不先亲一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等你好了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抓着他衬衫的领口,自己稍稍倾身,凑在他唇边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柔软的唇一触即分,偏偏她使坏,依然距他很近,吐气若兰:“只是脚骨折了,别的地方可没骨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该撩的时候乱撩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是不是欠教育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松开他,笑意嫣然:“对啊,文化功底不深,现在正缺个人帮我看剧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把剧本递给许言臣:“我觉得这个题材挺好。你看能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剧本名叫《为妇二十年》,通篇讲的是女性独立意识觉醒,女主角不再围着家庭转,却在寻找崭新自我的同时,重新收获了家人的尊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原楚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穿越到二十年之后,从16岁变成36岁,镜中的她面色蜡黄,精神萎靡。

        盘点自己的所有物:两个儿子,一个高三一个初三,青春叛逆社会摇,校草老大达成早恋成就,校霸老二收获退学警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老公,国企老好人,职场不求上进,回家沉默寡言,近期面临裁员风暴,脾气日渐暴躁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还有长草的某情感类公众号一个,歇业的淘宝店铺一家,发动机经常发出异响的脆皮汽车一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风雨飘摇的家,原楚拿着菜刀,先把大儿子的粉毛烟熏妆满嘴脏话的女友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儿子:giao,不不不妈,我这就去写作业,你先把刀放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家中逐渐井井有条。原楚报了几门考试,把饭菜端上桌,门外传来脚步声,当初的男神、现在的老公江源下班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江源一直是个对生活有品质追求的人,奈何工资只能勉强养家糊口。他干什么都三心二意,开网店失败,考编失败,考注册会计师失败,考消防工程师失败,被失败阴影笼罩的他渐渐把不满发泄到妻子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总觉得原楚变了,其实是他自己这些年一直没什么长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,江源一如既往地抱怨餐桌上菜色不够丰富,色彩搭配不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其实妻子的内壳已经换了个人,现在是16岁的少女原楚。她当着全家人的面,端起那盘清炒四季豆从老公头上浇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看了前面部分,又简单浏览完后续剧情:“没崩,后面有升华,剧本整体能打九十五分。可以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觉得原楚的性格跟我特别像,而且她高中的时候就喜欢江源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话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楚好歹和初恋结婚了,光这一点就强过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按照剧本中的年龄推算,原楚十九岁就生孩子,二十岁领结婚证。太早了,婚恋观不成熟,做决定太草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她爱江源,肯定想嫁给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婚姻不一定会保护爱情,也可能会杀死爱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能对于不婚主义者来说,恋爱中的一切都是约定俗成,愿不愿意遵守,愿不愿意被道德所桎梏,理应是他们自己的自由。

        爱不爱是自由,爱多久也是自由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原本已经很满足,能和年少时暗恋的人相爱已经花光了这些年所有的运气,理智告诉她应该满足,再进一步可能会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始终僵持在原地又会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是最贪心最复杂的生物,一旦拥有什么,就抑制不住地想要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恋爱会希望结婚,结婚就想生孩子,还想子孙满堂长长久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头脑发烫,特别想问许言臣:“你想过跟我结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却愣愣地看着他,一个字也问不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头偕老的爱情那么难得。渴望经年累月地堆积,尝了寂静,识了昼暖,侵入骨髓,挤占心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却仍是望眼欲穿也难以触及的期冀与虚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