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婚礼

婚礼

        那人是有多年救援经验的老手,他拿对讲机汇报了现在的位置和状况,大声说:对!我们的志愿者去救人,被洪水冲走了!人命关天,速来增援!速来!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焦急:“蒋叔,现在不能去找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蒋叔:“水流太急!你去找他,还没找到他,咱们艇再翻了!大家都掉水里!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急着去找人,可同船的其他人的安全不容她冒险。只能听蒋叔的建议,等支援力量来了再想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仍难免担忧:“蒋叔,他会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蒋叔答道:“会的。看你们的样子是在耍朋友?小伙子会游泳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是h市游泳比赛冠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是洪水,不是在游泳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嗯。您刚刚说的滚水坝是不是很危险?”

        蒋叔沉默一瞬,安慰她:“吉人自有天相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知道蒋叔的意思了。目光投向滚滚洪流,“一会您带孩子回去,我跟他们一起去找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救援队很快赶来搜寻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距离许言臣失踪已经过了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的心逐渐沉下去,但她仍不愿放弃希望,天黑之后还在艇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她这一生度过的最长的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给陆鸣和许言臣的父母挨个打了电话,告知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腿上的伤口还没来得及包扎,新来的救援队长发现后怒斥:“女同志怎么还在这?她这腿都快发炎了,来个人把她送走!去找队医打一针破伤风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咬牙拧开医用酒精的瓶子,对准伤口一股脑浇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皮肉一阵激烈烧灼的痛之后,大脑反倒无比清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走。已经消毒了,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囡囡怎么恁固执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被卷走的是我的爱人,找不到他我活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看着和猛兽并称的洪水,绝望和希望无时无刻不在抗争撕扯,低声:“我真的活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亮都找不着,现在天黑了,更难。”队长说,“九三年,你蒋叔家的姑娘才三岁半,他让姑娘坐在塑料大盆里,自己去救邻居家的孩子,回头一看姑娘的盆不知道漂到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队长:“村里的老人说,碰见滚水坝了,难活了。最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,小小一个孩子……蒋叔找了很多天,在十公里外找到闺女的一只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那个邻居家的孩子救下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队长:“嗯,他现在就在你面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曾以为英雄只存在于虚构的电影和小说里。可这些活生生的人告诉她,时势造英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您跟我讲这些。”陆珂把手电转向水面,强光投射到很远的地方,“我这人一向遇强则强。我相信他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空渐渐变成苍蓝色,里面夹杂几分浅淡的白。

        雨停风止,只有呼啸的水声,橡皮艇加快速度,破浪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面有个庙,去看看!”有人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座寺庙地势较高,在洪水包围下像一座浮岛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的目光中迸发出强烈的祈盼。她想迈步去踏寺庙的门槛,腿脚却僵硬得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许言臣在这里,从今以后她愿信神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看看啊!”身边的救援队员见她行动滞缓,鼓励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太阳升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门口有人声熙攘,有个年轻高大的身影逆光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上的橙色救援马甲脱给了奶奶穿,现在身上是她熟悉的黑色衬衫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一夜已经凌乱干皱,但丝毫不能减损他如松如竹的挺拔气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看,盯得她眼眶都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先是无声地掉泪抽噎,随后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委屈,许言臣用冰凉的指腹擦去她脸上的泪:“怎么了,腿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疼。走不动。”她扁着嘴,所有的担惊受怕这一刻才得以倾诉和释放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把她打横抱起:“破伤风打了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别说了,疼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队长笑,大嗓门洪亮:“不是敢往自己腿上倒酒精吗?那时候没见你喊一声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无心和队长斗嘴,她唇色苍白,听许言臣和救援队的人交谈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昨天他在被冲走不久后,找到了一块浮木,后来又发现一张漂着的门板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说的那个被水冲走的奶奶,正抱着门板,跟他说不远处还有几个人,可以一起去寺庙歇脚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寺庙里有五个人,虽然看起来狼狈,但精神头都很足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喝了几口水,吃掉救援队给她的巧克力,感觉僵硬的四肢有了点暖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队长还在吐槽她在艇上的那些决绝的言语,村民说着这寺庙是月老庙,村里想求姻缘子嗣的都会过来拜一拜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闻言神情没有一丝波动,面前却有人蹲下,提醒她:“这里可以庇佑姻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没来由地想起艾尔皮斯山上他面无表情陪她挂锁的样子,哑声:“你不是不信这个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现在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个被水泡得发胀的黑色金丝绒缎面盒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半蹲的姿势,变成单膝下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半年前在尼格尔订做的戒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惊诧到不敢相信:“半年前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精确了时间:“对。就是百玉兰奖那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陆珂错失最佳女主角奖,两人起争执的那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有戒指要订半年的……”她说着,眼睛却一直追随着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打开盒子,露出戒指的原貌:“这你得问黄时雨,她设计得太复杂。我让小陈去催好几次了,前天刚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小陈不是失恋呢么,你还催人家给你催戒指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他又复合了,未婚妻到尼格尔随任。前天他听说你来雅西,还取笑我戒指订得太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是在跟我求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答应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伸出手,等着他给她戴戒指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满是祝福声、起哄声,队长拿手机边录颤音边吐槽:“求婚现场啊朋友们!跟日常聊天一样!没见过哪个求婚这么利索,答应得这么快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已经起身,陆珂看了看手上的戒指,怼队长:“能活着就不错了,就你事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天灾人祸面前,人的欲望和渴求显得那么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完整地活下来,尽兴相爱,已是福缘深厚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颤音用户基数大,队长最近在直播雅西救援情况,关注数众多,很快有人发现求婚现场的人是陆珂和许言臣。

        视频火速被顶上热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哇,求婚了,感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可和许公子去雅西救援了吗?注意安全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可经常做公益的,谁知道她这次怎么自己上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女鹅的腿好像又受伤了,心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怼的好,队长听见没有,就你事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队长:你礼貌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雅西官方发布一则视频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救了个小男孩上艇,随后被许言臣拉上来,倒了酒精在伤口处消毒。

        网友和陆珂同步嘶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言臣好狠的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条件紧急,没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男孩喊奶奶那一声,我眼泪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提起来的心随着许言臣被洪流卷走再度揪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救人视频和求婚视频哪个在先哪个在后?不敢看了啊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还有人拿许言臣的三等功阴阳怪气,那些人呢,去雅西救人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上次说过的内涵英雄的话道歉,已向雅西捐款一千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说三观正,还得是明华娱乐。锦域那帮人真的不行,季震霆锒铛入狱,旗下白瑶周森等等没一个好登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视频很快被c国官方转载,同时登陆各台新闻播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眼科cp”成为国民cp,许言臣也因此被官网调侃为“国民女婿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洪水终于退去,几人平安返回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国民老丈人陆鸣坐不住了,他打电话过来问陆珂:“准备什么时候结婚?结婚前还记不记得通知你亲爹一声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开免提:“哎,我爸喊你见家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叔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鸣劈头盖脸一通训:“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儿,仗着会游泳就胡闹!”

        胳膊被南闻雅拧了一下,陆鸣轻咳:“叔叔比较俗……人没事就好,下回救人之前先保护自己的安全,不然怎么跟你爸妈交代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知道了,谢谢叔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鸣:“有时间来家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鸣挂断之后,许言臣沉思一阵,拨给盛远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一次见家长要注意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远川想到第一次见黄爸黄妈的场景,一言难尽:“你确定想学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远川:“当时我迅速把房间里属于我的痕迹都清除掉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远川:“然后从二楼顺着管道跳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没见到家长面的不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远川在电话那端笑了声:“你就那么确定,你第一次能见到家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似乎就在等他那声笑,“嗯,未来岳父亲自邀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呵,这明晃晃的炫耀。盛远川牙酸:“陆珂不是g市人吗,据说他们那边比较爱吃f市人,你可以给你老岳父逮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盛学长,我们g市人不爱吃f市人,肉太柴了,我们比较喜欢吃怀双胞胎的女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边说了句“胎教很重要别吓着我老婆”,随后一片忙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还叫他学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不然叫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正在翻许言臣刚从行李箱中拿出来的笔记本。还是她去雅西之前在家里看的那个,被许言臣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翻过两页空白,是他后来回国写的新版人生规划。

        28岁结婚,30岁有第一个孩子,35岁第二个。

        45岁之前培养好孩子们的性格习惯,和许太太共同分担育儿问题和家务。

        60岁退休带孙子,陪老伴游山玩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后来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回国之后。你没看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确定你要结婚?我这人很谨慎的,要是以后有离婚风险,我宁愿单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从箱子里拿出几个本子,在陆珂惊讶的目光中跟她一一介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购房合同,房主是你,a市学区房,四室一厅,有你想要的oversize浴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司股权承诺书,等你签过名,你就是言可翻译最大的股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l国结婚证领取流程,需要准备的资料我这边都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抬手:“你等等。我先确定一下,你打算出国领证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这边领过,带你去l国再领一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l国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法律规定领证之后不可以离婚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一直是行动派,雅西洪灾过后,就跟剧组请了假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因大气豪横:“婚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把a市和l国的结婚证都发到家族群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致安:@许言臣l国那张需要准备什么手续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爸,你领不了,公职人员不能去l国结婚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你问这个做什么。又没人跟你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致安放下手机,去卧室问明华:“锦域破产清算,季震霆也付出了代价。你还没消气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戴着老花镜,正忙着看酒店和婚车,头也不抬:“给可可办婚礼重要,其他事别跟我提!”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婚礼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和许言臣都喜欢极简风,在筹备环节不时要打压一下两边家长过于高涨的热情,防止过度铺张、奢靡浪费。

        多方商讨、准备之后,终于等到这一天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立秋小跑过来,把包放在伴娘坐席,跟旁边桌的骆相闻说:“帮我看下包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你最近考研进行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a大初试过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恭喜。难走的路快走完了,今后都是康庄大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提裙子:“我得去忙了!回聊!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状似不经意,跟身边神情几次变幻的强伟说:“是不是没想到她这么优秀?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婚礼还没开场,他已经快把自己灌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新郎的出场方式比较特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司仪:“我是新郎大学四年的室友,宿舍乐队鼓手老猫,真的根本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给他当婚礼司仪。看咱们新郎这个长相,追他的女生从h大排到对面师大,愣是没谈过恋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调侃了几句,最后言归正题:“我们宿舍打过一个赌,有录音录像,请看大屏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时的许言臣面容比现在瘦削锋利,简单的白t恤黑裤子,坐在桌边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猫:“咱们好歹是h大出名的【宿舍乐队】,现在就你一个单身,侯子都有对象了,你不嫌丢份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我是不婚主义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吉他手侯子挪过来:“怎么能长相攻击我?你们礼貌吗?我才不信许言臣不结婚,要是结婚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猫:“那大概是被女施主拐走了,婚礼现场让他唱《情非得已》,要不咱不随份子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抬头,冷冷看了眼屏幕:“随便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音乐声突然响起。台前全亮,大家才看清后面是宿舍乐队。

        侯子弹出第一个音符,老猫敲下第一声鼓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从角落处走出,一身纯黑西装,胸前是新郎配饰,低音撞进所有来宾的耳膜:“难以忘记初次见你/一双迷人的眼睛/在我脑海里你的身影/挥散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台下一阵欢呼,现场的热情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没同意挽陆鸣的胳膊入场,原因是怕他在婚礼现场失控狂哭,造成陆氏集团股价狂跌。

        按原计划,陆珂现在应该在台尾,等着司仪说新郎走向新娘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之前没跟陆珂说过他会在婚礼现场唱歌,陆珂惊喜又感动,不想等歌停,她举起话筒,眼中带笑,唱着后半部分跟他应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/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/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把话筒举向台下,那里有不少熟悉的面孔。他们和她合唱着这首歌,不知心里又藏着谁,谁又是谁的青春。

        动心实属情非得已,相爱却讲究势均力敌。

        司仪:“原本是打算搞怪的,怎么就情侣对唱虐狗了呢?怎么就全场大合唱了呢?怎么就这么有情怀了呢?!”

        全场轰然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司仪:“新郎的惊喜发放完毕,新娘这边有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有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后的大屏幕上出现陆珂的脸,是她早晨穿着婚纱在化妆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调整好摄像机,跟镜头打了个招呼:“大家好,很开心你们能来参加我和许言臣婚礼。接下来大家会看到一段vcr。我从高中到大学、再到现在,有个不为人知的小习惯,就是每年都录上几句话。现在,让我们看看高一时期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镜头全黑,随后骤然明亮起来。屏幕那端是少女模样的小陆珂,扎着简单的马尾,露出光洁的额头,眼角眉梢都是青涩纯真。她凑近屏幕,突然笑了:“嗨,许言臣,我考上我们这里最好的高中了。中考语文考了那首《送东阳马生序》,我一分都没有丢!让你笑话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二:“文科太难了,幸亏我选了理科。你有个强大的钢铁脑袋,肯定选的文吧。有不少男生追我,你那边是不是也好多女生追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三她剪短了头发,人明显清瘦不少:“我爸爸说,想你想到快哭出来就去抄满分作文,我把名家散文也抄了。等我来h大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一:“告诉你一个秘密,你表妹是我室友,现在是我闺蜜!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老天都挡不住的缘分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二:“我没别的问题,就想问问你。你是唐僧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三:“我要进娱乐圈了。你躲到南极也没用,只要有电子屏幕,就会看到我。你不喜欢我,那我就烦死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四,她眼睛红红,鼻尖也红红:“我现在在尼格尔医院病房,你为了救我中枪,现在脱离了危险期,还在昏迷。这是八年来你第一次入镜。我这辈子什么都不求,只希望你能平安健康活到一百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镜头突转,在高原上,背后是篝火和星辰,陆珂穿着略显臃肿的棉衣,顶着烈烈寒风,头发凌乱飞舞,但神情极尽温柔:“我现在在离天空最近的地方,在这里偷偷说句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棉衣换成短袖,又是一年,她录了在民政局拍证件照之前整理衣领的许言臣:“看到这个帅气的男人没有?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的实时视频转播里,小陈登上艾尔皮斯山,找到他们前年挂的那把锁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把浅粉天真执着,一把铜灰内敛深邃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今天,在婚礼现场,他们才刚刚知晓。

        爬山那天她悄悄在许愿锁上写:早日成为许太太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提笔落墨:祝她如愿以偿,心想事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缘分早已深种,在他们彼此不知情的时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