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番外2

番外2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情形,秒删都没什么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迅速删除官方账号发的那条微博,切到小号【都来看眼科】。

        很久之前的上一条微博,评论也在疯涨:“我就蹲在这等婆婆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婆婆,8888元还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婆婆还有儿子吗?还缺儿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明华又拿起枕头开始新一轮摔打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致安端着一碗银耳雪燕羹,打开卧室大门,带笑问媳妇儿要不要喝点甜品,美容养颜。

        枕头兜风向他砸过去:“出去!你也来看我热闹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致安怕汤洒了再把卧室地毯弄湿,急忙转身,还是没来得及,洒了一小半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出锅还挺烫。许致安没忍住嘶气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这下心情更不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下床穿拖鞋,疾步走到他身边:“你就是来惹我生气的是吧?烫破皮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心急吃不了热汤,许致安就是太急,才会把刚出锅的汤给她端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他手上被汤水浇过得地方一片深红,明华把碗接过来放在旁边桌子上,推他去卫生间:“用凉水冲!我现在焦头烂额,一摊子事,没工夫再管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致安转头:“你别忘了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没好气:“知道了。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路过那碗银耳雪燕,端起来尝了一口,随后快速吃完。

        蹲守在明华小号下的粉丝们终于等到一条微博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来看眼科:咳,大家多关注青年演员陆珂,人美性格好演技佳,上进努力,入股不亏。为庆祝可可新婚,转评赞抽9位小仙女每人9999元。备注:中奖需凭关注@陆珂v截图、《刺梨》或者《为妇二十年》票根领奖。

        评论:“果然是可可的婆婆粉,不,这是亲妈粉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一条微博还有许言臣,这条干脆就不带儿子玩了?哈哈哈哈哈到底是谁的亲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许言臣不配在这条微博出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回复:“总裁遍地都是,可可只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完蛋了,cp大粉要变成可可毒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第一次觉得唯粉这么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@陆珂v你家婆婆!快来认领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v:【转发微博】@许言臣咱妈发微博了,快来找找你名字。//@都来看眼科:咳大家多关注青年演员陆珂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v:勿扰。

        评论如雨后春笋疯狂滋长:“大家把排面刷起来!总裁遍地都是,可可只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总裁遍地都是,可可只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总裁遍地都是,可可只有一个。咱们会不会把许言臣刷到退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人家的新婚官宣都岁月静好,就可可家画风不太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勿扰有点耳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有个作词大大也叫勿扰?还跟可可合作过不止一首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男人吃醋真是,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你们没人觉得勿扰就是许言臣?婚礼合照上有宿舍乐队,只有一个写歌的勿扰从没露过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h大学子表示,有幸加过许言臣微信,之前的微信名叫无事勿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午饭泡汤,晚饭必须隆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卷起袖子戴上围裙亲自下厨,红酒烧老鹅,口水鸡,麻婆豆腐,糖醋小排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提前问过许言臣,得知陆珂爱吃肉,今天铆足了劲做各种荤菜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进厨房问要不要帮忙,被许言臣扯着衣领提溜出来:“不添乱就行了。去沙发上看电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顿家常菜,丰盛精致,满是对家庭新成员的欢迎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吃饭时,陆珂一直悄悄关注着大家的动向,等全都放下碗筷,她站起来,打算去刷碗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眼尖:“哎,上哪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刷碗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起身拉她去沙发,顺手打开电视:“怎么能让你刷碗,他们两个大男人是摆设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从【都来看眼科】平时的语气和行事风格上大致能看住她心里还住着个少女,说话也放松许多,开玩笑:“那,你老公洗,还是我老公洗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“你老公洗碗,我老公刷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婆媳俩窝在沙发上开开心心嗑瓜子看电视,对电视里的综艺时不时点评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这个小鲜肉挺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“是挺帅,不过还是评委席上的老腊肉更有风度内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随即想起时简:“你跟时简挺熟的吧?他把咱公司一姐拐走生孩子还不算,自己也不出来接戏了,这是要隐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简哥是家里世交伯伯的儿子,我刚进圈子的时候他挺关照我的。发婚礼请柬的时候问了下,好像春华姐最近情绪不太稳定,所以他打算这段时间都专心陪她,等孩子出生后再复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“那可惜了,锦域娱乐破产清算快结束了,他们本来就没几个能成气候的,就一个骆相闻,还早就跳槽到咱家公司了。最近圈子里真没几个能扛收视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妈,你是想催我复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“哎呀呀,被你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婚假修完我就开工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不出来,明华还是她的事业粉。、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“多休息一阵也可以。等你想开工再开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除了事业粉,还是个明晃晃的亲妈粉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天气越来越干冷,第一场雪快要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的生日就在最近,陆珂开始绞尽脑汁想给他做个难忘的生日礼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趁许言臣去公司,她悄悄在厨房开火,打算做一锅红烧肉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做,一锅黑渣,完全看不出原本相貌。外面虽然糊了,用筷子戳进去,还能发现内里是没煮熟的红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批试验产品失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把黑渣扔进垃圾桶,开窗通风,皱着秀眉洗锅洗铲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次像样一些,看着还挺诱人,结果炒糖色炒糊了,陆珂尝了一口,苦得面容扭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背后突然传出一声质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被狠狠吓了一跳,囫囵把嘴里的肉咽掉,转身发现是许言臣提前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了眼墙上的时钟。

        10:45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旷工了?当总裁的人,迟到早退不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本来就还在婚假之内。”许言臣走过来,“你打算做午饭?看起来还不错——没把自己弄受伤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……就是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许言臣已经吃了一块,能不吐出来完全是给她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巨巨闻到肉味在门口徘徊,见许言臣也吃了,觉得自己也有机会,摇着尾巴蹭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夹了块肉丢给它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巨巨吃到之后嗷嗷叫了几声,随后狂奔而出。它需要去吃点自己的肉味狗粮洗洗嘴,压下去这股苦味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轻笑,陆珂被许巨巨这一出整得很没面子,听到许言臣笑,捶他:“我再也不要做饭了!我就不是这块料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端着盘子准备倒掉,手臂被许言臣抓住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这没法吃了。我扔掉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给我吧,我有办法补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靠在厨房门边,双手抱臂,想看他到底怎么补救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戴上围裙,示意她过来帮他系后面的带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长腿长,比例极好,今天里面是浅灰色衬衣,外搭纯黑羊毛衫,系上围裙之后显得英挺又居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陆珂脑子里有个弹幕,现在上面飞快弹过的都是“啊这该死的魅力”“我眼光真的绝”和“他怎么可以这么迷人,厨房play也不是不可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把裹着一层被炒糊掉的糖色的肉放在白瓷盆里,用清水冲洗,直到把那层酱红色洗掉,露出原本面目。

        起锅烧油,重新炒糖色,随后加水放进砂锅再炖几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动作行云流水,格外流畅漂亮,他用抹布擦干台子上的水,问陆珂:“你要是喜欢吃甜口的,里面再放块冰糖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不想吃甜口的,还是你比较可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不留神顺嘴把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,她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想在厨房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眼睛亮了:“可以吗。你就穿着围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后来他满足了她那点奇怪又绮丽的小幻想,不过围裙到了她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徒有其表,当个摆设还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结束时他在陆珂耳边轻声开口:“下次别进厨房了,回头别把咱家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呼吸急促,面颊粉红,不忘反驳:“我能有那么大的本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做饭这条路走不通,陆珂另辟蹊径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简单的她不做,太难的做不来,最后定了一个——制作精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查了做法,发现很像理科生平常做的化学实验,放水和氯化钠蒸馏玫瑰花,连接仪器,虹吸原理等待废水排掉,最后精油析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待的过程太漫长,她定了个时间,随后回客厅看剧本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过几天婚假结束,她也该进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的古装青春偶像剧《少年江湖》的剧本陆珂十分喜欢,这次她要饰演的是女主角谢虞。她看得忘记时间,手机也没提醒,直到传来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房子似乎都跟着颤抖。陆珂呆了一瞬,以为是地震了或者周围哪里有爆破,随即反应过来,直奔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装修厨房时,因为许言臣有洁癖,全部都装成了浅色系,哪里有灰尘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满墙满地、甚至天花板、所有厨具上都带着鲜红液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案发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慌神之后淡定下来,炸都炸了,她反倒觉得有点好笑,拍照留念。

        把照片发给闺蜜:“介绍一下a市靠谱的保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时雨:“……你下次发图片能不能有个提前预警?差点被你吓到早产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话界面显示“可可可爱撤回了一条消息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预警:我炸厨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时雨:“我都没敢点大图看。你是把自己炸得血肉横飞吗?不先去医院,先找保洁?许言臣在你家威力这么大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那是玫瑰花!!我想做玫瑰精油!!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时雨:“【个人名片】a市保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时雨:“一般保洁都要提前约的,你现找现用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死马当活驴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加了几个保洁,要么没通过,要么现在有活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没找到合适的保洁,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干了坏事被抓包,这感觉尤其不妙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边走边想着怎么解释,还要分一些纷乱的思绪想为什么许言臣今天回家要按门铃,他有强迫症大概率不会忘记带钥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打开门,陆珂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外站着明华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许言臣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两秒刚松的气又提起,许言臣没来,但明华来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山更比一山高,丢人丢到婆婆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进屋换鞋:“你们这玫瑰花味道挺浓啊。精油洒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不是洒了,是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没什么,妈,你要喝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“许言臣说他中午有应酬,正好你爸中午也不回家,我过来陪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没事的妈,我叫外卖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明华不进厨房,她吃鱼腥草喝崂山白花蛇草水都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“妈妈在怎么能让你吃外卖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沉重的母爱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进厨房半晌没说出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尴尬地和明华对视,明华终于噗嗤一声笑出来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做到的?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定时了,但是没提示……就炸了。我问时雨要这边的保洁联系方式,结果要不联系不上要不就正在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“我帮你找人。弄好了带你出去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保洁来的时候,明华在客厅转了转:“刚结婚尽量别那么快要孩子,女人事业巅峰期也就几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出一个如今耳熟能详的老牌影后的成名作,“当时导演先看上的我,找我去演。但是我那时候结婚生子太早,已经怀了臣臣,就给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段过去:“那您现在后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“作为母亲都会说不后悔,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说后不后悔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挺想要孩子的,但是许言臣还不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“噢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他打算过几年吧,可能得到三十岁?哎,我也快进组拍戏了,等回头有时间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找来的人很靠谱,连折叠梯子都有。很快就把厨房收拾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回家时,一切如常,他只问了句:“你买新香水了?味道有点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好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精油炸了大部分,还剩下一点点,她给装到小玻璃瓶内,瓶颈处系上丝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呐,提前送你的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道谢之后揽她过来亲了下额头:“午饭吃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咱妈带我去吃海里捞,前面排了九十桌,你敢信?然后我俩没事干,疯狂叠千纸鹤,最后便宜一百多。经理都出来验证了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挺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假传圣旨,试探他的态度:“你妈妈催咱们生小宝宝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以为陆珂被催生压力大:“别理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世界还没过多久,而且陆珂的事业还在上升期,完全可以再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抖抖手上的剧本:“今晚还play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陪你对戏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【书生仗剑冷笑,随后挥手斩断谢虞手中握着的,两人大婚当日结的发。

        谢虞看着空中的碎发缓缓飘落在地上,一些太短太轻,随风飘往远方。泪水顺着脸颊滑落,看他的表情充满不可置信:“你要跟我一刀两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和离书,不影响你再嫁。”书生把和离书递予她,剑咻地一下利落收回。】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顺手拿了一包卫生纸递给陆珂,假装是和离书。

        【“你嫌弃我的身份?但以往你说过,结发为夫妻——”两小无猜时说过的誓言,成亲后要结发白首的情话,难道都是假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太天真了。阿虞。魔教为世人所不容,咱们不是同路人,早点止损对你我都好。”书生打断她的话,施展轻功消失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转身时,嘴角却缓缓流下一抹嫣红。其实他爱着谢虞,只是自己身中蛊毒已经没有解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他走后,谢虞同样吐血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抽出纸巾擦干净唇边的红酒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困惑不解:“其实我就没想明白,为什么书生和魔教少主不能联合起来,让魔教改邪归正不就完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力量有限,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咱们下次还是别对和离的戏了,我心里抽抽地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来来来,对后面这场共同赴死!同生共死也是he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……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【谢虞白日里是及笄之年的明艳少女,晚上却摇身一变,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教少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圣贤之书读得再多也无用,手上沾染的鲜血让她明了,她和书生不会有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世人眼里她是恶之花,只有书生是她唯一的玩伴。可她的生母谢无双早已给书生种了蛊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因为书生的另一重身份:前朝皇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书生对魔教来说,只不过是用来牵制和磨练少主的玩物。他们小年轻以为的江湖,在那些变态的眼中,不过就是一场任性妄为的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下乱而百魔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终场,谢虞身穿红袍,一双眼睛描摹得妖艳无双,顾盼之间看到了书生失望和陌生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无双对于谢虞一向是折磨和辱骂居多,现在,她要用谢虞的命,换书生手里的兵符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就把谢虞推到百魔阵,让他们肆意发泄取乐。

        书生忍无可忍之际,想到谢虞曾在醉酒时不断念叨的话:“小书生,我会保护你的,要想杀了你,除非杀了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倒过来,也是成立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书生把蚀心剑刺进自己的胸膛,果不其然,看到了谢虞唇边溢出的鲜血,和她如释重负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满眼都是刺目的嫣红,鲜妍了一整个秋天。谢虞笑起来的模样依旧倾城,谢无双一瞬颓然老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谢虞对书生用情至深,她给书生用了同生蛊。

        同生蛊,有个好听的名字,叫做莫相负。】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拿开胸前的梳子:“演完了,可以睡觉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可以呀,小书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从假死状态满血复活,盘腿坐起来:“以后接什么剧本,咱们就演什么,roleplay,书生和少主就是今晚的主题!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少主被文弱书生欺负得嘤嘤直哭,第二天险些没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临近年关,陆珂接了个综艺邀约。正如王岚所说,她太久没拍戏,是时候在大众面前刷刷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节目组请了几位老演员,几个新人。其中就有陆珂之前在明华家里夸过的小鲜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鲜肉直截了当,被问到喜欢什么样的女生时,毫不犹豫地说:“可可姐这种类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眼皮狂跳,然后她就发现,许言臣来接她时,态度不怎么明朗,走路时步子迈得也快,她穿着小高跟,追得费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我啊!”她站在原地,哎呦一声,“好像崴到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已经走远的人耳朵却特别尖,疾步向她走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确定她没事之后,神情愠怒:“能随便拿自己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谁叫你先走的,我又跟不上,喊你又不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看着衣袖上多出来的那只手,站定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吃醋了就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声音低沉:“魅力挺大?做节目都有人当众表白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或许我是万人迷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手机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不明就里,但还是递给了他。她手机里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忘了前几天的糗事,许言臣在相框里搜了搜,看到一张照片时蹙眉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赫然是那张厨房事故现场照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啊,那个,我失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做生日礼物那天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想找一下生日礼物的照片,没想到背后还有那么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图片发送给自己的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家再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v:@陆珂婚后的第一份生日礼物,精致美观,就是代价有点大。【图片】【图片】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张是玫瑰精油,第二张是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半路接到明华的电话,黄时雨的预产期到了,顺产龙凤胎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子在岔路口拐弯前往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见到小小两只宝贝,羡慕得眼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晚,两人留宿许宅,许言臣再拿小雨伞时漏一手油,以为是陆珂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要孩子可以直接跟我说。”暖黄的灯光中,他覆上她的唇,“不用这么迂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