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番外5

番外5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的父母生了三女二子,一共五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的任务就是干家务带弟弟,到岁数了嫁人收彩礼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孩的使命有着根本性的不同,要读书当大官,光宗耀祖,然后找个听话懂事家世清白好生养的姑娘,给立家传宗接代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刚听到这话,被气得脑瓜子嗡嗡作响,她一口喝光了一次性茶杯里的水,杯子在手里捏得皱成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那天开始,立秋成了陆珂身边的小助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进娱乐圈的目标很单纯,当演员、拿奖、证明自己的实力、吸引许言臣的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平时的工作比较简单,因为陆珂几乎没什么黑料,也不去招惹是非。

        生活本该平平淡淡,谈恋爱这种事,像许公子和可可这样的天子骄子才有资本去做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异国他乡到雪域高原,人家小两口蜜里调油,连许公子对陆珂受伤的责怪之下都藏着满满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给陆珂送完病号餐,在走廊尽头的楼梯坐下,打开民诉书看。这里很少有人走,是个很安静很适合学习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啃着馒头,就着榨菜,渴了就喝口白开水。

        馒头在嘴里化开一丝甜,书也越看越通透,她对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吃这么点啊?”正聚精会神地默背着法条,背后突然传来声音,把她狠狠吓了一跳,呛咳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强伟过来给她拍背: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待到她平静下来,面色渐渐由呛咳的红恢复正常,他看了眼她手上塑料袋包着的半个馒头:“你就吃这么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:“在这用功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对啊,报了h大的成人高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:“我就是h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立秋听到自己是h大毕业时眼中带着羡慕,强伟故意把话题往大学方面引。

        考试周之前去图书馆突击抢座,知名教授的课需要抢,晚一步只剩下严苛教授可选择,挂科概率也会提高很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立秋入神向往的表情,强伟心里油然生出一种暗爽。

        哪个男人不想看到心仪的女生对他满是崇拜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立秋能吃苦,悟性高,上进心强,长得也可爱,是做贤妻良母的绝佳人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跟自己发了个誓,三年之内,娶她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试探着问他:“你觉得我拿到成人高考的本科毕业证,能不能考个重本的研究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嘲笑她天真:“你抬头看看,现在还是白天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言下之意,做梦也该等到晚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抬脚作势要踹:“再笑话我我踢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正色:“重本面试环节歧视双非,更别提你是成人高考。退一万步说,就算面试过了。你研究生毕业,挣的钱也未必有现在多。可可对你这么好,你总想着跳槽,当心工作不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没错,可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了我,但我不能像个吸血虫那样一辈子吸她的血。我得靠自己的能力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没钱没势,父母氏族没有一个可以依靠,只能靠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谁都想和原生家庭互为底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有的人没那么幸运,生来就没有那个条件,只能自己咬牙成为更好的人,以后能成为别人的底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强伟追求她,她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缺爱,也可能是没见过世面,对强伟有着盲目崇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太想在a市扎根立足,有个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求凡人之福,平淡一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后来平静被打破,快订婚时,和强伟一起收到一个从前的光盘。

        里面的内容让人浮想联翩。她没有跟别人怎么样,但强伟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句争执就是一道伤痕,到最后才看清跟他较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强伟永远顽固传统,而这恰恰是她心底最反感的人性特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在公寓不欢而散,寒风阵阵,她在小公园遇见骆相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立秋踮起脚去够树枝,想看树上系着的白丝带上写着什么字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路过时以为她想不开,死死箍着她往远处带:“年纪轻轻有什么过不去的坎?再大事儿大不过天,比天大的事儿躲不过。寻死觅活的,丢不丢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骆相闻第一次认真看过立秋的长相。她有双圆圆的大眼睛,身子轻飘飘的,几乎没什么重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她并没有要寻死的念头,只是好奇心强去看白丝带上的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缓解尴尬,他故意转移话题:“你是我粉丝?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原本在长椅上老实坐着的女孩像受惊的兔子那样,几乎弹起来,否认道:“我是时影帝的死忠粉,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脸黑了一瞬。

        攀比心理促使他开口:“时简哥很好,我也不差!我跟你说,入股不亏!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第一次见这种顶流明星自己亲自下场给自己拉粉丝的,悲伤情绪被冲淡几分,挤出个难看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不想笑就别笑。哭哭更健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你在这影响我发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碰到什么难题了,你可以跟我说说。说不定我能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立秋是骆相闻的粉丝,她对着偶像的脸,还真说不出什么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她只粉时简,见了时简真人会脸红得话都说不出来,对骆相闻这一挂的还真不感冒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把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糟心事儿跟他倾诉一空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蹙眉:“不要把别人的情绪看得比自己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心神俱震。

        母亲打电话来只会问她要钱,给少了就骂她自私。

        强伟只关心她的清白和名誉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来没人跟她说过她自己最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观者清是有道理的,骆相闻帮立秋分析,一通推断,差不多得出结论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投桃报李,我也给你条信息,跟你提个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你想说陆珂和许言臣谈恋爱的事吧?我早知道了。你没发现我现在都喊她陆珂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但是你还帮我搞定光盘的事,你敢说没在偷偷喜欢可可?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那是因为我善良!来粉我吧。我值得!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我唱首歌给你听吧。感冒了嗓子不好,你将就听,不收门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慢慢平复情绪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清了清嗓子:“公寓花园演唱会第一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懒散地抬手,稀稀拉拉给了几下掌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嗓音是有些沙哑,不像平时那般清亮。但实力派就是实力派,不管嗓子变成什么样,都有本事把歌唱得无敌好听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吹动松枝,空气中有青草和树的清新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原本以为她会在没人的公园哭崩,涕泗横流,丑到没眼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老天就爱她这种笨小孩。就算笨拙又执拗,她也在好好生活,所以今天命运安排顶流巨星来给她加油打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真是一场梦幻般的演唱会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唱完之后,四下寂静,偶尔只有几声鸟鸣,他重新开口:“就像是丑小鸭在冬天进入蛰伏期。等春暖花开的时候,就会变成白天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跟开盲盒一样,谁知道知道最后开出来的是白天鹅,还是一只更丑的大鸭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就算是丑大鸭,也是一只有梦想的丑大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起码竭尽全力过,倒在半路也是光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合着就是个丑,从小丑到大,是吧!努力证明自己是个有梦想的鸭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?未曾清贫难成人。年轻的时候苦一点,到老了就有享不完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似乎不认同:“我只听说过龙生龙凤生凤、老鼠的孩子会打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逗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看她表情,立秋眼皮还有些发红,但情绪已经稳定,于是他问:“心情好点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点头:“嗯,人生都过去小半了,怎么活最后都逃不过一个死。计较这些没啥意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反驳道:“怎么能是小半?按100岁来算,一年365天,100岁有36500天。人生三万天,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给他看了眼自己的右手手心:“我掌纹生命线浅,能活到八十都谢天谢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拿手机计算器算了下:“80岁,乘以365,29200,也接近三万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认真的模样让立秋想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她查了骆相闻说的那句话,未曾清贫难成人,不经打击老天真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顶流肚子里还有不少文化墨水,不像她知道的只有俗语谚语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特别喜欢那句话,誊抄在本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大概是个清贫过的老天真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心里的愿望看起来跟她现在的地位和实力不匹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是有特别明亮的渴盼和特别忠诚的向往,虔诚地相信努力了就有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立秋备考期间,骆相闻帮她拦过强伟几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强伟总想挽回这段感情,但立秋的性格就是不吃回头草,再好吃的草她都不吃,何况强伟跟她三观不合,就算结婚了也很难过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说帮她找了a大研究生备考的资料,让她去取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第一次进骆相闻的公寓,客厅色块明亮,布置得生机盎然,随处可见绿萝,还有只深灰色的眼睛圆圆的猫,窝在沙发旁边的毛绒团子上晒太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里真不像个男生的房间。”立秋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公子那里只有黑白灰,强伟的房间乱得特别直男,只有骆相闻这儿温馨得像一股清流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给立秋冲了一杯温热的橙汁,示意手脚不知如何安放的她在沙发上坐下:“啥意思呢??不是我粉丝就算了,怎么还骂人呢?怎么就不像个男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这是在夸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一眼就看到桌子上的一小摞资料:“是这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不答反问:“你觉得小趴可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小趴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环顾四周,看起来有名字的只有垫子上趴着的灰猫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啊,它整天趴着,所以叫小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灰猫听到自己的名字,耳朵抖了抖,看了两人一眼,又转身趴毯子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是挺可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我得出去一段时间,去晋城拍戏,这段时间小趴就拜托你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桌面的资料递给立秋:“这些都是问法学院院长要的资料。当做答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没理由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点了几下手机,找出他的微信二维码:“加一下我的微信,小趴的喜好和注意事项回头我发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扫了码,他的头像是小趴晒太阳的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看到她的头像,笑了半天没停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用的是一张满屏都是法学网课界面的图片,配上一行大字:“别慌,能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挺迷信。”骆相闻点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用来增强自信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喝完了热橙汁,把资料放进背包,小趴不怕生,直接被她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起身送她,恰巧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开门,强伟站在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手里拿着一沓剧本,一抬头就看到立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什么时候跟骆相闻在一起的?怀里还抱着他的猫?两人什么时候好到这种程度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——”强伟出离愤怒,他牢牢瞪着立秋,“怪不得怎么都不理我,原来攀上高枝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把立秋往身后一挡,自己站到她前面,神色疏冷,“上次揍你,没挨够?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唇角抖动,想说点什么,却最终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有事说事。别耗在这,招蚊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把手头的剧本递给时简,犹豫了一下,提醒:“你注意自己的身份。这样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我觉得很合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是强伟的老板,强伟无法反驳,愤然扭头离开。步子踏得震天响,仿佛要表达他的恼火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抱着猫,无措:“我是不是影响你名誉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多大点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你需要的时候我随时可以解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不用,就让他误会着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我是怕他把这事给捅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不会。他没那么大的胆子。你看不出来吗?他只会窝里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是洒脱骄傲的人,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圈里圈外对他的评价很一致:可望不可即,看着就很难得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幸算是半个跟骆相闻交过心的人,立秋却只觉得他思想成熟。那双眼像能直接把人看穿,所有想法和念头在他那里都无处循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立秋那里,再好看的皮囊也没什么用,结果骆相闻除了皮相好骨相佳,内里还这么有趣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悄悄心动,又把心动归咎于他的偶像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时简粉丝群里诉苦:“怎么办,有点想爬小骆的墙头,哪个姐妹来骂醒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没人骂她,倒是有不少出来认亲的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个追星少女没几个墙头?喜欢明星不要道德感这么重啦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除了小骆,还特别喜欢可可家的那位……那我是不是要以死谢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喜欢就喜欢,时影帝的电影别忘了支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把手机反扣,陷入了深深的迷茫。

        喜欢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男生,大概、也许、应该……是很正常的事吧?

        她一鼓作气,加了骆相闻的粉丝群。

        同在两个群的姐妹见她进来,“欢迎姐妹成功入坑,又见面了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她们的暗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好窥屏的骆相闻,看着她那个明显的id“立那个秋”喜不自禁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知道她会粉上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给她转了五千,嘱咐她给小趴买猫粮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发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铲屎的辛苦了,你也买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领了钱,打算先给小趴用着,剩下的到时候退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趴被富养得厉害,皮毛蓬松柔滑,也挑食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吃馒头咸菜的立秋相比,像是活在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有次觉得这猫生活实在太奢侈了,买了平价猫粮,放在它的至尊猫粮袋子里,还故意当它的面给它倒在它平时吃饭的猫碗内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小趴闻了闻,做了个呕吐的表情,一口都不吃,高贵冷艳地走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神了,还能精准识别贵的和便宜的猫粮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只得把平价猫粮喂给了公园里的流浪猫,继续让小趴过着奢侈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最近没有活动,立秋也得了一段时间的空闲,小趴陪着她每天宅在家里,她看书,小趴玩自己的逗猫棒。

        原以为很苦很难熬的日子就这么悄悄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次年春暖花开时节,立秋收到a大法学硕士的录取通知书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总说自己有活动,迟迟不把小趴接走。小趴在立秋家过得也舒心,立秋买了个小烤箱,亲手给它烤猫的各种美食,小趴比吃至尊猫粮还捧场,长胖了一大圈。

        宠物医生说不能再由着它吃了,要减肥,忌口的同时还要加强体育锻炼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小趴天生胆子大,性格好,不怕陌生环境,于是立秋开启日常溜猫的生涯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人一猫每晚沿着花园散步,回去时又碰到了不想见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强伟看着立秋,她现在剪短了头发,齐耳短发显得她更加幼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像比以前更好看、更自信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强伟:“听说你被a大录取了,恭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趴从立秋身后慢悠悠走过来,和强伟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强伟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被无处不在的被老板支配的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早就有过怀疑,骆相闻之前不怎么接活动,最近怎么频繁出通告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骆相闻那个层次,只需要有选择性地接一些质量过得去、对口碑有好处的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骆相闻全国飞,他作为经纪人也要陪着到处跑,活生生给累瘦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看来,大概是不想让他来打扰立秋。

        强伟心中又酸又涩:“你们还没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强伟正要再问,背后传来一声愉悦的“小趴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趴才不想理很久没管它的男主人,喵呜一声,蹿上了立秋的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走近,和身材娇小的立秋站在一起,莫名很般配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已昏黑,他伸手把立秋往自己身边一带,揽着她肩膀:“分什么分?这辈子都不可能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搂着她,她抱着猫,真的很像一家三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强伟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谢谢我。”看着烦人精走远,骆相闻松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松了口气,心里有个地方莫名空落落的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语气都不带波折,就这么没诚意。”骆相闻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个月,他全国溜强伟,还不是为了让她有个没人打扰的环境,能沉下心好好看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改天请你吃饭。”立秋想了想,很诚恳地说道,“但是你太出名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绯闻,要么等有空你过来,我做饭给你吃?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我明天就有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去他粉丝群里发了个问题:“大家晚上好啊,请问有没有人知道小骆喜欢吃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粉丝们可积极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楼上的小心被叉出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他喜欢吃什么有什么用啊,又不能跟他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题我会!小骆喜欢吃精致的东西,看他以前晒的图吃得可贵了,鹅肝、深海鱼子酱是必不可少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鹅……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深海……鱼子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立秋平时都在附近最大的农贸市场买菜,那里估计还真买不到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有消息提示——骆相闻空降粉丝群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我喜欢吃家常便饭,便宜的,有烟火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【图片】列了个菜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菜单:辣椒炒肉,白菜粉条炖肉,卤猪蹄,米饭,鸡汤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翻出骆相闻的微信:“鹅肝和深海鱼子酱我咬咬牙还是买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秒回:“在粉丝群里问什么问,不能直接来问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你没必要为了我降低生活品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【语音】她们说的你就信,我本人说的你不信是吧?那些照片都是装x用的,根本吃不饱,老子喜欢肉!大块的肉!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好。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买了各种肉,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,给他做了满满当当一大桌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这么丰盛!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给他筷子:“尝尝。不一定对你口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接过筷子,不急着吃,先拿手机对着拍了几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先尝了口她做的蒜蓉粉蒸排骨,好吃得差点把骨头吞掉。连话都没来得及说,直接给她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    太香了!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悬着的心微微放下,她转身去厨房给他盛米饭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,骆相闻吃了四碗米饭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有点担心:“你别撑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起第一次给小趴做零食,小趴就猛吃猛吃,结果到晚上难受得满床打滚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这才哪到哪儿,我平时就没吃饱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等他吃完饭,立秋收拾碗筷,骆相闻进厨房要给她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不用,我做事快。你过来反而打乱我的节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立秋全部收拾完毕,端了切好的果盘过去,终于有空刷会儿手机,才发现顶流已经长草多时的微博更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v:【图片】我最爱的菜单,今日更新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不光脸烧,那股火意从脊椎一直烧到了后脖颈,再一路燃烧到天灵盖。

        微信里有强伟发来的信息:“你做饭给他吃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从前立秋说过,给心爱的人做一辈子的饭,是她的心愿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点了拉黑,跟过去彻底告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强伟又发了句:“你们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显示“消息已发出,但被对方拒收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不敢再去看手机,也不敢再看身边的人,打包小趴的东西还给他时,心里居然生出强烈的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,她知道自己活得辛苦又难受,不会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大了,意识到爱上一个光芒万丈的人,不敢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从来都很用功很努力地去生活,可想要的总像镜花水月。考上a大的时候,以为自己捞到一个。又在突然之间,发现明月其实还高高悬挂在天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