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番外7

番外7

        时光匆匆就是一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拍戏闲暇之余,接了一档情侣观察真人秀邀约,名叫《你好,爱情》。

        节目第一期共邀请了三对情侣,春华时简,陆珂许言臣,立秋骆相闻,还有一个常驻主持光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是女嘉宾的身份已经噱头十足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影后春华产后复出;陆珂埋头拍了一年多的戏,终于从深山老林里出来了;还有骆相闻女朋友的综艺首秀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本来不想参加,她觉得自己是个素人,没必要抛头露面,让别人点评。万一再有人说她配不上骆相闻,岂不是自寻烦恼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恨铁不成钢:“能对自己有点儿自信吗!你没看过很早之前就有帖子,说我身边的小助理颜值也超高,都能单独出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但是,小骆跟你传过绯闻,你不怕许总吃醋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上节目澄清不正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还有人脑补说他对你爱而不得,退而求其次才选择我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想把她脑壳撬开,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水还是脑浆:“你到底是怎么考上a大研究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我律所那边还有实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暴躁了:“请几天假!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好好好,我请假请假,别生气,生气长皱纹哈。现在去皱可贵了,做完脸还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完全有身为前助理和可可粉的自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凑出一个都不容易,别提把她们三对情侣都拉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放首集片花的时候,剪辑把最精彩的几个片段给摘出来放在一起,【影后吹唢呐】【厨房杀手陆珂】和【顶流女友徒手抓蛇】几个段子已经炒热了节奏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人物出场,弹幕刷了满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梦幻组合啊!这是我最想看的娱乐圈闺蜜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后面男嘉宾也会出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时简,许言臣,骆相闻,都是跟陆珂传过绯闻的男人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改名叫《你好,绯闻对象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夺笋呐,许总能气吐血吧!期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等正片播出,第一期就登顶各大卫视收视率榜首。

        节目采用三段式。第一部分,女嘉宾集体旅行,男嘉宾团继续完成日常工作。第二部分,组团互相远程观看录制片并适度发表点评。第三部分,男嘉宾惊喜现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出场就各有各的性格,陆珂性子急,干事快,和立秋一起推着箱子过来赶飞机,风风火火,雷厉风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们早到了二十分钟,陆珂给春华打了好几个电话,春华都说别急这就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飞机快起飞,春华拉着时简给她整理好的行李箱,不紧不慢地走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等得没脾气:“姐妹,踩点达人,高!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:“你看,没迟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真舍得自己来了?没偷偷把时间装在行李箱里带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:“哪能呢,我有那么妈里妈气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弹幕:【我以前还以为她们是塑料闺蜜情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《明着追》那会儿我真情实感磕过cp……不过现在这样也挺好的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春华到底怎么保养的?我上小学时她这样,上大学她还这样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人家只是出道早。】

        第一站落地湘北一个少数民族村落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刚从深山老林出来,又进深山老林?这里没蟒蛇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到村里,节目组就给大家出了个难题——学习吹唢呐。

        演奏水平和住宿条件挂钩。

        吹得越好就住得越好,节目组准备了三套房子,一套豪华贵宾房,一套温馨田园房,还有一套乡土村居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都认真地学,陆珂边听边点头打拍子,立秋一脸淡定,只有春华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还是春华第一个上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春华对乐器一窍不通,即使她很努力,吹起来还是像一群鸭子临刑前争先恐后嘎嘎叫,在场的工作人员都笑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弹幕:【影后好可爱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反差萌,配上那张国色天香的脸哈哈哈哈哈笑拉了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怪不得一直不接综艺,原来真?没什么才艺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老天让她拥有了超凡脱俗的演技,所以……】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有音乐功底,摸索着吹了段曲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嘀哩哩哩嘀哩哩哩嘀哩哩哩哩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觉得耳熟,后来反应过来,这不就是儿歌嘛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算!不算!”导演喊话,“没达到选手业余水平,要高难度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又试了几遍,吹出了之前和勿扰合作的几首歌的片段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正经严肃的歌曲,经由唢呐,变得搞笑又诙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我能选豪华卧房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导演:“这还有个选手没上场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行吧,大不了我们三个人挤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导演无情拒绝:“各睡各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记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轮到立秋,她拿着唢呐,问导演:“吹什么啊,红事白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弹幕疯了:【行家一开口,就知有没有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笑死我了,不愧是顶流看上的女人】

        导演:“你都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点头,她红白喜事都能吹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天赋,她听惯了,有次父亲带着弟弟们去吃喜酒,她悄悄跟着去看人家搭台子唱戏。

        吹唢呐的女师傅见她乖巧听话,手把手教了一段,她直接学会了,于是师傅去吃饭,留她在那吹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村里有谁家办事,就喊立秋去帮忙,乡里乡亲的不用给钱,在厨房摆个小桌,让立家的五个孩子吃顿好饭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道今天还会在全国人民面前吹唢呐。

        感觉立秋认真得有些紧绷,陆珂在旁边来了句:“我有预感,等节目播出,会有人把立秋吹唢呐和骆相闻演唱会视频剪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反正是垫底了,跟着凑热闹,也插了一句:“立秋,你再吹个小骆的歌呗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窘了:“我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又不是专门学乐器的,也没看过骆相闻的乐谱。

        弹幕:【小骆出来,又被打脸了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女朋友不会你的歌,还不快去反思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不行了,我想起立秋在小骆超话只有lv2就想笑】

        最后立秋得到豪华贵宾房,陆珂的是温馨田园房,春华入住乡土村居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今天怎么这么拼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小骆比较挑剔,就跟他家猫一样,什么都要用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镜头早就转过去了,她们忘记了麦还没关,聊得自然,结果被收录进去,还配上了字幕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你舒心,拼成谐星也无所谓~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晚,陆珂房间传来一声惊叫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的房间离她最近,急匆匆赶过来,陆珂正拿着棍子在墙角指着床,抖抖索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蛇!我的妈啊!这是什么温馨田园房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看了眼,直接走过去,手掌捏蛇头,另一只手掐着蛇的颈部,提起来用力往墙角一摔,蛇不再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蛇进屋里能杀吗?”陆珂声音颤抖,“是不是该放生?蛇是龙化成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不是墨绿色圆头的蛇就没事,而且这又不真的是你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它是昏迷了还是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走过去踢了踢,那蛇也没有醒转的迹象,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就不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怕什么?这是菜花蛇,又没有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拎起蛇:“走,你在这也睡不好了,去我那里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带着它干嘛?打算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埋?多浪费。明天烧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摄像小哥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导演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讯而来的春华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后期在每个人的头上都打了几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    弹幕:【我现在觉得小骆高攀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小骆高攀+1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原来这就是顶流女朋友的自我修养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我原本想跟她一争高下,算了,我不会吹唢呐也不会抓蛇】

        镜头切换,转到男嘉宾那边的日常。

        时简在剧组拍戏,这次是古装,有武打戏片段,他一身白衣,动作潇洒利落,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中途休息会上房车看儿子。时间跟着爸爸在剧组待着,奶奶和阿姨负责照顾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爸爸过来,他笑开,露出糯米一般的小白牙:“爸爸!”

        时简:“哎。有没有乖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间:“妈妈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简:“你妈妈去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嗯!”时间宝宝把手里的玉米糖往爸爸嘴里塞,“爸爸吃!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那边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演唱会彩排,节目组那边让他跟镜头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啊!喜欢我的扣1,不喜欢我的扣眼珠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弹幕:【抠完眼珠可以抢你女朋友吗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两个眼珠子都给你,立秋给我。】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这边的跟拍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在会场外面,不远处的公园台阶上,坐着吃雪糕。

        镜头一直对着场馆的大门,除了宏伟神秘的门,什么都没有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画外音来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场内正在召开机密级跨国会议,同声传译部分许总亲自上阵。鉴于会议内容涉密,不能全部公开,谢绝媒体进场直播。

        弹幕:【许言臣是你们拍不到的男人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许总:想不到吧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回头回放,别人都能看到老公,可可看了个大门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笑死了哈哈哈哈】

        山上有茂密的树林,节目组除了给每人准备了一个土坑和灶台,还有零星食材,剩下的都需要自己想办法。连干柴都得自己去林中捡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深切怀疑节目组整这一出,就是为了让她出洋相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悄声问立秋和春华:“我帮你们捡柴,你们帮我生火煮饭行不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点头说好。春华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被导演大喇叭警告:“不行!分头行动!不能互相帮忙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们是真相信我,不怕我炸厨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可是用高压锅煮玫瑰水都能炸得满厨房都是红色汁液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:“这里露天,不怕你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导演,你挺适合去吃自助烧烤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导演: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毕竟你很会火上浇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导演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食材有限,米,一块猪肉,几个皮蛋,几根玉米,几条她们刚才在小溪里抓的鱼,还有一个鸡圈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:“想要鸡的,可以自己去抓,抓了自己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:“算了,我要一块猪肉一点米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分我一小块猪肉!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我去抓鸡。导演,抓几只都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导演:“行,只要你能抓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轻松抓了三只鸡,捆在一起,扔在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春华劈了棵竹子,淘米洗肉,开始做竹筒糯米饭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打算做个皮蛋瘦肉粥,有肉,有米,有蛋,有青菜,有汤水,这一顿这样凑合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她面临的最大问题是,她生不着火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撸袖子,利索地给鸡抹脖放血,放了满满几碗,又把鸡丢进开水里烫过之后拔毛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观望她拔鸡毛,感慨:“脱了毛真干净,白白的。怎么还拔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还有呢。细毛也得拔,得用点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刷刷几下去了鸡毛,又洗了一遍,用酒和盐巴抹遍内外。从河边扒了几坨泥,用塘里摘来的几片荷叶包了鲫鱼和泥巴。在鸡外面裹了张荷叶,又往湿泥中滚几圈,再将泥抹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拿起砍柴刀在地面挖了个深坑,松枝都是枯的,格外好烧。把泥巴鸡埋进坑,上面覆盖松枝,点燃: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火烧得极旺,立秋把鱼去鳞破腹,处理完毕,用树枝串好,架在火上烤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都没浪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往火中填了把柴,“可可,你那边还没点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看着人家的火堆,羡慕极了:“没有啊,破罐破摔了。影帝吃竹筒饭,顶流吃叫花鸡,我们家许总比较好养活,只要喝西北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只要喝西北风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回头,见到许言臣,如同见到救星:“你来了!快快快,快做饭,咱们赶超他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没生出火,却把自己搞得一脸都是烟灰。许言臣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喊话:“男嘉宾只能指导,不能自己动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捞起一坨泥巴去追导演:“你再说一遍?!”

        被许言臣拉回来:“我跟你说怎么做,柴火不要堆得这么多,架松点。做得好不好多少试一下,对吧?花猫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把手上的泥巴往他面上抹:“就不会做饭,一做饭就头疼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轻松抓住她手腕,反手,“胆子大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一头扑进他怀里,死死埋住脸,许言臣沉声,眼里却带着笑意:“出来,我数三下,不出来就抹头上了。三,二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抹,脸已经够脏了!”陆珂在他怀中抬脸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,春华啧啧两声,摇了摇手中木扇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明媚的笑一下让许言臣失语,陆珂踮脚在他唇上飞快地啄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许言臣的指导下重新生火,这次一下就点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淘米,煮饭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皮蛋在米里捏碎,然后下肉丝——小心点,别切到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弹幕:【真好磕,在眼科坑里躺平一辈子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许总今天昏了头了。话出奇多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真想看这个男人做同声传译的时候的样子……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不管哪个行业,他真的是一如既往地优秀啊】

        “鱼烤好了,火灭了。”骆相闻跟立秋报备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捡了根柴火棍把灰烬拨开,再把泥鸡弄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潮湿的泥土已被烤干,轻轻一扒就裂成几块,露出里面深绿色的荷叶。荷叶上星星点点的是山鸡被烤出的油,冒着香气和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把鸡连着荷叶分了五份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饭要单独做,吃的时候总能一起吃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弹幕:【哈哈哈哈哈哈孩子快疯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看把宝贝折腾得,一脸灰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手里拿着个鸡腿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看起来很香啊!】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吹了吹手中的烤鸡腿,又用手试了下外皮,温热的,不知里面还烫不烫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她眸子水汪汪的,许言臣起了逗弄的心思,捉住她的手,一口把鸡腿咬掉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属狗的吧!”陆珂看着没了一小半的鸡腿,大受打击。她护着鸡腿,往另一个方向坐,不理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属狗的是你吧,护食,还咬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啥时咬人——”陆珂一顿,想起来之前那晚她似乎忍无可忍地咬住了某人的肩,附赠挠了几下他的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说话了,专心啃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弹幕:【咿,说下去啊,怎么不说了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啥时候咬的人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不能说的咬人?是不能播的吗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我愿意付费收看!啊啊啊啊啊啊】

        春华把手上的山鸡油在新鲜荷叶上抹去:“要不是立秋会做饭,许总来了估计真要喝西北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陆珂做的皮蛋瘦肉粥很不错,你们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夸到的陆珂一脸骄傲,像是个被表扬的幼儿园小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,午觉时分,陆珂肚子又开始咕咕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戳戳许言臣的腰侧:“我饿,中午没吃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给你做个炒饭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能吃就行。小骆抢得太疯了,跟没吃过饭一样。我中午都没好意思吃太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把鸡蛋在碗边一磕,单手掰开,蛋液掉入碗中。见陆珂没事:“你来打下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喔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用筷子打散蛋液,“剥根小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先剥,还是先洗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剥好葱,从水缸中舀水冲了几遍,递给他:“我是不是第一个吃你做的炒米饭的女生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是第二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给我妈做过一次。可能手艺生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放心。你炒一锅锅灰我都能吃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别说得太满。”许言臣把小葱切成极细的葱花,又让陆珂把那个咸鸭蛋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和咸鸭蛋有什么关系,就着吃?”陆珂说,“女明星不吃咸的,容易多吃饭。还容易变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急。”许言臣用油热锅,爆香葱花,然后放米,下蛋液翻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蛋炒饭是最容易的。”许言臣说,“但也是最难的。给你们女明星吃的,要不油不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是我的最爱。”陆珂从身后搂住他的腰,“我可以假装不知道它的热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偶尔一次没关系。不能不吃碳水。”许言臣翻炒几下米饭,确保每粒米都均匀地裹上蛋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想呢,节目组要是真不给饭吃,那我爬山去,有果子就摘果子吃,没有就饿着。嗳,我捡柴火那会生吃过薄荷,整个人都像被冻住一样,连吸气都觉得凉。”陆珂见他把咸鸭蛋的蛋黄剥出来,放在锅里用铲子按碎了和米一起炒,被香得咽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把炒好的米装盘,给她一把木勺,“下次别乱尝。你当你是神农尝百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闻着是薄荷啊,放心好吧。”陆珂舀了勺炒米饭,放入口中。下一秒,她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味蕾被暖洋洋的蛋炒米包裹着,和葱花一起,配成了烟火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夜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节目组组织了篝火晚会。男人们都去搭帐篷,女生在火堆旁烤肉。

        春华翻了翻烤串,往上面撒了点黑胡椒和盐:“羡慕你们,要么没结婚,要么新婚燕尔,感情真好。不像我和时简,认识很多年了,老夫老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应该是我羡慕你好吧,有孩子玩多可爱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:“生一个不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倒是想,可惜每次家里的计生用品快用完的时候,许言臣都会及时补货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我还羡慕你们呢。结婚的结婚,有孩子的有孩子,我跟小骆还不知道能不能走到最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:“你自由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自由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弹幕:【这是多么精巧又诡异的闭环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有孩子的想回到新婚,新婚的想有孩子,热恋中的人想走进围城,围城里的人觉得她自由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现实!】

        导演说,立秋今天过生日,打算给她送祝福。节目最后设计了个直播连线环节,系统会随机匹配观众,跟现场实时通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匹配到了一个立秋这辈子不想再见到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的弟弟立乔治喊了句“姐”,跟她说了句生日快乐。随后手机被抢走,那边的画面出现了立秋母亲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张嘴就骂:“你攀上高枝了是吧?你自己好了,不认农村的爹娘了!当时生你怎么没给掐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歪曲事实的能力一流,泼妇骂街的嘴脸淋漓尽致,立秋气得浑身发抖,想反驳,嘴里像堵了一大块棉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口郁郁之气是喉中鲠,咽不下,说不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弹幕快到肉眼看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没去看,心直直坠入黑暗,骆相闻替她说了两句,那边死皮赖脸拒不认账,只说立秋不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陆珂抢过来手机,对着对面的女人骂道:“我可去你的吧!立秋善良,你就把人家当骡子用,不让上学,好好的一个姑娘,来月经了大冬天还要给你们全家洗衣服,连热水你都舍不得给她烧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越说越气愤,拿起立秋的手,对着镜头:“睁大你的狗眼看看,你女儿的手,像女孩子的手吗?到现在冻疮都没治好,还有疤!一到经期就痛得满脸发白,跟熬刑一样!十几岁就出来打工挣钱养家,吃过多少苦你不问,每个月按点打电话要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弹幕没了,界面一片清爽。

        观众们都在认真听陆珂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历数这么多年立秋的辛酸和苦难,最后道:“我要是你这种人的女儿,逼我,骂我,剥削我,我宁愿去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