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番外8

番外8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算出来你是个丫头,我就不该要!”立秋的母亲没想到立秋身边的人对她的情况这么清楚,语焉不详地骂了两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的弟弟把手机夺过去,简单说了句“姐,生日快乐”,随后忙不迭挂断。

        视频通话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 用来通讯的大屏幕突然一片黑暗,现场安静得尴尬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问立秋:“算出来?什么意思?男孩女孩还能算出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我老家那边算法可多了,什么7749算法,筷子插小米,白醋法,清宫表,都是哄人的,不科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我妈为了保险还做了b超,那赤脚医生为了挣她五十块钱,跟她说我是个男孩。要不我现在都不会出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神情漠然,头顶却突然被骆相闻揉了揉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我喜欢女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呢,谁要跟他生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看着导演,目光冷得沁骨:“我记得合同上签过。未经允许,不得擅自联系节目之外的人。你们这样,是想毁约?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合同上是没有这一条的,是陆珂之前对导演的风评有所耳闻,为了防止导演在节目中突然cue明华出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道误打误撞,在立秋这件事上,给了他们更多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    光哥打圆场:“随机匹配都能选中立秋的家人,这也太巧了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不巧啊,匹配到a国总统才叫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光哥:“玩笑了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玩笑?要不我来点一下,看看下一个是不是立秋的导师,a大骆教授?”

        光哥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节目组设计的还真是这样,立秋点的话,第一次会出现她的母亲,第二次,是骆相闻的父亲骆道正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骆相闻真的打算去点那个随机选择的按钮,导演急了,喊话:“只能选一次,最后环节到此为止了,第一期录制结束!”

        光哥呵呵干笑了两声:“这不是立秋过生日吗?导演组也是出于好心,想制造机会给立秋和家人联系嘛,发生这样的事,大家都不想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带笑看着他:“光哥,我想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光哥愣了下: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。冷不冷?”

        光哥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光哥不冷,但陆珂的冷笑话真的很冷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觉得陆珂怼得太直接、太过刚硬,坐在旁边一直没发声的春华神来一句:“我和时简决定,即日起退出节目组。你们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着,看了眼时简。

        时简是娱乐圈有名的妻管严,一向听老婆话:“我没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跟这种死皮赖脸花招频出的节目组争辩没有意义,不如直接退出,清净省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还在气愤中没缓过来,递了张纸巾给立秋:“选人软肋戳、把人欺负哭的节目我还是第一次见,我和立秋退出!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本来没想哭,这么多年,她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给她纸巾时,食指在她掌心轻轻刮蹭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低头,懂了他的意思,拿纸像模像样地擦了擦眼角莫须有的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的那点不愉快都被抛之脑后。身边的爱人和朋友都这么暖心,倒是让她连伤感的余地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拍了下桌子:“我和许言臣也退!”

        导演组有苦说不出,在场的工作人员都被突如其来的情况整得发懵,也没人有心思去管还在录像中的机器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极力挽留,却踢到铁板上,只把结果从“撕破脸”挽救到了“和平解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反倒提醒了陆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,咱得提前说好,节目不许剪辑。从我们进机场到最后提解约,你全部播出来,我们就是和平解约。如果剪得虎头蛇尾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导演:“这——全播出对我们双方都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没事,我们认了,希望你们也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节目播出后,官方微博第一时间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好爱情v:本意想帮助立秋庆祝生日,联络和家人的感情,没想到前期准备工作不足,弄巧成拙。理解各位嘉宾的决定,再次表达诚挚的歉意!

        转发和评论是整齐划一的“滚!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节目组的骚操作,和立秋母亲重男轻女还试图往女儿身上泼脏水的行径,让网友们直呼刷新了认知下限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怎么能这样对立秋?我甚至开始怀疑,现在真的是二十一世纪吗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家里有矿,才生五个孩子吧,这家庭条件也不咋地呀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别说偏远乡村了,大城市也有很多想要儿子的。还有什么7749算法,真的好无知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这节目看到这可以结束了。以后再请任何人我都不会再去看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导演是谁,yue了!拉黑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这个导演早就臭名在外了,等着,肯定有人搜集资料锤他。】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刷评论越刷越精神,那条【这个导演早就臭名在外了,等着,肯定有人搜集资料锤他】吸引了她的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用小号问:“有什么资料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等了五分钟,有个名叫“小怪兽说话呀”的粉丝回复她:“看我主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点开她主页,置顶微博就是“起底某王牌导演节目霸凌、钻合同空子、没有职业素养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里面把该导演之前做节目的渣事迹罗列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打着亲情牌做道德绑架,恶意剪辑,抹黑艺人形象,一切没底线的做法都只为收视率。

        艺人在他眼中不过是可操纵可运转的机器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没有人情味的导演,居然还做出过不少爆款节目,其中很多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,甚至有些全国收视率数一数二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的话题度,在现在看来是一场笑话,一场愚弄大众的高级玩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人想被视频剪辑师那把剪刀手玩弄于股掌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敏锐地感觉到这里面还有不少料可以深挖,她兴致勃勃,打算私聊博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裹着浴巾,从浴室出来,很快吹干头发:“该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是寸头,他的头发干得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陆珂迷上一部a国科幻片,总说男主角布莱克寸头超帅,超man,时不时还在微博为布莱克打call,俨然一个沉迷其中的追星女孩。

        粉丝吐槽她家里已经有那么帅的,还看着外面的,陆珂回复:“他又不剪短发,不是寸头怎么能看出来到底帅不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,许言臣今天下班回家,就变成了寸头。再短一点,就能去报名入伍当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不知道许言臣有没有看她的微博,有点心虚,听见门锁打开的声音就跑到玄关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他的样子,哈哈大笑,扶着玄关柜才没笑得坐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一把把她捞起来,抵在门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寸头才能看出帅不帅?”他身上清冽的凉意和家里的温暖气息逐渐交融,凑近她时,五官被清晰地放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帅的帅的!”陆珂疯狂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荷尔蒙太浓郁,她莫名觉得有些腿软,脸也开始发烫。

        试图离开他的臂弯,去洗把脸降温,显得不那么像没见过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按住她不让走:“现在还觉得布莱克帅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不不不,他算啥。看得着摸不着,哪有你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声音又冷了两度:“摸不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开玩笑嘛小哥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专门为他发微博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醋味越重,陆珂就越高兴,在他唇上啵了个香吻:“一会专门给你发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的深吻差点把她的理智淹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今天吃错药了?”她被亲得喘气不匀,“怎么总感觉你怪怪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为了不让你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没有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之前是真的觉得布莱克很帅。在许言臣剃了寸头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似乎听出她的意思,正要开口,陆珂掏出手机对着他咔嚓拍了几张:“我说今天你怎么回来这么晚。你快去洗澡。一身细菌,身上都是理发店的染发膏味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这句话戳在许言臣的点上了。一向洁癖的他同样没法忍受自己现在这样子,他松开手,“你洗过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对啊,你看我的新睡衣,是不是香香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看了眼:“你新买的?买回来之后洗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这不是重点!重点是好不好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过水了吗?新衣服不洗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彻底无语:“能不洗吗?不洗回头你再念紧箍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拍拍她的头: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转身进浴室,她扑到床上玩手机,一玩就玩到了睡觉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制止她继续看,陆珂抬胳膊用肘部阻止他,另一只手把手机举远了:“再等等!等会!我在5g冲浪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明天再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就一分钟!我跟骆相闻说个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今天这醋有点过头。她奋力把手机又举远了些:“我直接说,你在旁边听着。是关于立秋的事。行不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没说话,默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找到骆相闻的微信,按下语音键:“我今天在网上看到有个叫小怪兽说话呀的粉丝的主页,你去看看,置顶微博是关于导演的爆料,你回头找人以粉丝身份私下去联系里面提到的利益相关人,去问他们要证据。这个导演人品真的不行,能不能给立秋出口气就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一番话条理清晰,许言臣在旁边也听明白了,但是他依然指出了她不严谨的地方:“60秒。你真能掐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这不是跟导演学的吗?不会钻空子在社会上容易吃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所以你来钻我的空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还有空子?你现在就是个筛子,被我钻得四处漏风——哎,痒!痒!别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一顿教育,让她在床上扭成了麻花,最后笑泪交加,上气不接下气地瘫倒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床被子整个晚上就没好好被盖过。以各种姿势和形状,出现在床的各个拐角,贪玩不知疲倦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行动效率很高,他直接派强伟联系粉丝,得到了那些爆料的源文件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得罪过不少人,无非就是咖位大小,咖位小的敢怒不敢言,有些明星头铁,跟他硬碰硬,也就一段时间风头就过去了。可人在河畔走,哪能不湿鞋,这次三组嘉宾集体解约,事情闹大了,连着那些陈年老料都被扒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了解到,有个叫赵漫漫的女明星,因为导演授意节目组恶意剪辑,原本知书达理的女孩都能被丑化成心机深重的绿茶形象,从此事业一落千丈,她本人也因此得了抑郁症,正在治疗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找到她,想让她出面起诉导演,结果她说自己连打官司请律师的钱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她住着廉价回迁房,房东恰好找上门催促交这个月房租,谁敢相信一个国民偶像剧出道的女明星能落到这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你尽管起诉,律师我帮你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漫漫空洞的眼神慢慢聚焦,她说了句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一期节目她看过,立秋的经历和她十分相像,从节目中她似乎能看到当初的自己,被导演和节目组摆布,踩了大坑,却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咬牙杠了半年多,事业也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立秋身边的朋友多,还愿意为她退出节目,终归是十分幸运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打电话给自己老爸,问a市有没有知名律师推荐。

        骆道正声音威严,似乎刚下课:“你要打官司?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不是我,但归根结底还是为了你儿媳妇,你得意门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道正:“节目我看到了。我给你推荐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稳赢?”

        骆道正:“你们证据要立得住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抢白:“那肯定。但是还是必须要稳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道正揶揄儿子:“从你小时候到现在,除了音乐,没见哪件事让你这么上心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稳赢说了两遍就算了,还要加个必须。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废话不多说,爸,联系方式你发我微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道正:“怎么?除了这事,说别的就是废话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爸!你们法律工作者不能老抠字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道正:“对了,等开庭了,你让立秋去旁听。她现在实习,多积累经验对她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知道了爸。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清抢过手机:“说谢谢有什么用?什么时候结婚?我连孙子孙女名字都起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她说等她在a市法律界立足——妈,我知道你和我爸感情好,所以我叫骆相闻,我爸相中你,你们互相相中,但是你起的孙子名是啥?骆立?怎么不叫骆自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清:“你还别说,这名字不错,我刚买了一只京巴,叫骆自立正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数日后,赵漫漫诉导演恶意剪辑侵犯名誉权和肖像权一案在a市开庭。

        微信群聊“退组小分队”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春华:“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发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举手赞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相闻:“举双手双脚赞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:“@所有人我去发,你们转,保持队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v:“从我那一批开始,网络环境开始变得多元化,互撕、拉踩、造谣、人肉,在这个圈子实在太常见。请大家理智追星,谨慎发声,文明用语,不信谣不传谣,清朗网络空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被《你好,爱情》退组小分队转发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v:\\\\陆珂v:\\\\立那个秋:\\\\骆相闻v:\\\\时简v:\\\\春华v:从我那一批开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更神奇的是,当天晚上,有个自称节目组工作人员的人用微博小号爆料,说导演为了增强剧情张力,制造冲突,故意让人买了条菜花蛇放进陆珂被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有人指出不妥,还被导演骂了:“菜花蛇又没有毒!你们不会先给蛇打个麻醉针?不伤人不就完了吗?不这样拍怎么能好看?拍几个女明星洗漱睡觉吗?谁愿意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工作人员把这段录音和当时菜花蛇的照片、麻醉针的照片都放到网上,一石激起千层浪,导演这次彻底被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恶意剪辑侵犯名誉权和肖像权案,最终赵漫漫胜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还没有结束,陆珂又一纸诉状,把导演和节目组告上法庭。

        节目中故意在她被子里放大蟒蛇,而且没透露该蛇注射过麻醉针,第二天骆相闻他们还吃了。严重威胁公民人身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该案中,陆珂指定立秋当她的律师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的宣判结果证明,立秋除了徒手抓蛇,还会徒手撕放蛇伤人的歹毒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出法庭时天朗气清,骆相闻在大门外等着立秋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们扛着相机和话筒打算往立秋身边凑,被骆相闻伸手拦住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穿着一身米白色职业装,长发盘在脑后,不再像庭审时那样有铁嘴钢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着俊朗高大的男朋友,他像万里暖阳,又像无尽春风,心里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点想快点见到骆自立了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陆珂那边却有些剑拔弩张,中间掺杂着些火药味:“你想什么时候要孩子?给个准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最佳生育年龄之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用手机搜最佳生育年龄,读了出来:“适龄青年女性生育阶段的优势有:卵子质量高,激素水平稳定,身体素质好,并发症发生几率低。23岁到30岁之间是吗?我等到30岁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愤愤:“两个孩子的话,35岁之前生完,我还能恢复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黄时雨没跟你吐槽有孩子之后就没有自由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那是甜蜜的负担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跟她对视,发现她眼里除了固执,仿佛还深藏着些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那点之前不好意思明说的想法,其实也不是那么难说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把她额前碎发拨到耳后,“好不容易安稳地在一起,还没过够二人世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甜度超标,有点不像他能说出的话。陆珂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不喜欢孩子。”他眼中有她的倒影,唇角微弯,“只是相比之下,更喜欢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