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- 番外9

番外9

        “顺其自然吧。”许言臣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顺其自然说得就很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的人妊娠反应比较强烈。咱妈说之前怀我的时候一直吐。”许言臣说,“真想要的话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事情他能为她分担,但孕育一个孩子对身体和心理的折磨,他替不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总觉得其实她自己还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其实也没有那么想要。就是有些东西,它想着想着就钻了牛角尖,成执念了,你懂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一语中的:“别人有的你要有,别人没有的你也要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人家都双胞胎了,我要三胞胎。你加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小小年纪,攀比心理这么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晚战况激烈,陆珂还剩一点理智,在最后关头,递了个小雨伞。

        箭在弦上,她这样,可以说是有些扫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接过,跟她额抵额:“你又不想要三胞胎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晚点再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理由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临时接了个戏……明天就要进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束时,小雨伞落入垃圾桶:“你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无辜眼:“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怕今晚谈不好,急着明天就要进组?”

        还真被他说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部戏是今天上午陆珂临时起意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定好的女一号是春华,快进组才发现意外怀二胎,来不了,剧组临时换角,春华跟剧组推荐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所谓打瞌睡就有人递枕头,陆珂正想着晚上如果谈崩了该怎么收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安城那边的公寓很久没打扫,娘家太远,去婆家许言臣怕是要挨揍,而且这事也不好跟明华启齿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护犊子护得厉害,胳膊肘往她这里拐得十分严重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好爱情节目组往她床上扔菜花蛇这件事,明华记在心上了,从那之后明华娱乐对节目组撤资,把导演拉进了投资黑名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跟明华说因为要孩子的事和许言臣吵架,她怕明华会把许言臣拉回来绑在床上灌一碗枸杞羊鞭汤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的话拉回了她的思绪:“真的明天要进组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对啊,春华姐二胎了,我顶她的角色。这是个年代剧,大女主,要在总台播出的。天上掉馅饼的事,当然要去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剧本补课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年代戏不是那么好拍的,尤其是大青衣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还没,有不懂的我再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顿了一会:“你不再来一次了?我这一进组,可能就是三个月,到时候只能视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总是忘了他现在换了工作,转换了角色,时间自由,随处可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可以在酒店cosplay啊,到时候麻烦你穿西装来,我们玩霸道总裁和小女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我觉得我们不需要角色扮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觉得我需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心结总算打开,陆珂不再纠结生不生孩子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剧组摸爬滚打,跟着老戏骨学到了不少表演技巧。

        拍主旋律剧,感觉人生觉悟都升华拔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最近她总干呕,刷牙也干呕,吃饭也恶心,一向准时的大姨妈也未能如约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怀孕了吧。”春华去剧组探班,正好看到陆珂时不时问她,“你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陆珂回忆了一下,“安全期怎么能中奖?最后还做措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:“安全期怎么不能中奖?做措施怎么不能中奖?蹭蹭不进去都有可能怀孕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嘴上说着要生孩子,真涉及怀孕生子这个未知的领域,会感觉有点新奇,隐隐约约的期待之余又有点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    奇妙的是,恰恰这个时候,她觉得小腹发紧发胀,右边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一种形容不上来的体验。如果刚才春华说有怀孕的可能时她还有所怀疑,现在几乎是本能地认为,自己肚子里已经有小宝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手搭在小腹上:“我该怎么办啊?现在直接去医院?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:“医院抽血结果出来得可能比较慢。如果你着急的话,可以先去药房买个试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这个月动作戏挺多的,不会有什么影响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:“你要相信自己的崽子,他会稳稳扎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借你吉言!那我现在去药房,性子急,忍不住了,回头再聊啊姐!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叫住她:“等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停住脚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:“你不是新找个小助理吗?不让助理去买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没反应过来:“我长腿长脚了啊。这附近就有个药房。哦,你是说刚怀孕尽量少走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见她不懂,只得摆明了说:“你自己买试纸是怕记者失业吗?给他们提供头条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都领证结婚了,婚姻关系受法律保护,适龄女青年怀个孕有什么奇怪的?他们无聊就让他们写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摆手:“快去吧,再不去你都快急得尿出来了。走慢点,别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还真没敢跑,她平时走路都是大跨步脚底生风,现在慢得像个八旬老奶奶。

        药房比较清静,没几个顾客。陆珂戴着帽子口罩进去,竭力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药师询问:“您需要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压低声音:“测怀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声若蚊呐,又戴着口罩,声音听起来嗡嗡的,药师没太听清,又问了一遍:“啊?您说什么?不好意思,刚才没听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药师越看她越像陆珂,上下仔细打量,陆珂压低帽檐,低头提高了点声音:“测怀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药师:“验孕试纸吗?我们这有代卫、可丽紫、蓝梦朵朵、银秀儿等多种品牌,您想要哪种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真没听说过那么多牌子,她问:“哪个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药师:“代卫准,但是比较高冷,测出得晚。可丽紫灵敏,但是只能看五分钟之内的数据,它的电子版比较贵。蓝梦朵朵、银秀儿也比较灵敏,但是容易炸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炸胡?”

        药师:“就是有可能测到两条杠,其实是水印,并没有怀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那你给我拿那个最贵的,还有那个最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到上面写的<早早孕试纸>,疑惑:“早早孕?”

        药师:“是的,都是这样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哦。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买错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药师压低声音:“你是不是可可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见左右买药的人没注意到这边,匆忙点头:“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忙竖起食指,示意药师保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是来买个验孕棒,还不想引起轰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药师激动得连连点头:“能、能给我签个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有纸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药师从桌面上拿了个白页笔记本地给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刷刷签名,还给药师画了个笑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这有卫生间吗?”陆珂把签过名的本子还给药师,“有点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内急,是心急。

        药师指着后面:“揭开帘子往后走,卫生间有标志。里面有抽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贴心地给了她几个一次性塑料尿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丽紫是直接淋上去,注意不要淋到采集区之外的地方,那就失效了。代卫是数十到十五秒,平放,五分钟左右看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地良心。药师心说,之前顾客来买验孕棒,都自己买了就走了,有问题的让他们看说明书就差不多了。哪有像这样操心得像自己女鹅怀孕了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道谢之后过去,撕开试纸的外包装,测完之后拿到光亮处一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都没有啊。”她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庆幸。

        对着验孕棒拍了张照片发给许言臣:“最近老犯恶心,春华姐说我可能怀孕了,啥都没有啊?我指不定有啥毛病。[猫猫叹气]”

        过会儿,许言臣回复:“有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一道杠不算,那是人家自带的,两道杠才是怀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我看到了两道杠,那个测试线是灰色的,换个角度才能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看不到啊!我瞅瞎了眼也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让春华姐帮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等会,我还在药房,我去问问药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性子急,许言臣哭笑不得。会议报告翻译初稿却怎么也看不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之前从没想过会结婚,会拥有另一半,更别说世界上还有他生命的延续。

        沉思片刻,他拨通了心理医生的电话,预约周末的会诊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:“怎么,现在有点压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没有压力,一切都在正轨上。就是想复查一下,确保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:“你就是没有问题啊,心理上钻牛角尖自己多调试就行。突然想要复查,是发生什么事了吗?方便说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快要当爸爸了,可能只是有点紧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:“恭喜恭喜!不过,我怀疑你打这个电话,不光是为了预约,是想炫耀自己当爸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可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被医生揶揄几句,他挂断电话,开始订飞c市的最近一班机票。

        总裁特助拿文件过来找许言臣签字,刚进门就发现总裁已经开始收拾公文包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总,这里有份文件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找副总。我这几天有事,周六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特助开玩笑:“您这焦急的样子,不会是要当爸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脚步顿住:“有这么明显?”

        特助:“明显啊。满面春风,赶得上古代考状元了。咱公司接到大单子都没见您这么开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回来给你们带特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特助:“好的嘞!”

        同一时间,陆珂回到药房,问药师到底是试纸炸胡,还是她眼睛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同样的试纸,许言臣看得到,她却看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药师:“这不是很明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哪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药师指了指一处,果然有一道介于灰色和粉色之间的印迹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吃惊:“刚才还没有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药师:“那刚才许总都看到了,大概他是看到传说中的亲爸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亲爸灰?”

        药师:“如果肉眼几乎看不到,还觉得有,就叫亲妈灰、亲爸灰,或者意念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懂的还挺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药师:“这一包药是送你的。这是复合维生素叶酸片,你之前如果备孕,大概没吃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没有。不吃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孩子来得太突然了,她一点准备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药师:“现在开始吃,吃到怀孕三个月停。你年轻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坚持付了钱。回剧组时依然神情恍惚。

        春华已经跟导演说过陆珂的情况,让导演多关注陆珂的状态,动作镜头能找替身的就找替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:“咱们剧组是好孕剧组吗?一个两个的都怀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华:“好孕也是好运,多好听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所料不假,当晚陆珂买验孕棒的事就上了热搜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还专门打电话过来,告诉她怎么应付媒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媒体采访时,发现陆珂这边态度虽然和善好说话,但每句话都说得精妙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:“测到怀孕了?几个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现在还不能说,三个月以后才可以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场很多人都忍不住笑,这回答实在太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:“还独自在剧组拍戏,许总没过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似乎下一秒就要问陆珂许言臣是不是夫妻感情不和,因为彼此工作忙,两地分居,情感已经出现裂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为什么测到怀孕,许言臣还没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轻描淡写:“飞机上,往这儿赶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记者:“孩子以后打算姓陆还是姓许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太早了这个话题,打住,要不咱们谈谈这部剧拍摄过程中的趣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采访了半小时,关于怀孕生子的问题,她只回答了三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来的时间点也正好,陆珂刚接受完采访,就在一众记者的头后面看到了匆匆赶来的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就到此结束吧。”她婉拒了记者延时的请求,“下次一定好好配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进房间后,许言臣问她最近怎么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犯恶心,其他没什么。”陆珂说,“是那天的小雨伞失效了吗?都没来得及吃叶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那就从现在开始吃叶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去考究孩子是从何而来已经没有意义,关键是从今天起怎么承担好为人父母的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也没别的意思,就是跟你说一下,别回头你觉得这孩子不是自己的。毕竟我这段时间都在剧组拍戏不是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我看起来像条九漏鱼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没想到他会这样接话,差点笑喷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这点信任都没有还做什么夫妻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不愧是我看上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协商,陆珂照常拍戏,动作幅度大、危险程度高的戏都找替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陪了她两天,去医院抽血,做了b超,医生说已经可以看见胎心胎芽,小家伙数值非常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还是觉得像做了一场梦,很不可思议:“我以前拍戏曾经把大姨妈都弄乱了,还宫寒,痛经,没想到会意外怀孕。如果是个女儿,我的宫寒会遗传给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妇产科医生面容和蔼,眼神祥和:“现在宫寒痛经的人多了。虽然说调理之后再怀孕会比较好,但是你的数值都很漂亮,不用这么担心。之后一定要注意饮食和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从医院走出来,阳光刺眼炙人,陆珂深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怎么了?不是一直想要孩子吗?不高兴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霸道总裁和小女仆还没来得及cos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人都是你的了,以后来日方长。剧本都由你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有点想吃蛋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牵起她的手,去甜品店买了几个小蛋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米八几的黑西装准爸爸认真地看着配料表,有朗姆酒的都给剔除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蛋糕很甜,她的笑脸更甜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怀孕一个多月时开始吐,许言臣问过医生,她的情况比较严重,算是妊娠剧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每天扶着马桶吐到昏天黑地、视线模糊,还在坚持吃饭,吃了之后又吐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在c市出差,中间过来看陆珂,结果陆珂十分钟有八分钟都待在卫生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立秋担心地问:“可可,你的胃还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吐出最后一口酸水,按下马桶冲水键:“在外面能听得这么清楚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那声音……和我老家杀猪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明星在孕吐面前也毫无尊严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扶我一把,腿软。”陆珂推门出来,没力气跟她贫嘴,“感觉快原地去世了。酸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你这怀的是龙胎啊。反应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漱口之后缓过来一些:“你和小骆什么时候结婚?”

        谈到这个话题,立秋有些羞涩,又有了点之前小助理的样子,“今年立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好家伙。小骆有心了,看得出来,他是真的挺爱你的。你未来公公婆婆好相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嗯,都是很善良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清对她特别好,像是对待失散多年的亲女儿一样。立秋在准婆婆那里感受到了从前不敢奢望的母亲的宠爱,连脸色都比从前滋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说到小骆,你少做几次饭吧,看看最近采访里他那样子,脸都肥了两圈了,粉丝都在骂他不自律,我看着都要笑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也有点发愁:“嗯,现在开始做营养减脂餐给他吃了,但是他还是吃得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无语:“姐妹。减脂餐就减脂餐,要有减脂餐的样子,还营养减脂餐,你当科学养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秋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又拍了两个月的戏,回家的时候肚子还没怎么显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以为她一直没好好吃饭:“怎么还这么瘦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咱怀孕是后壁,不显肚子哈,一切指标正常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收拾完毕已近深夜,陆珂精神还是十分亢奋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说,孕妇都是很容易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不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困的确比以前困,但是我的意志告诉我high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如果不养成习惯,以后小孩出生了也是半夜high。”许言臣说,“你俩就互相比吧,看谁先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好家伙,无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快睡吧。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感觉结婚以来晚上听到你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快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没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行吧。人家怀孕是熊猫,我是狗熊。人家是国宝,我是放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越说越觉得自己委屈,往里一翻,开始生闷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原本平躺,闻言转身捞回已经快挪到床尾的人:“怎么了,最近情绪波动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激素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在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变老,变丑,长各种斑和各种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那是英雄妈妈的勋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小声:“敷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等生完他,注意调理保养,但是最有效的还是早睡早起,少生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也不想生气。可是我控制不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没事,有气就朝我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亲吻她刚刚哭红的眼皮:“小公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许家三代单传,第一个小公主出生时,爷爷许致安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亲朋好友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又开始在微博上搞转发抽奖,这次没抽a市一套房,改抽一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看起来比较淡定,只发了个产房门口的图片,配文:平平安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公主没有八斤,但七斤七两也不是小数。陆珂孕期锻炼多,每天晚上都要跟许言臣一起打卡一万步,生得还算顺利。

        爷爷开始翻《诗经》和《周易》,奶奶问了无数大师,最后名字已经写满了两页纸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七斤七两,不如就叫七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“小七更好听一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闻雅:“七夕也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黄时雨家有个小九和小五就算了,他们家族是和数字杠上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太草率了,等她长大会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那你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答得很快:“叫许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名呢?”总不能跟妈妈一样叫可可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也叫许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底是谁更敷衍?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她以后要是再有个弟弟就叫许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是想把陆珂这个名字凑齐吗?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这辈子只要这一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哦,你怕我太累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可在月子里就表现得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的亲妈南闻雅女士表示,许可跟陆珂小时候一模一样,长相很像,作息也很像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是那种晚上睡不着,白天睡不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给陆珂和许可调了几次作息,终于都给掰正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可出生满三个月就自动不再吃母乳,开始吃奶粉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也得以减脂塑身,体重重新回到生之前的水平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可长到三岁,渐渐察觉爸爸对自己和对妈妈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愿意吃陆珂吃不完的东西,全盘接受她碗里的剩饭、咬了一口嫌酸的水果、还剩一点的披萨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只要许可吃过,他死活不会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可小小的脑袋里有大大的疑惑,去找爸爸反馈:“这不公平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停筷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可:“妈妈吃不下你帮她吃,我吃不下你不帮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你自己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可:“我肚肚圆圆,再吃就爆炸了。你不帮我吃掉会浪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那你拿去喂许巨巨,小心点别倒到狗碗外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可捧着碗走得小心又认真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看得想笑,动作熟练地把自己不喜欢吃的香菇夹到他碗里,“你吃一下许可的剩饭又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吃了那只香菇,面不改色:“我有洁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夹给你的你不是吃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对你没有洁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可抱着碗回来,发现盘子里妈妈和她讨厌的香菇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眨着眼睛,想了一会,扭头跑去看电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视上正放着陆珂和许言臣结婚时的视频,看到全场大合唱那里,许可来一句:“爸爸,妈妈,你们结婚我怎么没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吃完饭,正在喝水,一口水卡在嗓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帮她拍背,好不容易顺过气,陆珂坐到许可身边:“对啊,你也不来随份子,你在哪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可想了想:“我肯定还在妈妈的肚子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那你不是也在场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可不太认可妈妈的文字游戏:“但是我看不到你们结婚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所以我们录像了啊,就是为了等你出生放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可: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终于不再追问,陆珂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教育上,许言臣是严父,原则性极强。而陆珂相信物竞天择,觉得许可既然是最终成功着床并成功生下来的受精卵,肯定有她的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陆珂对孩子一向放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导致许可根本不怕陆珂,经常说出一些惊人之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可:“别人家妈妈会做饭,为什么你不会做饭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因为我要带你啊。我以前也会做饭,生完孩子才忘记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可:“你骗人,立秋阿姨做饭可好吃了。我小姨生了两个宝宝,做饭也很好吃呀。春华阿姨做饭也好吃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我还没说你小姨家的小五姐姐会弹钢琴呢?我还没说你春华阿姨家的时间哥哥会下五子棋呢?我都没拿你跟别人家的孩子比,你干嘛拿我跟别人家妈妈比?人家鸡娃,你鸡妈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可:“那他们大,我还小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招架不住这个逻辑怪娃,喊许言臣:“过来看你女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放下手中的翻译书往客厅走,“觉得可爱的时候就是你女儿,说不过她就成了我女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别废话,赶紧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问清来龙去脉,教育女儿:“许可,术业有专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可看了他一会,从阳台摘了片叶子:“术业,是这个树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哈哈哈哈哈哈跟我一样是个文盲!”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时光悄悄,岁月匆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翻译出版了几部外文作品,在翻译界小有名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司发展前景一片光明,规模逐渐扩大,但许言臣没有进军其他行业的野心,只打算在目前的领域做到最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坚持再要个孩子给许可作伴,后来许陆降生,两个孩子没满月时都是许言臣带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婉拒了明华给他们请育儿嫂或者去月子中心的提议,凡事亲力亲为,两个孩子跟他的感情都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真的做到了如之前的人生规划所说,专注事业的同时,没缺席家庭生活,对孩子的培养倾注了不少心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致安和明华也开始反思,当初是不是对许言臣太过忽略,以及这段感情还有没有继续的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在孙辈的教育上逐渐达成一致,也有了更多的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:“你明天去接许陆,我接许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致安:“我带着你,先接许陆,再接许可。许陆放学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逐渐感觉在表演行业,光有野路子不太够用,打算报考a市电影学院的研究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个人考还不够,还要拉着许言臣陪她考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做的比她预想的还多,不光陪她考,帮她找资料,陪她剖析电影,自己还报了a大外国语学院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认真学习的样子给家里的两个小朋友都做了榜样,许家最常见的场景就是大家一起看书,各自看各自年龄段的,没有人会去碰电子产品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小朋友也有吵架打架的时候,陆珂和许言臣不会偏向谁,只要打架都是两个一起罚站。

        许陆和许可的感情特别好,大概是罚站罚多了,培养出的难姐难弟的情谊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收到a市电影学院的录取通知书那天,恰好许言臣的通知书也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上面赫然写着:a大外国语学院,硕博连读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表面笑嘻嘻,心里酸唧唧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这两家大学离得近。到时候我可以去你们学校蹭课,顺便辅导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你是想对我进行智商碾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不,是爱的教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孩子都多大了,没个正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可恰好路过,听到陆珂这句话,对许言臣做鬼脸:“臭爸爸!没个正形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许可上初中时,经常被请家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似乎没遗传爸妈的优点。陆珂文科不好,许言臣理科一般,结果许可文理科都很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体育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可的班主任坚持以分数论英雄,在这个尖子成群的学校,许可确实显得十分不起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长得和陆珂越来越像,但除了语文和英语还过得去,其他学科都平平无奇。

        班主任这次就批评了家长,说家长不能只忙自己的事业,不管孩子,今后成绩不好会抱恨终生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不认同这个观点,跟老师争辩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所有学生都适合学习,我知道我女儿有多努力,只要她尽力了,我就不会责怪她。身心健康发展更重要,如果贵校无法认同我的观点,我们考虑转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闻讯赶来开解,礼貌体面地给许可办理了转班级手续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家路上,许可有些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像变魔术那样变出一根棒棒奶糖:“别不开心了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可:“我都多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那你也永远是爸爸妈妈的孩子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可:“但是许陆成绩就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他体育不行啊,还五音不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可:“不能这样说我弟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珂:“真的,你游泳很漂亮,射击也准,以后可以去参加奥运会,我等着当奥运冠军的妈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可:“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可和许陆有着截然相反的性格,擅长的领域也不同,但都是陆珂和许言臣同样爱着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被爱、被尊重的孩子,是一定会成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年龄逐渐增长,新接的剧本都是优中选优、精益求精,最近接的剧本,是以立秋为原型的电影。

        电影名字叫《难以启齿的二十年》,讲述的是骆清秋从重男轻女的小山村一路走来,靠自己一步步的奋斗在a市扎根,历经挫折不低头,终于成长为一名专门为女性权益发声的知名女律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部电影由当年的退组小分队集资拍摄,是小成本电影。陆珂零片酬出演,许可和妈妈长得太像,被拉来演少年版骆清秋。

        春华和时简友情出演,许言臣和骆相闻客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孩子,扮演了电影中主配角们的少年时期。

        电影播出后大爆,现场笑声和抽泣声交替,有观众评论说,时而笑成傻子,时而哭成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感觉经历了他们的二十年,又何尝不是我们的二十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特别难受,发现自己过得已经很幸福了,还整天不知道珍惜,想回家抱抱妈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骆清秋真的很好哎,原来是以立秋为原型的啊,我现在懂了为什么顶流那么喜欢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春华生完孩子真的变了。特别柔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又何尝不是女性群像?性子急的姑娘明追暗恋如愿以偿,曾经抑郁症的影后结婚生子之后平静祥和,小村出来的姑娘成了最强逆袭者,能让这么多有咖位的明星来出演以她为主角的电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女孩子们,努力吧,我们都会幸福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票房一路飘红,成了当年电影界的最大黑马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为他们这群人的青春做了个交代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年龄的增长,陆珂越来越害怕时光流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的爷爷已经去世。奶奶也九十高龄,依然耳聪目明,能听见悄悄的细微的声音。晚辈中有眼花的缝衣服时找她穿针引线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年前因为照顾爷爷,奶奶焦急之下踩空楼梯,后脑勺磕碰严重,诱发脑卒中。从那之后,奶奶不得不坐了轮椅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把奶奶接到身边,奶奶时而清醒,时而糊涂,有时讲的话让人捧腹大笑,住院时听到氧气瓶的“冒泡声”,她说:“哎呀,快看一下,锅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别人说住别墅,奶奶说:“住哪个树?别在树上咋住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带奶奶出去看月亮,奶奶不想看了要上楼,就用手捂着眼睛说:“我不看月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到一定岁数,就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可参加奥运会,拿了金牌,回家给太奶奶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奶奶以为许可是陆呦呦:“呦呦真棒,我大孙女,给奶奶买巧克力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问:“就一块?你爷爷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来多健忘,唯不忘相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珂在旁边,笑着笑着,悄悄抹去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,很多事改变了,也有很多没变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被a大聘请,成为客座教授,身上的儒雅书卷气愈发浓厚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华和许致安会偶尔拌嘴吵架,但从没真正离成婚,少时夫妻还是变成了老来伴。

        曾经会不顾爸妈反对悄悄给她留奶糖的爷爷去了天堂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许巨巨,也早已年老,它在一个冬夜悄然离开,眼角还挂着泪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她,被岁月磨炼得沉稳柔和,性子不再急躁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手被许言臣紧紧握住。她的手不再像当初那样细嫩,但大小和骨骼都是许言臣最熟悉的架构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言臣轻声说:“没事,我会陪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从前,他只是她一个小小的牵念。

        莫名其妙装在心里,随着年月推移,就像一颗坚硬的沙砾意外落入蚌壳,经过十年二十年,已经变成珠玉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也不能忘却。